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6n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714章:緊要關頭,各顯神通分享-cit4o

歷史小說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夜深人静,除了负责警戒的士兵,绝大多数北镇军将士进入沉沉梦乡;天亮之前,等着他们或许又是一次高强度战争,不养足精神体力根本不行。各级武官在唐军围城之前,更是坦率的告诉他们:失去谷城之后的北镇军,或许会陷入唐军的十面埋伏之中,真要这般,今晚或是他们最后一个安稳觉,也因此,将士们都在抓紧时间睡觉。
苏定方、罗士信和独孤彦云、独孤彦云、阚棱、达奚安等一干主将却都还没睡。
插在墙上的多枝火把将整个县衙大厅照得亮如白昼,正中一个木架,挂着一块巨大的白布,上面画满了诸多图案,有山川、有河流、有城池,也有官路,赫然便是天下地形图。
“明天过后,李渊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报复我们,我们必将进入一段异常艰苦的日子。”苏定方说道:“接下来,我们的任务不是杀多少敌人、占领多少城池,而是保全自己。”
“大将军。”独孤彦云闻言,拱手笑道:“李渊在荆州的军队除了襄阳守军,主要分布于三处:一是汉水防线,二是夷陵郡,三是城外这些,一旦我们决堤成功,城外唐军至少也要损失一半,另外一半即便不死,也被大水冲散,以伪唐如今之势,侥幸逃生的士兵绝不会归队。而刘弘基惨败之后,导致阴城守军所剩无几,我们完全可以将其夺下,然后通知对岸朝廷军西渡,就算一时联系不上对岸,但李渊能够调派的也只是淅阳郡均阳县的张士贵而已,我们根本就不怕他,这何来艰苦之说?”
“将军有所不知。”苏定方摆了摆手,沉声说道,“隋唐之战暂时不会打。”
“却是为何?”众人闻言,脸色大变。
他们就盼隋军入境围困襄阳,迫使李元吉回师救援,从而保全益州族人。可苏定方竟然说隋唐大战还打不起来,这让大家有些无法接受,纷纷注视苏定方,听他作何解释。
“诸位将军稍安勿躁,且听我说。”苏定方心知这是自己入襄以来最大的麻烦,要是处置不当,这伙人立即扯旗单干,即便继续听命,恐怕也是面和心不和,“诸位有所不知,圣上之所以没有发动隋唐大战,是因为大隋正与三大势力作战,任何一处战场都相当关键。”
“请大将军明示。”独孤彦云等人神色稍缓。
“第一处,是江南战场,张镇周和秦琼将军率领十万大军与孟海公、冯盎的联军对峙于东阳郡一带,敌军人数高达三十万左右。”
“孟海公不是只有两个郡么?他们哪来这么多军队?”独孤彦云也平时也在关注天下大事,对于各大势力也比较了解。
“孟海公确实只有两个郡,但冯盎据有交州十九郡,这些地方自南北对峙以来,就没有发生过大动荡,经过冯氏一族三代近百年治理,说是国泰民安毫不为过,交州百姓只认冯氏不认朝廷的事实,由来以久。能够拉出数十万大军毫不为过。对了,联军士兵的粮食武备皆由冯盎供给。”
说到这里,苏定方拾起木棒,依次点在沅陵、零陵、桂阳、南康四郡,接着说道:“朝廷在此四郡并没多少兵力,而南部分别是冯盎掌控的始安、熙平、南海、龙川和义安,这五郡皆都布有重兵,要是孟海公和冯盎联军获得胜利,他们一定会兵大胜之势,挥师北上,兵力空虚的荆州、扬州南部将会沦陷。朝廷接近一年的战争将会白白断送,因此,兵部尚书李靖负责的荆州军随时准备南下作战,而他一旦离开,那么南阳方向的右仆射杨善会就要分兵,派一部兵力前去南郡防御夷陵唐军。而舂陵唐军高达十二万,南阳剩余军队也只能处于自保状态。”
“第二处,是大隋海军与海中的倭国作战,你们也知道文帝征伐高句丽时,王世积大将军遇到风浪,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所以,最大的敌人是多变的海上风浪,这又要一部兵力防止意外的发生。第三处,则是西北方向,李渊目前已经和西南大国吐蕃结盟,吐蕃军即将开西海、河源二郡。”
