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u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二九五章 理由想的明明白白的看書-62dce

科幻小說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深夜,独立混成旅的营房内,枭哥坐在移动病床上,正被军医处理着伤口。
“战损怎么样?”秦禹言语急迫的冲着大牙问道。
“重伤三个,轻伤十几个。”大牙如实汇报。
秦禹攥了攥拳头,有些不满的喝问道:“就在远山门口转了一圈,能打出了这个战损?”
“这就不错了,里面的情况比你想的要恶劣的多。”枭哥替大牙解释道:“他们是有准备的,我们一开枪就把人惊了,道两边的房子里,楼里,全是往外放冷枪的,根本防不住!辛亏部队没有走的太深,不然全的被捂在里面。”
“是的。”大牙也附和着说道:“我是让装甲车和越野车挡住了两侧的建筑物,又用烟雾弹,催泪瓦斯掩护步兵,并且没有让先头部队深入,是我自己带警卫排迎的枭哥,不然肯定要打出死亡比的。”
“地区武装能他妈有这个战力?”齐麟非常疑惑的问道:“打龙城感觉也没有这么吃力啊。”
枭哥的朋友老齐也受了一些轻伤,坐在椅子上解释了一句:“你不能拿城区周边的待规划区跟川府,藏原,疆边等地区比,这里他妈的山高皇帝远!现存在的私人武装,那个不是人吃人,靠吞并才生长起来的?没人压着,地方势力是很容易滚起来的,所以这里虽然大仗很少,但小仗不断啊,他们不怕当兵的,因为他们也是兵,你懂我意思吗?”
秦禹在地面上混了这么多年,瞬间就领会了老齐的意思。想当初吴天胤在二龙岗往起拉队伍,刚刚形成规模,驻军就要收编。
这是为啥啊?
因为那里离城区太近,驻军或许不会管那种有个几百人,专门捞偏门想挣钱的团体,但要像老吴这样走亲民路线,并且还玩命发展个人武装的势力,那肯定是要遏制的,要么你被招安,要么肯定找机会驱散你。
有人可能奇怪,说龙城王家发展的那么大,为啥不被遏制呢?其实道理很简单,王家是以钱和产业为主,虽也走亲民路线,但实际意思是共赢,带着大家伙挣钱,而武装只是为了保护生意,不具备搞事儿的能力,并且他们骨子里是愿意被招安的,只要上面愿意谈,那他随时就站队了。
说白了,这是在积累“亲民能量”,想往上层靠,跟吴天胤是两个性质,跟川府,藏原,疆边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秦禹考虑到这些后,眉头紧锁的问了一句:“你们带来的那个人,有没有点身份啊?”
“应该是个小头目吧。”枭哥抬头回道:“老齐崩他的时候,围着的人没赶上。”
“他姓何,在川府西南这边,也是大姓了。”老齐很懂这边的情况,也想舔一舔秦禹,所以知无不言的说道:“在远山,索家和何家一个控制联防队,一个控制安保队,能量大的很。”
秦禹听到这话稍稍松了口气,立马做出了部署:“把两个进山口堵死,24时轮岗式换防,只要发现有人冲击防区,并且携带武器,那不用鸣枪,直接就给我打!”
“是!”大牙回道。
“他妈的,这个地方还挺有挑战性的。”秦禹是个忧患意识很强的人,今天碰了一下远山,一下试出了这个地方复杂性,所以他也在琢磨对策了,思考着如何能打开局面。
“报告!”
就在几人聊天之时,通信兵突然跑过来喊了一句。
“说!”秦禹回话。
“二战区司令长官来电,让您本人接听!”
秦禹一听这话,脑袋嗡嗡直响,立马夹着裤裆走进了通信室,而齐麟,历战,大牙等人也跟了进去。
“喂,司令长官好!”秦禹这是第一次接到二战区司令长官的电话。
“刚到防区就给我惹麻烦是吧?!”司令长官破口大骂:“谁让你进生活镇开枪的?还杀了人?你吃了豹子胆了啊?”
“报告司令,这事儿是有前因后果的,我们旅一个班的士兵遇袭,全部被杀了,从八区采购的军用建材也被劫了,损失两百多万。”秦禹立正喊道:“经仔细查证,我们发现匪徒就在远山镇,所以组织人去抓捕,但却没想到遭遇到了匪徒抵抗,我们发现有民众掺杂在中间,开了两枪就退了!没有造成大规模冲突……!”
“放屁!军情的电报都打回来了,你的兵进远山就开始突突,生活镇里死了起码有二三十号人,受伤人员有数十号之多,有一个叫……叫什么索的脑袋都被砍下来了!这叫没有造成大规模冲突吗?多大算大?”二战区长官愤怒的骂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啊?”
“司令长官,建材没了好说,但士兵遭遇袭击,我们旅要没有反应,那下面的兄弟不干啊!”
“没说不让你报仇,但要有方法!具体方法你要自己想,自己权衡,不然他妈的为什么让你当旅长?你比别人脑袋大吗?”司令破口大骂。
“是!”秦禹立正回道。
“枪开完了,底你有吗?”
“有,杀害士兵的匪徒已经抓住了,就在我们营区,他已经吐口了!”秦禹话语简洁的回道:“如果对方说我们无故开枪,我可以把这个人交给二战区!”
二战区司令长官沉吟半晌又问:“对方有你底吗?”
“那没有啊,咱们占理,我听说是那个索三得罪了那个地面上的人,才让人给脑袋坎下来的。”秦禹早都想好了说辞:“他死是罪有应得,但跟我们没关系,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送一副挽联……!”
“别他妈扯淡!”二战区司令长官再次喝问道:“剁脑袋的是地面上的人,那匪徒怎么在你手里?”
“我们的人正好在南门啊,无意中劫到了杀索三的人!”秦禹立正说道:“杀人的匪徒全部蒙面,以被我方士兵击毙。”
“死无对证了呗?”
“是的!”
“很好。”二战区长官听到这话才算满意:“但我告诉你,秦禹!川府地区的环境是非常复杂的,我要你有成绩,有功绩,但还要稳定,他妈的,你要给我上眼药,别说我扒你衣服,送你去北风口种大米!”
“是!”秦禹额头冒汗的吼道。
“遇袭士兵全部按照烈士处理,你上报就完了。”二战区长官扔下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秦禹脑袋一抽,鼠胆包天的主动说道:“司令,我们混成旅的兵员补充是个大问题,关于征兵单位的设立,您看二战区是不是酌情考虑一下。没兵在这地方,真的没有安全感啊!”
“你给我惹大祸了,你还有脸提条件吗?!”
“司令,我现在只想面对现实,不想要脸!”秦禹该服软就服软的回道。
“你……!”司令长官语塞半晌,无奈点头:“好,准许你多点设立征兵单位!但不能惹祸,还要在川府给我干好!”
“保证完成驻防任务。”
“嘟嘟!”
电话挂断。
秦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我算看明白了,这个旅长就是个挨骂的差事啊!”
晾了几天林成栋和周证的金泰洙,突然让人去了酒店,在没有电话告知的情况下,想临时约他们出来。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