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x8s超棒的都市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線上看-0937章 傑夫,賞你一條龍鑒賞-kwlrd

玄幻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第二天,艾德·史塔克率领两名侍卫走过长桥,从东到西,来到了西端的桥头。
桥头的拱门处,已经排上了鹿角。鹿角阵有数米宽,密密麻麻的排满了桥头,拦断了通道。鹿角阵后面,则是一道深深的壕沟,宽约两米,战马不能一跃而过。
壕沟的后面,是枪骑士兵在巡逻。左右两边是军营,有弓骑、剑盾手在操练阵列和攻防。
艾德喝道:“士兵,我是艾德·史塔克,也是格雷果国王陛下的先锋军司令,请搬开鹿角,搭上木桥,我要去城里见执政官。”
桥头,仅有四名士兵在站岗。
为首的士兵说道:“艾德大人,执政官有令,在没有得到格雷果国王陛下的回信前,执政官不会见你,我们也不会向你投降。”
艾德说道:“执政官大人已经向格雷果国王发出了书信吗?”
“是的,大人。我们得到的消息正是如此。执政官已经向国王陛下写了信,并在昨夜就已经送出。我们要等到国王陛下的命令下来。执政官会坚决执行国王陛下的命令,大人您请回吧。”
“好,请禀告你的执政官,我也向国王陛下送出了信件。我将会在东城等国王陛下的回信,然后执行国王陛下的命令。”
“是,大人,我会把您的话转告给执政官大人。”
艾德·史塔克有实力攻克对面的黑城墙,但他还是决定等,等国王的回信。每到一个地方,就把一个地方打成废墟,是艾德不愿意看见的局面,魔山也不愿意。征服者有一个通病,就是喜欢把被征服的地方打得稀烂,但这其实并不符合真正的利益。如果是来做主人,那么你打烂的就是自己的财产。如果是来掠夺的,那就另当别论。
魔山是要统治厄斯索斯大陆,就好像统治维斯特洛大陆一样。当一个地方被征服,就不能把自己再当做过客,要有主人的心态。如果没有,那就并不是真正的统治者,而是杀戮者。
魔山把自己的想法和艾德·史塔克进行了详谈,艾德充分了解魔山的心思后,被魔山折服。这也是他率领强大的战舰并没有首先去攻打西城的原因,西城是最繁华的地方,也是贵族们居住的地方,修建了高大坚固的黑色城墙,用火炮能把城墙轰倒,但轰倒后,就要重建,所以火炮强攻就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而东城是奴隶和手工业者、自由民们的居住地,没有修建城墙,没有修建任何军事防御,也没有军团,艾德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瓦兰提斯的东城,他宣布瓦兰提斯废除奴隶制后,就赢得了东城的奴隶和平民们的心。
他代表了国王和女王陛下的到来。而在瓦兰提斯,奴隶和平民们都对龙之母很期盼。龙之母在九大自由贸易城邦都有很高的威信,尤其是在奴隶制的瓦兰提斯的东城,这里的奴隶们都盼望着奴隶的解放者早一天能够来到。
在东城极受欢迎和爱戴的艾德·史塔克公爵,在西城则成了贵族们眼里最不受欢迎的人。
在吃了闭门羹后,艾德·史塔克只好带着两名侍卫返回。他决定返回东城去等,等国王陛下的回信。虽然被人拒绝很伤人的尊严,但艾德并不看重这种虚名。他是个办实事的人,愿意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问题。而这其实也是最难的。将士们憋了一肚子火气,而战士和将军们本就好战,靠军功挣荣华富贵和荣耀,他们都对艾德的处理方式极不赞同。
*
十一天后。
瓦兰提斯的天空传来了一声龙吟——纠——
龙吟声穿透了时空,响彻在东西两城的天空中,声音如金玉敲击,在天空中回荡,经久不息。
东城的艾德·史塔克、猎狗、小琼恩等将士们一起涌出军营,大街上,新的自由民、手工业者、外地来的富商和雇佣兵、水手和船长……数万人一起奔出住地,抬头仰望天空……
一头巨大的金红色龙和一头白得耀眼的小龙在天空中悬停。巨龙是偷羊贼,背上坐着魔山;白龙是韦赛里斯,背上坐着亚莲恩·马泰尔。