“为免战火再次荼毒大隋已有疆域,为免军队全部陷入战场,导致没有可用之兵,所以朝廷暂时不会发动隋唐大战,而是与李渊虚与委蛇。”
见到独孤彦云有说话的迹象,苏定方不着痕迹的继续说道:“诸位将军复仇之心我十分理解,但国势如此,请大家理也要理解朝廷的苦衷和难处,不过诸位大可放心,我大隋王朝今明两年定会灭了伪唐。”
苏定方这一番话九成是真的,假的一成则是别人听了他的话以后,会下意识的以为孟海公、冯盎、倭国很强,下意识的认为朝廷求稳是对的。要不是知道‘三大势力’是什么货色,罗士信险些就信了苏定方的鬼话。
独孤彦云也熄火了,到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因为战争瞬息万变,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百战百胜,凡事都得往坏的一面去思考,所以朝廷暂时和李渊休战的决定不但没错,反而是最英明的决定。
其他也明白这个道理,一个个都默不作声,略有的怨言一下子都烟消云散,剩下的都是对益州族人的担忧。
“诸位将军,若有不理解之处,但说无妨。”苏定方和颜悦色的说道。
“大将军……”独孤彦云叹息一声,苦涩的拱手说道:“朝廷的决定自然是对的,末将没什么好说,只是我们还有一此族人在益州,恐怕难逃李元吉的毒手了。”
“这样啊,诸位将军心忧族人,情有可原……”苏定方‘恍然大悟’,想了一想,又说道:“不过大家也不必过于担忧。”
“哦?”众人闻言,莫不惊喜的看向苏定方,听他的意思,似乎还有转机。
“朝廷在益州的细作虽不能说是无孔不入,但人数好像也不少。你们可以将族人姓名、所居地址一一写出,我会设法交给朝廷,然后请军中细作设法营救,只是……”苏定方苦笑道:“只是一来一去,必定会耽搁很多时间。怕是救不了多少人……”
独孤彦云拱手说道:“正所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朝廷要是愿意帮忙,我等已经感激不尽,至于救得了多少人,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众人纷纷出声附合,实际上他们也知道益州族人乃是案板上的鱼肉,即便是大隋兵相襄阳,成功将李元吉调回,益州之内的唐军同时可以对他们的族人下手。只是事情尚未发生之时,终究是抱有一定的幻想,朝廷要是不惜暴露益州细作救人,那已是天大的恩情了。
苏定方终于松了口气,将话题转到最初,“李渊以荆北五郡换取了隋唐的休战协定,也就是说,我大隋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收复荆北五郡,自己的地方当然不能祸害,我们接下来的任务保全自己,然后是从房陵进入巴东,以北镇军的名义断李渊迁都入蜀之道。”
独孤卿云迟疑道:“大将军可知许绍?”
“已故巴陵郡守许法光之子?”苏定方不太确定的问。
“许绍正是已故巴陵郡守许法光之子。”独孤卿云点头道:“许绍受先帝册封为夷陵郡守,李孝恭奉命攻打夷陵时,在夷陵被许绍所阻,许久不得进军,李渊暗中收买夷陵郡丞张君乂,令其杀死许绍,许氏一族只有许绍次子许智仁逃过一劫,许智仁如今是巴东云安县令,与末将有过数面之缘,说不定能够将他说降。”
苏定方点头道:“现在说这些还早,真到巴东,将军务必提醒。”
“末将明白。”独孤卿云说道。
独孤彦云问道:“大将军,程将军和高将军会不会被识破?”
“他们二人断然不会误事!”对于程咬金和高衍的能力,苏定方还是很信任的。
“要是被识破的话,李世民极有可能放弃围三阙一的战术,改是改为四面合围,我军再想突围就很困难了。”听说隋唐大战暂时打不起来,独孤彦云心知北镇军仍旧孤立无援,难免有些担心起来。
“他们绝不会让我失望。要是李世民识破水淹之计,导致大水迟迟不到,我们从西门突围也不晚,那时候天色将明未明,想必李世民也不敢放开手脚追击。”话虽如此说,可苏定方并不认为李世民发现程咬金和高衍。或许他会提防,但李世民不可能想到他们在遥远的二十里外放水!
