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pma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1627崛起南海-第2323章展示-p43mk

歷史小說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金尚宪与钱天敦和王汤姆打交道的次数不少,态度一向十分客气,极少会在他们面前显露出老辣精明的一面。钱天敦也几乎快要忘了金尚宪这种在朝鲜官场上颇有影响力的大人物,屹立政坛多年不倒,又岂会是好对付的人。
钱天敦道:“既然金大人能够调动城中人马对崔鸣吉展开反击,那想必目前驻扎在城里的军队,应该都是听命于金大人了?”
金尚宪正色道:“钱将军此言差矣,这些军队都是效忠国王陛下,只是为崔鸣吉所蒙蔽或胁迫,才会犯下错误,当他们发现崔鸣吉其实是要以抓捕刺客的名义封锁汉城行造反之举,自然不会再愿与其同流合污。如今海汉军已赶到汉城展开援救,老夫登高一呼,各部也就顺势响应,一同出手对付这乱臣贼子。”
金尚宪的这番回答可谓是滴水不漏,顺便将自己与崔鸣吉之间的争斗行为也洗了个干净,钱天敦不禁心中暗叹,即便这朝鲜国力羸弱,但朝堂上这些掌权的大人物也并非酒囊饭袋,深谙官场斗争之奥妙,先把大义抢在手里,再给对方扣上几个诸如乱臣贼子这样的帽子,便就占得了先机。而崔鸣吉此时已经死得硬邦邦,自然也不可能再自辩反驳金尚宪的控诉了。
钱天敦道:“那我想再请教一下,金大人对于这次事件的后续处理有什么建议?”
金尚宪道:“当务之急,自然是先让世子继位,国不可一日无君,有了主心骨,后续的奖惩措施才能服众。世子出国之前便已辅佐国王处理朝政,又去贵国深造了一年,相信此时已有足够的能力治理国家。而且世子是国王遇害前指定的继位人选,此事朝野上下皆知,也不会有人质疑世子登基的合法性。”
“与满清勾结,刺杀国王陛下,发动宫廷政变的崔鸣吉及其党羽,必须要予以严惩!崔鸣吉虽已畏罪自尽,但其罪名不可饶恕,必须将其所作所为公诸于众!所有追随他的党羽,也必须要受到应有的惩罚,该判的判,该杀的杀,不能再留着这些人祸害朝政!”
“除了清算本国这些乱党之外,也绝不可放过满清这个始作俑者,必须集全国之力为国王陛下报仇!届时还望贵国能念在同盟之谊,一起出兵讨伐满清!”
金尚宪这次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显然也是对这个问题有过相当深入的思考。这让钱天敦都不禁有些动摇,这金尚宪到底是演技出众的大奸大恶之徒,还是忧国忧民的大忠臣?自己之前对整个事件和金尚宪立场的判断,是否已经出现了误判?
但无论如何,有关这场政变的调查还是会继续进行下去。钱天敦对于兵曹衙门下属的那个独立调查机构义禁府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汉城有大量官员被卷入了这次政变,任何一个官方机构都不敢说百分之百地干净,这种自查也未必能落到实处,反而有可能会成为朝中某些人清除异己的工具。
所以关于后续事宜和相关人员的处理,钱天敦还是只能相信自家的调查结果。虽然海汉军作为外部势力来调查汉城这场内乱会遇到很多障碍,但李凒已经表示会充分放权给海汉军,并会下令让各个官方机构给予最大程度的配合,以确保由海汉军主导的调查工作能够顺利进行。
除了调派手下的精兵强将之外,钱天敦也没忘了在汉城这边还有一个好手可用,便是负责城外那处据点的符力。
符力在来朝鲜之前,便已经是受过正统警务培训的高级官员了,调查处理各种治安案件的经验相当丰富,在这个领域的能力肯定是要强于军方的人员。所以钱天敦在确定了城内的环境已经趋于稳定之后,便发出了调令让符力到城内报到,参与后续的调查工作。
当然了,当下调查工作的第一要务,还是检验这几具身份特殊的尸体,这在很大程度上就关联着汉城乱局的真相。如果金尚宪所说的情况全部或部分是编造出来,很有可能就会体现在这几具尸体身上。
符力在接到调令之后以最快速度完成了手头事务的交接,然后便匆匆随传令兵进城向钱天敦报到。
他大致能够想到自己被调到城内的原因,但着实没料到自己进城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来参与验尸。
符力在三亚当差的时候也参与过一些凶杀案的调查工作,跟尸体打交道并不是第一次,不过通常验尸这种工作都是由专门的仵作去完成,符力其实极少参与到具体的检验过程当中。
符力到场的时候,钱天敦正与金尚宪在另一个院子里进行单独谈话,不容外人打扰,符力也没有干等着向钱天敦报到,简单做了一下防护措施之后,便也进到了那间停放棺木的屋子,与两名军医一同进行尸检。
如果以金尚宪所做的供述来作为参考,这几具尸体实际上都没有太大的问题,两具已经高度腐烂的身体上都找到了金尚宪所说的致命伤,但伤处创口已模糊难辨,很难确认是否与金尚宪提供的凶器证物相符。最重要的是由于死亡时间已经长达月余,这两具尸体面目难辨,几乎无法再确认其真实身份,这就意味着他们有可能是国王和刺客,也有可能只是两名无辜冤死的农夫。
而崔鸣吉的尸体没有明显的外伤,在对尸体进行解剖后发现,肠胃黏膜溃烂出血比较严重,看起来的确是与砒霜中毒的症状基本一致。
钱天敦在当天稍晚一些时候当面听取了他们三人的报告,对于这样的检验结果其实不甚满意,他希望能通过尸检找到更多的疑点,但看来限于现阶段的尸检技术,很难再在这个环节获取到更多的信息了。
钱天敦让两名军医先回去休息,把符力留了下来。既然要让符力来负责后续的调查工作,那就必须得让他清楚目前的形势和海汉所要达成的目的。
“就我们目前从金尚宪等人那里获取的消息来看,汉城的这场内乱还有太多不合情理的地方,乱党发动政变的过程和目的都尚不明确。至于崔鸣吉勾结满清行刺国王这种说法,我更是不信。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查明朝鲜国王究竟是怎么死的,是否真的存在刺客和刺杀行动,政变后的这一个月里,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以及这场混乱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
钱天敦沉声说道:“回头我会让李凒补一份手谕给你,如果在调查期间遇到任何阻力,你可以向指挥部请求援助,必要的时候可以出动部队采取武力手段。我会给你提供所需的一切帮助,你要做的就是尽快查明事件真相,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确保我国在朝鲜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害。”
符力肃然应道:“请将军放心,卑职一定竭尽全力,早日查明真相!”
