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0wk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東漢末年梟雄志 起點-一千三百三十一 郭陽死了-4875d

歷史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这的确是郭鹏能为他们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除此之外,郭鹏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不敢确定。
为了保证郭瑾的地位,保证帝国稳定,就必须要对其他的孩子下狠手,废掉他们的爪牙,让他们永远生活在郭瑾的阴影之下。
郭瑾必须是唯一那个掌握权力地位稳定的人,为了他的稳定,其他人都可以牺牲掉,哪怕他们也是郭鹏的儿子、女儿。
但是因为郭瑾是唯一的皇帝人选,所以他们都可以被牺牲掉。
作为皇帝,这当然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帝国稳定,权力传承稳定,
只是作为父亲,作为一个有着不同寻常眼光和思想的人,他不想这样做,他希望寻找其他的可能性。
寻找先人没有找到的没有试验过的可能性,然后去探索,去尝试,去找一条新的路。
封出去,把他们都封出去。
各凭本事,各自开拓,各自开创自己的国度,开创自己的未来,然后繁衍生息,抢占这颗星球上的生存空间与生存资源,打造属于他们的自古以来。
为孩子们找到一种全新的可以被他们接受的生存方式。
把中华的盘子越做越大。
给后代们留下无限的可能和期待。
这是郭鹏所能看到的最好的结局。
当然,挑战还有很多。
孩子们的意愿,他们的能力,该怎么帮他们拉起属于他们的基本队伍,怎么协助他们在新的土地上打开局面。
这些都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然而比起这些,首先让郭瑾知道,让他了解这一切,毫无疑问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这种模式只要被证明是可行的,后世子孙就有一条全新的道路可以走,也会多一条可行的退路,将来,魏帝国的覆灭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郭鹏不知道郭瑾是不是想了那么多。
他看着郭瑾,看着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
郭瑾显然还没有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直到郭鹏在他眼前晃了晃手,他才回过神来。
“父亲!这……这真的可行吗?”
郭瑾一脸惊疑不定:“全部封到海外,这一定非常凶险,有很多不确定的事情会发生,海外立国需要人口,需要军队,需要船只,需要钱,要的东西太多了。”
“是的,的确很多,而这些就是你需要给你的兄弟们的帮助,这能让他们奉你为宗主,世世代代以中华为宗主,世世代代无穷尽也。”
郭鹏伸手触碰着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的每一块陆地:“阿瑾,认真的想想,这件事情对你而言,到底有多大的好处。”
郭瑾沉默了好一会儿。
“好处,儿子已经想到了,儿子不会有任何威胁,地位一定能得到巩固,可是父亲,他们都离开了,您真的舍得吗?”
郭瑾这话一出口,郭鹏抚摸地图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他转过头看向了郭瑾。
“舍不得也要舍得,为了魏国,为父舍掉的东西还少吗?阿瑾,你不要为为父考虑,为父说过,为父现在所经历的,将来,你也会完整的经历一遍。
你不要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看待这件事情,也不能用一个局外人的眼光看待这件事情,你不是局外人,你是局中人,牵扯最深的那个人。”
郭鹏这话说的很严肃,郭瑾抿了抿嘴唇,表示自己很清楚。
“儿子不敢忘记父亲的教诲。”
“不敢忘就对了。”
郭鹏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指着世界地图说道:“未来,你所遇到的一切问题,它就算不能帮你解决,也会帮你缓解。
你记住,也要告诉你的后代,你的子孙,遇事不决,看看这张地图上还有哪些你想要的,走出去,去寻找,去开拓,把矛盾向外转移。”
“儿子记住了。”
郭瑾看着那张地图,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父很早就开始思考该把你的兄弟们分封到什么地方,然后派人派船去探索,去寻找,帮他们探路,等他们成长到足以外出的时候,这,就是为父送给他们最后的礼物。”
郭鹏转过身子,缓缓踱步到了南书房之外,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
“为父所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更多的,为父想不到,想得到的,也做不到了。”
郭鹏看着跟上来的郭瑾,苦笑一阵:“阿瑾,为父真的觉得有点累了,十二年的皇帝,居然已经那么累了,要是时间再久,怕是会……”
“陛下!”
