3gl9k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問丹朱 希行-第三百二十三章 暫等讀書-y5x1p

言情小說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皇帝突然起驾回宫让军营里一阵忙乱。
周玄亲自率兵护送,不过没有得到皇帝的好脸色,过去说话还被骂了句。
“陛下心情不好。”副将们在一旁低声说,“看来王咸没什么太大的进展。”
周玄目送皇帝进了皇城,没有再跟进去自讨没趣,制止副将们的议论:“回军营去吧,守好将军,将军不好转,陛下的心情也不会好转。”
副将们应声是去整理兵马,周玄唤住其中一个,那副将近前。
“王咸回来你们有没有看到?”周玄低声问,“有没有异样?”
那副将低声道:“没有,他带着枫林回来的,两人都面容憔悴看起来赶了很久的路。”
周玄点点头。
“那些人收回吗?”副将又低声问。
周玄再次点头:“先收回去,王咸回来了,虽然陛下看起来还是很生气,但将军应该会好转。”
王咸这人没有把握是不会回来的。
副将应声是走开,汇入其他兵将中,簇拥着周玄疾驰向军营去。
虽然皇帝离开了军营,但中军大帐这边依旧戒备森严,任何人不得靠近,周玄也没有强行要去探望将军,凝视一刻转身离开了。
中军大帐里,铁面将军依旧躺在屏风后的床上,外边坐着的换成了王咸。
枫林端了一碗药进来:“这副药熬好了。”
王咸伸手接过,用勺子搅动,一边又一遍,热气散去后,端起来一口一口的喝。
“将军呢?”枫林低声关切的问,不满的戳王咸的肩头,“你别自己一直喝药,给将军也喝点啊。”
王咸冷笑:“我才是最累的好不好,我一人救两人,担惊受怕,心神耗空。”
说道担惊受怕心神耗空,枫林很有体会,看着屏风后的那张床,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几天顶着铁面将军的面具,他虽然躺着,但几乎没有睡过觉,感觉好几次心跳都停了。
他忍不住伸手:“让我也喝点。”
王咸对屏风后的铁面将军道:“将军,这药都不够喝了,你还是好起来吧。”
铁面将军在屏风后长长的喘气,如破风箱:“病来如山倒啊。”
王咸将药碗塞给枫林,枫林忙拿着仰头将残根往嘴里倒,王咸不理会他,走到屏风后,看着双手枕在脑后,一副悠闲模样的铁面将军。
“什么意思啊。”他低声问,“你这病不想好了?小心陛下收拾你。”
说到这里又着急。
“你急什么啊,陈丹朱的事你装作不知道不就行了?随便找个别的借口推脱过去,本来陛下只生你一个人的气,现在好了,又加上一个陈丹朱,陛下的脸都气的青了。”
铁面将军道:“陈丹朱的事瞒不住,给太子报信的人此时应该也到了。”
王咸当然知道这个,但是。
“你摘身事外,等陛下要处罚陈丹朱的时候,才更好求情吧。”他道,“陈丹朱都知道要去杀人事先跟你撇开关系,就是为了让你到时候能在陛下跟前清白的护着她和她的家人。”
想到这件事,铁面将军沙哑的笑声变得清冷,道:“清清白白并一定就能护着她,要护着她,不如我与她一同有罪。”
王咸呵了声:“这是学三皇子吗?”
铁面将军立刻反驳:“威胁与自污沉沦能一样吗?我和他可大大的不一样。”
王咸干笑,不都是仗着是儿子,逼皇帝陛下嘛,有什么不一样。
“不用说这些了。”他道,皱眉看着老不老少不少姿态躺着的铁面将军,“你是真不打算现在病好?”
铁面将军道:“我要想一想,我觉得,病着能想清楚,也能看清楚很多事。比如周玄为什么在京营外设暗哨。”
是了,还有这件事,王咸凝神道:“那些暗哨已经消失了,问的话,周玄必然会答是因为陛下在这里做的警戒。”
铁面将军道:“那就不问,我自己来看。”说着又一笑,“病着也好,陛下现在正生气,我也好,丹朱小姐也好,还是暂时不在眼前的好。”
…..
…..
皇帝回宫廷还没想好怎么让人去查姚芙的事,太子已经面色不安的求见了。
“父皇,姚四小姐和丹朱小姐出事了。”他说道。
太子几乎是同时得到消息了,也就是说铁面将军虽然去做了这件事,但并没有把太子当傻子死死的瞒住,还算他有一丝臣子的本分,皇帝的脸色沉沉:“情况怎么样?”
皇帝竟然没有惊讶,太子略有些惊讶,忙答道:“姚四小姐已经不幸遇难了,丹朱小姐下落不明,事情很诡异,报信的人说,丹朱小姐和姚四小姐在客栈相遇,两人共处一室说话,突然就一个死了一个不见了,外边守着护卫一点也没有听到动静,房间的也没有任何打斗的迹象,只有后窗打开了——”
短短几句描述,再结合铁面将军的话,皇帝能想象出当时的情形,陈丹朱下毒,嗯,就像她杀了李梁那样,然后铁面将军赶到将她带走,扔下姚芙——不管姚芙是死还是活,嗯,如果是活着的话,铁面将军大概会送她一程。
陈丹朱能干出这事,铁面将军也能,这两个疯子!
太子的声音还在继续。
“——猜测应该是歹人,但目的何在不清楚,护卫们都在四周巡查,暂时还没有新的消息——”
歹人,歹人已经躺回军营里睡大觉了,皇帝看向太子:“你也别急,既然已经这样了,就好好查吧。”说到这里眉眼怒火,“那个陈丹朱,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太子应声是,轻叹一口气:“都是臣防备不周,给父皇添麻烦了。”
皇帝不想说话摆摆手。
“将军他怎么样?”太子忙又问。
皇帝没好气的说:“祸害遗千年,他暂时死不了。”
这是生气呢还是祝福?太子有些摸不清头脑,他现在脑子也乱乱的,看皇帝精神不佳,便不再多说,请皇帝好好休息就告退了。
皇帝没有留他。
太子走出来,脸上的不安消散,眼神沉沉。
“殿下,姚四小姐这事——”福清在旁低声道。
太子道:“是陈丹朱干的。”
福清也猜到了:“虽然知道陈丹朱对姚四小姐有杀心,但没想到都已经被皇帝告之要封赏了,她竟然还敢杀人。”
太子冷笑:“她既然不怕死,那就让她死了吧。告诉搜查的人,孤不要见到活人,只要见到死尸。”
但太子的命令还没传下去,陈丹朱就出现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