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43k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兵王 起點-第2305章 地球人踢皮球的功夫熱推-ij4er

都市小說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十几分钟之后,底波拉惊呼了一声:“有变化了……”
从屏幕上可以看到,使者体内的亚丁之魂渐渐变得暗淡下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而使者本人在麻醉剂的作用下,仍然处于昏迷当中,这让庞劲东很头疼:“他到底恢复正常没有?”
底波拉也是无奈:“只有等他醒了才知道。”
庞劲东看向阿芙罗拉:“这麻醉剂量也太足了吧?”
“我这不是怕出现意外情况吗。”阿芙罗拉摇了摇头:“这是确保万一。”
同一时间里,在机场那边。
裂颅者跟苍浩在一起,使者到达庞劲东办公室之后,裂颅者把自己的意识传递了出去。
在苍浩看来,裂颅者的表情非常怪异,双眼翻白,没有任何语言和动作,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此时,苍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这是裂颅者在传递意识。
突然之间,裂颅者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嘴角不断涌出白沫,而且白眼翻得更厉害了。
“要不要给你叫辆救护车?”苍浩貌似很好心的问道:“你这个样子特么让我有点担心!”
裂颅者没有回答,很快的,身体平静下来,只是仍然翻着白眼。
苍浩这会儿有些犹疑,要不要迅速制服裂颅者,然后挟持裂颅者离开机场。
但苍浩很快放弃这个想法,虽然亚丁之魂似乎没有办法感染自己,但裂颅者仍然可以从劳林体内,迁移出来感染其他人。
苍浩手头没有等离子放电枪,裂颅者没有把苍浩缴械,正是因为知道苍浩的武器,根本没办法伤害自己。
过了一会儿,裂颅者的眼睛不再泛白,而是恢复了正常的样子,直勾勾的看着苍浩:“刚才出了什么事?”
“你刚才发羊癫疯了。”苍浩轻描淡写的回答:“据我所知,劳林可没有这种病,明显是你传染的。”
裂颅者一个劲摇头:“不,不,我的意思是问,刚才在庞劲东的办公室发生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苍浩还是摇头:“我又没有去。”
“阿芙罗拉竟然跟庞劲东在一起,庞劲东不是说局面已经失控了吗,那么为什么他们还会在同一间办公室?”
“局面失控并不等于大家互相开战。”苍浩发现裂颅者总是用亚丁之魂的行为规则,来评价人类社会:“情况往往是,大家表面上温良恭谦,其实背地里刀光剑影,我推测他们应该是坐在一起研究对策,实际上大家根本无法控制阿芙罗拉的行为。”
“竟然没有翻脸?”
苍浩反问:“为什么要翻脸?”
“为什么我会失去意识?”
“我怎么知道。”苍浩摇着头,同时心里大致猜到怎么回事了:“你的人呢?”
“消失了。”裂颅者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之间,它的意识消失了,我感受不到它的身体。”
跟庞劲东的谈判,裂颅者本人没有前往,却很清楚谈判现场的情况,很显然,裂颅者有能力把自己的意识,投递到真挣钱去谈判的亚丁之魂那里。
至于这个使者意识消失,也很容易解释,应该是被庞劲东给俘虏了,准备用来进行某种试验。
“庞劲东是不是疯了?”裂颅者轻蔑的一笑:“他竟然抓了我的手下,这没有任何意义,难道是想要交换人质吗?”
苍浩点了点头:“交换人质这个主意不错。”
“我才不会用你,去交换一个普通的手下……”裂颅者傲然说道:“在我们的社会,这种底层阶级多得是,它们只是用来牺牲的,生命根本不重要。”
苍浩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是吗。”
“不对……”裂颅者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庞劲东俘虏这个使者,一定是有别对策原因。”
“能有什么原因。”
裂颅者一字一顿的提出:“我在问你!”
“大锅,我怎么可能知道啊……”苍浩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都说了,要不然你放我出去溜达一圈,等我整明白怎么回事再回来!”
“你现在就要搞清楚。”裂颅者再次把手机还给苍浩:“我不可能放你离开。”
苍浩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把电话打给了庞劲东,懒洋洋的问:“刚才怎么回事?”
“跟我没关系。”庞劲东的语气同样懒洋洋的:“裂颅者派遣使者过来,我们正在说着话,阿芙罗拉的手下突然把使者给抓了。”
“然后呢?”