苏远一脸凝重的跑了过来,打断了郭鹏的话:“陛下,城外来报,李阳他……他死了。”
郭鹏看着低着头的苏远,眉头一皱。
郭阳死了?
郭瑾闻言也吃了一惊,忙看向郭鹏。
“怎么死的?”
“上吊自尽。”
“李氏呢?”
“与他一起上吊自尽而死。”
“他们的孩子呢?”
“也死了,据推断,应该是在他们上吊自杀之前,用被褥闷死的,一家八口人,全部死了,一个都没活下来。”
郭鹏沉默了一会儿。
郭瑾吃了一惊,而后反应过来,挥手让苏远退下,苏远心领神会,自己退下去的时候,把所有内侍一起带走了。
南书房里只剩下父子两人。
“父亲,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比较好?”
郭瑾低声询问。
郭鹏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长长一叹。
当时,在郭单和杨氏相继去世以后没几天,洛阳城内的动静很大,所以郭阳得知了这个消息。
他大哭着说要去拜见父母,喊着什么郭鹏再狠心也要让他去见父母最后一面,强闯封锁,被拦下,控制起来。
这个事情被苏远告诉了郭瑾,郭瑾又去报告了郭鹏。
郭鹏没有允许。
“他已经被逐出了郭氏,不再是郭氏族人,当然也没有父母,他姓李,不姓郭,与郭氏没有任何关系,让他老老实实待着就好了。”
之后三次传来郭阳试图强闯封锁的消息,但是三次被挡了回去,没有成功。
郭鹏非常恼火,说要是让郭阳闯过了封锁,所有人都要处死,给我死死看住他!
于是第四次,就是这个消息。
郭阳既然死了,他妻子李氏当然也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念想了,死掉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只是郭鹏没想到,他们居然做得那么绝。
不过自己也做的很绝。
除了命,什么也没给他们留下。
想来他们除了命,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抗衡自己了。
或许他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对自己做最后的反抗吧……
怪谁呢?
走到这一步,只能怪你自己,你老老实实的不惹事,守着俸禄过日子,我还能找理由杀了你不成?
自己把路走死掉,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反正我从来也没把你当过兄弟,连同你那个母亲一起,你们从来都不是我的家人。
郭鹏摇了摇头,把所有的情绪赶出脑海里。
“低调处理吧,我就不出面了,阿瑾,你去,把他们的尸体焚烧掉,骨灰撒入大河,不立牌位,不立坟包,不对外发丧,就当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自然的,在历史的长河里,也不会留下关于这个人哪怕一点一滴的痕迹。
大魏帝国开国皇帝郭鹏,没有兄弟,他是父母的独子。
“儿子明白。”
郭瑾点了点头,便去办事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郭鹏忽然感觉自己把他的兄弟们全部送到外面去这个决定一定是正确的。
否则,他的兄弟们的下场未必就比郭阳要好。
当皇帝真心实意的讨厌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或早或晚,都一定会死。
不管是兄弟,还是姐妹,还是其他的什么人呢,随时都可能会死。
或早或晚罢了。
郭阳的死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也没有任何人讨论,甚至没有任何消息在洛阳城流传。
所有消息被封锁的非常严密,任何消息都没有泄露进洛阳,他就像完全不曾存在一样,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里。
洛阳城的一天天还是在继续,每一天,都在发生配得上洛阳城身份的事情。
延德十二年中秋,乐进被押解回了洛阳。
进入洛阳城中,乐进被关入唯一设置在洛阳城内的一所诏狱之中,不见天日,等待着皇帝对他的审讯。
随后,皇帝亲自主持召开了三司会审,在三司会审大会上,程昱公开要求处斩乐进,以儆效尤。
他的理由是乐进身为大将,战功赫赫,地位崇高,本当谨小慎微,认真办事,低调做人,但他非但没有这样做,还私自联系皇帝近臣,图谋不轨,罪同谋反,按律,当斩。
乐进没想到对他领头喊打喊杀的就是程昱。
如果说程昱的行为尚且还能接受,更令乐进没想到的是,郭嘉居然也赞同程昱的意见。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