但苏定方所不知道的是,程咬金和高衍都遇上麻烦了,而且还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围堰设坝和挖掘河堤听起来似乎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一点都不简单。
首先、筑水和北河不像涛涛东流的黄河,它们都没有真正意义的河堤,整条河道都是自然冲刷形成,要想设坝蓄水,就得寻找一个两山包抄的河谷,否则的话,河水会往两边流淌,水量不足就无法形成洪峰,根本就威胁不到二十里外的谷城。
其次、挖掘河堤就等于要挖开堤坝一边的山,这时代没有炸药开山,全靠人力开挖,而且还有时间限制,所到待到开挖的时候,二将和麾下士兵全都傻了眼了,但是又不能不干,怎么办?
自然是找最薄弱的地方下手。
好在白天作战的时候,缴获到两千多匹战马,使二将各有两千多个人手。
和高衍这个小青年相比,程咬金不但粗中有细,头脑灵活,还善于投机取巧,当他选择筑坝之地时,就已经意识到要挖山,所选坝址是山势最薄弱的地方,而且他筑好堤坝以后,就带着两千多名士兵集体开工,足足搞了大半宿,才终于在筑水南岸开了一个小口子,在涛涛河水的冲刷下,缺口变得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却在下方遇到了两块巨大的石头,它们一左一右的卡在缺口两旁,任由洪水怎么冲刷,这大石头始终岿然不动。不将把这两块大石头敲碎,仅凭这么一点水量,就算是倒灌两年,也威胁不了远在二十里外的谷城。重选地方再挖的话已经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敲掉一块巨石。
可问题是小的那一块石头,比房子还要大,要是用手中铁钎和铁锤砸,就算一个月也未必能够敲碎,可现在离约定的时间只有不到半夜。
紧要关头,喜看杂书传记的爱好帮了程咬金一把,他记得李冰父子修都江堰的时候,父子二人为了加快进度,减少民力物力的浪费,便煅烧岩石,然后淬以冷水,使岩石爆裂脱落,然后再将之扒开。
于是他就照搬李冰父子的办法,先把一块石头上的泥土清空到底,然后在石根后面架起干柴锻烧,等石头烧得通红再泼冷水,致使石头脆得跟泥巴差不多,再用铁钎和铁锤敲,很快就能敲下厚厚一层。如此反复多次,终于把那块石头根基削去一大半,越来越小石头头重重脚轻,渐渐地承受不住洪水的力量,当它轰隆隆的滚下山坡的时候,滔滔洪水便如脱缰野马奔腾而下!
高衍就惨了,他毕竟是一个小青年,没程咬金那么多弯弯道道,筑好堤坝就让将士们分批睡觉去了。直到开挖的时候,才意识到问题大条了。可他一不知道李冰父子事迹,二是之前一锄不挖,等到下手的时候才意识到挖山何其之难?关键时刻,他的祖宗兰陵王高长恭帮了他。
高衍是听着兰陵王高长恭的故事长大,对其异常崇拜,长大以后不但去了解高长恭的事迹,还爱屋及屋的熟读北齐的战争资料,这其中,最经典的战役,莫过于大统十二年的玉壁之战。当时韦孝宽奉命坚守玉壁,高欢军兵多势众,在玉璧城外一步步的堆起土山,企图居高临下的向玉壁城中攻击,但韦孝宽以木代土,在城中搭起超出敌人土山的高度,使高欢的土山之计失败。从这个战役中,高衍得到的启发是于下游寻找一个北部山势耸立、南方低矮多土的地方再筑一座更加坚固的堤坝,紧接着在南岸挖开一条沟壑,然后决开第一座堤坝,滚滚而下的洪水遇到了第二座堤坝,理所当然的往低矮一侧泛滥,浩浩荡荡洪水将土质沟壑越冲越大,如他所愿的将下方淹成一片泽国。
————————
请问:程、高二将,谁的办法更聪明?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