东城的将士和子民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而在西城,城墙上站满了弓箭手,他们一起抬头看着天空,鸦雀无声。
那就是传说中的巨龙,比白龙大了不知道多少倍,那翅膀展开,仿佛能覆盖住整个西城。
象党和虎党的贵族们听见了龙吟声,纷纷从别墅里奔出来仰望,看着天空那不可一世的巨龙和白龙,贵族们和城墙上的士兵们一样,都是罕见的保持了沉默。这和东城的欢呼呐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整个西城,到处都是人,桥头的军营外面也站满了士兵,大家看着巨龙,都是默然无声,没有人欢呼,也没有人呐喊,仿佛巨龙带来了沉默……
*
“艾德·史塔克大人,全体战士都有,全部武装,越过长桥,进入西城接受投降。”
魔山的声音如巨雷,他的龙悬停在长桥上空,两边城市的人都能看见他,也能听见他的说话。他的喊声又好像巨钟撞击,悠扬而深远。
艾德·史塔克和将士们轰然答应,各种号角声,传令声,脚步声,马嘶声,一起响起。
而西城,象党和虎党的贵族们都听见了这句话。他们给国王写了告状的信,国王却好像没有收到他们的信一样,直接让东城的那些可鄙的家伙过来接受投降。象党和虎党的贵族们面面相觑,他们本希望能得到一个公平的答复,但国王陛下来了,并无任何答复。
虎党领袖杰夫忍不住了,跑上主楼楼顶,冲天空中喊道:“国王陛下,一个名叫桑铎·克里冈的家伙杀死了我的孩子,这件事情,请国王陛下主持一个公道!”
“杰夫大人,杀死你孩子的人是我的亲弟弟,他心高气傲,为了让同袍不会被你的猛虎伤害,他出手杀了你的猛虎,这并没有错,我不会让他向你道歉。为了弥补你的损失,我会用一条龙来赔偿给你。”
“龙?!”
“是的。我的巨龙孵化出了三条小龙,现在已经长大到能够飞行。三条龙的名字是骑士、淑女和提魅,我会把叫做提魅的龙赏给你,作为你的孩子的赔偿,你意下如何?”
杰夫难以置信,心呯呯的剧烈跳动,他扑通单膝下跪:“国王陛下,杰夫以天空、大地、海洋之神的名义向您宣誓效忠,杰夫和家族永不背叛国王陛下。”
“记住你的誓言,杰夫!”
“永远铭记,代代相传。”
西城,军营士兵和贵族们发出了欢呼声。
国王陛下用一条龙赔偿杰夫的猛虎,这令贵族们都心情激荡。国王陛下很尊重他们,这毫无疑问。用一条龙来结他们的欢心,这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期望。象党和虎党的人们和士兵发出了呐喊声,刀剑撞击在盾牌上,轰轰大响。
西城沸腾了!
而在东城,本来沸腾的东城却安静了下来。
艾德·史塔克、猎狗、小琼恩伯爵等将士们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
龙,至高无上的魔法生物。
无价之宝!
就这么送给了瓦兰提斯的一位奴隶主?
那些家伙岂不是将会更加的傲慢?!
那家伙伤了这边的几乎所有将军,射杀了数十士兵,不单没有受到严惩,竟然还因此得到了国王陛下的一条龙?
猎狗的丑脸狠狠的抽动了一下。
北境的将军和骑士们集体沉默,情绪黯然。
克里冈士兵们瞪圆了眼睛,不肯相信这是国王陛下说出来的话。
国王还是那个他们爱戴的、不可一世的、杀人不眨眼的大英雄吗?
一个区区小奴隶主,不听从杀死就是,为什么反而还要给他一条龙?那可恶的家伙故意用猛虎来惊扰受降统帅和将士,这本就是大过。
艾德·史塔克也是自认自己绝无做错!
为了大局,他压下了将士们的攻城计划,但绝对没有想到会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只需要把战舰开到西城的洛恩河,就能把西城的大门给轰开,把城墙给轰塌,然后大军进城,把对方杀个落花流水。——但他选择了隐忍。
东城的满怀期待的数万子民也是难以相信。
西城那该死的奴隶主,那位双手沾满了鲜血的邪恶人物,竟然因为被杀死了一头吃人的猛虎而得到了一条龙。他们抬头仰望着天空,不肯相信解放了他们给了他们自由的国王如此看重对面城市里的那些血腥者。那些所谓贵族,都是吃他们的血长成的,都是奴役他们的生命来赚取到的巨大财富。
那些家伙都犯下了死罪!