钱天敦离开的时候,让高桥南给符力配了一个班的兵力,协助他进行调查。不过符力没有急于从这里出发,而是先平静心情,整理了一下目前所掌握的各种信息,以此来确定调查方向。
按照金尚宪所描述的时间轴来看,国王遇刺是汉城这场混乱的开端,在其遇刺之后,崔鸣吉及其党羽趁机掌控朝政,以抓捕刺客的名义封锁汉城,在此期间清除异己,为后续的篡权做准备。
那么国王是否真如金尚宪所说的那样被来自满清的刺客行刺,就成为了调查工作需要确认的第一件事。
虽然两个当事人都已经没了,但既然这事闹得如此之大,除了当事人之外,宫中肯定也还有不少亲历者,抓紧时间审问,或许就能查到一些尚未被发现的线索。
而目前宫中的人员都被集中到了城外的某处安置点,符力认为应该能在那里找到比尸检环节更多的信息。
于是刚刚进城不过个把时辰的符力,又从城南的崇礼门原路返回城外。
这处临时安置点是海汉军在城外征用的一处农庄,将两百余名从宫中带出来的人员全部软禁在此,等候进一步的通知安排。
符力到了这里的第一件事便是照着宫中带出来的花名册点名,居然少了数十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御书房内外伺候国王的人。
这么多人当然不可能无端就地蒸发,符力立刻提审了相关人等,基本确认了这些人在政变事发的第二天,便被以勤王名义冲进宫内的部队全部带走,据说是要调查有人勾结外国奸细在宫中作乱的事。
但这些人被带走之后,就全都没有再出现过。而国王在宫中遇刺的说法,实际上是这些人被带走之后,才开始在这些內侍、宫女和侍卫中间流传开来。这就意味着关于国王遇刺的经过,其出处未必是来自于在场人员的描述。
是谁带走了这些宫内人员,他们如今下落何在,便成为了符力接下来要调查的问题。
如果按照金尚宪的说法,当时带兵进宫勤王的是崔鸣吉,那么下令带走这些宫中人员的也极有可能就是他了。但如今崔鸣吉已经死了,听命于他的军中党羽也大部分都死在了之前与金尚宪一派的火并中,想要调查相关线索也不太容易了。
但符力确信如果有人在事后试图切断这些线索,那肯定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可循。
第二天一早,符力便又进入汉城,向钱天敦回报调查进展,同时要求获得进一步的提审权限,因为他要对城中各支朝鲜部队的指挥官进行审问,以确定当时进入宫中处理后续事宜的究竟是哪支部队,同时对照金尚宪所给出的消息,看看两头的信息是否能对得上号。
“提审武官……”钱天敦听到他的这个要求也是稍稍沉吟了一下。
海汉军入城之后,虽然在逐步接管城内的防务,但到目前并没有直接抓捕任何一名武官。包括在崇礼门因为不守军规而受罚的三名军官,也并没有遭受抓捕。
虽然海汉军认为城内的守军已经十分不可靠,但也没有采取激进的手段,以避免刺激这些部队发生哗变,生出不必要的麻烦。等李凒掌握大权之后,再以国王名义逐步将这些部队的指挥官换下来。但符力显然不想等这么久,他希望能够尽快将调查进行下去。
“将军,时间拖得越久,变数越多。有很多知情人已经在我们进城之前莫名其妙地死掉了,如果我们不尽快采取行动,那知情人很可能会越来越少。”符力毫不掩饰地向钱天敦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你先说说你的调查思路。”钱天敦决定还是稍微慎重一些,先审视一下符力的打算再作决定。万一这小伙子想法太过激进,自己还可以帮忙把一把关。
符力道:“由于目前现场证人缺失,还没法证实王宫里是否真的发生过那场刺杀。只有找到当时带走在场人员的那支部队,才能将调查继续下去。当时负责王宫守卫的部队应该是禁卫军,而能够进入王宫在禁卫军眼皮子底下把人带走的部队,那范围就很小了。再查一查哪支部队的指挥官跟金尚宪和崔鸣吉两人的关系密切,或许就能确定当时执行这个任务的部队了。”
符力顿了顿,接着说道:“就算这支部队的指挥官能管得住嘴,难道参与行动的每一个人都能做到?只要确认那些从宫里带出去的人是否被灭口,就可以断定安排指使这件事的人是幕后黑手!”
钱天敦道:“说不定参与这个任务的朝鲜军人,曾经去过御书房案发现场,恰好也知道国王遇刺一事到底是真是假。”
符力点头应道:“如果有证据证明是假,那金尚宪所说的情况就完全不可信了。”
“那你掌握好尺度,在没有切实证据之前,不要太过激进。”钱天敦这个表态,算是已经认可了符力的调查方向。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