“然后又给带走了。”
“带去哪了?”
“不知道。”庞劲东摇头:“我问阿芙罗拉也不说。”
裂颅者有点听不下去了,一把抢过手机,质疑庞劲东道:“在你的办公室里,阿芙罗拉抓走我的使者,你竟然没有阻拦?”
“我没有办法阻拦。”庞劲东长叹了一口气:“阿芙罗拉的态度非常强硬,如果我强行阻拦势必发生冲突,我们现在可经受不起内战。”
裂颅者质问:“阿芙罗拉抓走使者干什么?”
“我不知道。”庞劲东摇头:“她没做任何解释。”
“阿芙罗拉这么做是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庞劲东唉声叹气:“如果是平常,我或许可以强硬一些,但现在情况非常特殊,你绑架人质占领机场,我们内部必须维持团结。”
“怎么还成了我的责任了?”
庞劲东理所当然的反问:“难道不是?”
“你到底想不想和平解决问题了?”
“我想。”庞劲东长叹了一口气:“但现在局面这么复杂,我真是没什么办法了。”
“那么你准备怎么做?”
“不知道。”庞劲东摇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能够和平解决当然最好,如果不能至少我已经尽力了。”
一直以来,裂颅者表现的云淡风轻,好像一切尽在控制,然而此时它的情绪却有点失控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就是这态度呀。”庞劲东更加无奈了:“不如这样吧,咱们两个私下谈判……”
裂颅者糊涂了:“咱们两个不是一直在谈吗?”
“先前你跟我谈的是整个运河城,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因为所有权不归我一个人。”庞劲东摇了摇头,又道:“以现在复杂的情况看,你想要夺取整个运河城,就算是其他所有者同意了,这需要非常漫长的过程,需要经过不断的各种角力。”
“多久?”
“几年甚至几十年也是可能的。”
裂颅者吓了一大跳:“你说什么?”
“人类社会就是这样。”庞劲东理所当然的提出:“所以我们私下谈判,不涉及整个运河城的归属,只就我能力范围之内而言,你可以向我提出条件,我尽量全不满足,然后你释放苍浩和劳林。”
“也就是说你只能就自己的产权部分跟我谈判?”
“不然你以为呢?”庞劲东略有嘲弄的道:“很显然,你发动这次事件之前,没有做过充分调查和了解,你只是知道我是运河城的实际管理者,却不知道这里牵扯多么复杂的产权关系。”
“你能给我什么?”
“克拉集团总部大楼。”庞劲东回答:“虽然说这栋楼产权归属克拉集团,而克拉集团又有很多股东,但这栋楼里的事务我能全部做主,可以我个人花钱把楼买下来送给你们。”
“我要的是整个运河城。”
庞劲东点头:“我知道啊。”
“可你只给我一栋楼?”
“这栋楼挺不错的。”庞劲东很认真的解释道:“运河城的地标建筑,外地人来旅游一定会来拍照留念,不只是外观设计非常有人风格,而且内部有现代化生活设施,装修也非常上档次。”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没跟你开玩笑。”庞劲东断然说了一句:“你想要我做的事,我一件都做不到,如果你强迫我做什么,我就只能给你一栋楼。”
“我现在不想跟你多说了……”裂颅者叹了一口气:“你把阿芙罗拉的联系方式给我,我要跟阿芙罗拉直接谈判。”
庞劲东回答:“苍浩那里有。”
裂颅者放下电话,犹豫了一下,才吩咐苍浩:“马上给阿芙罗拉打过去。”
庞劲东此时就跟阿芙罗拉在一起,挂断裂颅者的电话之后,告诉阿芙罗拉:“裂颅者接下来要跟你谈判。”
阿芙罗拉点了点头:“嗯。”
“你想到应该说什么了吗?”
“我根本不用去想。” 阿芙罗拉轻描淡写的一笑:“我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尽可能拖延时间,你刚才说的话给了我很大启发,可以让亚丁之魂充分见识一下,我们地球人踢皮球的功夫。”
庞劲东表示赞同:“它们根本无法理解互相推诿卸责是怎么回事。”
“尤其你们华夏人,虽然在球场上踢球不怎么样,但在其他方面踢球还是很厉害的。” 阿芙罗拉不失时机的挖苦道:“其实你刚才要是不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裂颅者打交道,你给了我很大的灵感。”
庞劲东下意识想要反驳两句,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阿芙罗拉并没说错。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