但国王却还赏给了那虎党刽子手杰夫一条龙。
子民们都不肯相信自己听到的,他们本能的认为,事情会有反转。
他们对丹妮莉丝深信不疑!丹妮莉丝是奴隶的解放者,是镣铐的者,是自由的天使,她臣服的国王,那就绝对是不会错的。
和子民们心中的困惑一样,艾德看向猎狗:“侯爵大人,你对国王的话怎么看?”
猎狗瞪了一眼艾德·史塔克,一言不发,翻身上了独角兽,拔出长剑:“卡斯格斯勇士们。”
五百卡斯格斯战士一起拔剑,举起,如一片刀剑的树林。
“跟我出发,去西城,如果那虎党的家伙依然傲慢,杀了他和他的人。”
“嗬!”五百卡斯格斯勇士一起大吼。
马蹄声响,猎狗率先出发,身后跟着五百卡斯格斯岛屿的勇士们。
艾德也翻身上马,他吩咐身边的传令官吹响号角,全体将士都有,排成队列,匀速出城,向长桥而去。
*
猎狗的独角兽速度最快,他一人来到了西边桥头,西边桥头的鹿角已经搬开,两米多宽的壕沟也搭建起了宽阔的木桥,他一出现在桥头,虎党和象党的士兵一起向他鞠躬:“瓦兰提斯欢迎将军的到来。”
国王陛下在天空中说了,杀死猛虎的恶汉是他的亲弟弟,象党和虎党的士兵们态度大变,对猎狗毕恭毕敬。国王陛下战无不胜,而他的亲弟弟,也真是一员猛将,能把杰夫的猛虎给杀死。
猎狗的狗头盔戴在头上,没有放下面罩,他的可怖的左脸令象党和虎党的士兵都感觉到畏惧。
猎狗独自一人走过桥头,走过木桥,踏上了西城的大道,前面的城门大开,有将军是贵族站在城门口,态度谦卑,前来迎接受降将士们。
只是这些人没有想到只来了一个人:国王的弟弟桑铎·克里冈,那位在长桥上杀死了杰夫猛虎的巨汉。
猎狗面色不善,独角兽不快不慢上前,象党和虎党的贵族一起上前,异口同声,鞠躬致敬:“瓦兰提斯欢迎将军的到来。”
他的独角兽令四周的战马不安的踢踏着地面,只想挣脱开控制逃走。而他的脸,也令很多贵族心里上不适。一些前来欢迎将士们的贵妇和仕女转开了头,不敢看那张可怖的脸。
“杰夫呢?”猎狗冷冷说道。
“杰夫大人和执政官在执政大厅迎接国王陛下。”
“喔,你们的执政官叫什么名字?”
“乔休尔,将军。”
“乔休尔和杰夫,都是我所听过的最残忍无情血腥黑暗愚蠢无知的可鄙之徒,对面东城的数万子民,都希望他们能被判处绞刑。”
欢迎的队伍本来人人笑容满面,人人一张假笑的脸,口中都是谄媚之词,但谁也没有想到,国王的弟弟出口成脏,公然满怀威胁。
所有的人都在那一刻愣住了。
气氛一下子僵硬了,有虎党的将军手按上了剑柄,有象党的贵族眼中闪出了冷冷的光芒。
猎狗看着一名手按上剑柄的将军:“你叫什么名字,敢公然手按剑柄威胁受降将军,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将军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按上剑柄的手冒出了青筋。
“呵呵,拔出你的剑,将军,让我看看你的剑术。”猎狗并没有把手按在剑上,他只需要双腿一夹,就能在对方刺出剑之前让独角兽把对方穿在独角上。独角兽启动的速度,短距离内,比箭矢更快。没有人能在如此近的距离上躲过独角兽的突然袭击。
数名贵族伸手按住了那将军的手:“将军,他是故意激怒你。”一名象党贵族用瓦兰提斯本地语言低声说道。
瓦兰提斯本地语言,就算不低语,猎狗也完全听不懂。
一个贵妇说道:“将军,他是国王的亲弟弟,他肯定对国王赏给杰夫一条龙心怀不满,他这是在故意挑事,冷静。”
马蹄声密集响起在桥头,猎狗旗下的五百卡斯格斯勇士来到。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