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40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真不是大魔王 ptt-第307章 熊俊戰宗師相伴-gv45m

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殿下!”
众人一看到李云逸连忙拱手施礼,其中要属熊俊最忐忑了,涨红着脸,有点不知所措,就像是一个偷吃糖果被家长抓个正着的孩童一样。
“殿下,我……”
李云逸轻轻一摆手,笑了。
“无妨。”
“本来这东西打造出来就是让你们来看的,早点晚点无所谓。”
“来,穿上试试。”
穿上!
李云逸又说了一遍,众人精神一凛,忍不住再次把目光投向脚下的大木箱,血色铠甲在日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华,照亮了众人的眼睛。
原来它真的就是李云逸召集他们而来的原因!
只是……
就这?
李云逸在黑堡里呆了这么多天,就是在摆弄这东西?
熊俊丁喻等人眼中闪烁着困惑。不是他们不相信李云逸,事实上,作为李云逸麾下同他最亲近的人,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李云逸的能力了,后者可以说用一己之力改变了他们对战争的固有理念,三大神营始建之初,更让他们不止一次的发出“兵还能这么练”的惊叹。
撼山营的撼山盾、撼山甲。
神箭营的诛神箭、陨星箭。
血狼营的血狼……
这些源自李云逸之手的奇迹直接给他们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可即便如此,当听到李云逸让他们穿上木箱里的这一副血色铠甲,他们还是不由迟疑了一瞬。
有什么意义么?
和撼山甲相比,它简直就是那些豪门子弟腰间的长剑,空有一副皮囊,看似华贵,实则一文不值,连半点威力都没有。
是的。
在熊俊等人的眼里,这幅血色铠甲就是这等级别的存在。
华而不实。
但当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后。
“我来!”
熊俊张开大手,一把朝木箱里的血色铠甲抓去。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尝试,虽然对这铠甲的威力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但它毕竟是李云逸设计的。李云逸手中创造的奇迹实在是太多了,哪怕心存质疑,但……
万一这也是个奇迹呢?
只是,当熊俊麻利的脱去身上的铠甲,把血色铠甲穿上时,众人不由再次皱起了眉头。
它比撼山甲薄很多,这个还不算什么,当熊俊把它穿在身上才发现,它虽然合身,就像是为自己特地量身打造的,但……
“缺了这么多?”
人人看着熊俊身上的铠甲,只见它虽然大体包裹住了熊俊的全身,但在很多位置竟然是空的,譬如正常铠甲最为注重防护的腹部,一条条钢索缠绕交织,露出极大的缝隙,就像是缺了什么东西一样。
手臂和腿部的四周也是如此。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狐疑,却没有问向李云逸,而是看向了林睚。后者一脸无奈,正要开口解释什么,突然,李云逸道:“不错,它就是这个样子的。”
“来,试试它的威力吧。”
众人讶然望向李云逸,只见后者打量着熊俊身上的血色铠甲似乎根本不觉得这些暴露在外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反而一副对林睚的打造很是满意的样子。尤其是听到李云逸的后一句话,熊俊更是一脸茫然。
试?
怎么试?
正在这时。
“江小蝉,你来。”
“记住,关键时候,可以动用你的剑。”
江小蝉闻言也是大吃一惊,几乎是下意识站出来,站在熊俊面前,看着他身上“残破”的血色铠甲有点手足无措。
如果李云逸让她和一个宗师切磋,她一点都不会犹豫,哪怕是身着撼山甲的熊俊也行。可是现在……
“还能用剑?”
这不是欺负人么?
李云逸这是闹哪样?即使他对自己打造的铠甲有信心,也不能这么玩吧?
江小蝉忍不住就要翻白眼了,当时就想提意见,可让她没想到的是。
“来吧,江姑娘。”
“殿下这么做定然有他的用意,我们照做就是了。”
“江姑娘小心,我最近又感觉自己的力量增加了不少,你可千万不要大意!”
熊俊选择了遵从李云逸的命令!
他的这一选择一点都不让丁喻等人吃惊,因为如果换做他们,他们也会这么做。让他们意外的,是熊俊最后一句话。
他的力量又提升了?
怎么可能?
他体内不是没有真气了么?练体也达到了一个巅峰,按照李云逸之前的说法,这样的熊俊已经是巅峰了,再也无法突破,可他现在……
正当众人惊讶之时。
“好!”
锵!
江小蝉,拔剑了!金色长剑出窍的一瞬间,人人看到一团白雾凝而不散笼罩在剑锋之上,如雾如潮,美轮美奂,却让看到它的众人忍不住心头一颤,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宗师罡气。
冰霜道意!
江小蝉这是动真格的了啊,一亮剑就是王炸!
“莫不是她想尽快结束这场闹剧不成?”
丁喻等人偷偷望向李云逸,只见后者望着这一幕,脸上却没有丝毫不满,只是在江小蝉拔剑的时候稍微后撤了几步,神色淡然。
“劝你们也小心点,可别被波及了。”
丁喻等人闻言这才精神一振猛地醒来,意识到这是一场怎样的切磋。
江小蝉,十四岁的宗师,十五岁的半步圣境!
熊俊与她相比自然差了不少,但在李云逸的栽培下,一身战力也达到了临近宗师的程度,他们两人的交手,即便再短,肯定也很炸裂。更何况……
听李云逸的意思,他认定这场切磋还能持久不成?
众人模糊听出李云逸话里的深意,大为不解的同时连连倒退,给熊俊和江小蝉拉开足够的距离,只是等他们脚步刚动……
“哼!”
伴随一声冷哼,竟然是江小蝉主动出剑了!
她似乎被李云逸暗藏话里的玄机激怒了?
想到这里,众人面色微变。他们别的倒不怕,就怕江小蝉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对熊俊下了狠手,如果熊俊身披撼山甲他们倒不担心,但是他现在穿的不是啊!
“来得好!”
正在这时,一声沉闷不似人声的低吼响起,众人只觉眼前金光一闪,赫然是熊俊果断提起了手上的大夏龙雀刀,一股众人无比熟悉,唯有在军中磨砺数年,并且每次大战都会冲锋陷阵于一线之列的狂暴煞气冲天而起!
兵者,勇无双!
如果说军士以胆魄为境的话,熊俊绝对修炼到了最高一层,只是一个扬刀的动作,猛士之威已所向披靡,轰然腾起!
“霸道!”
一旁龙陨丁喻等人望见这一幕眼前一亮,心中对熊俊的担心不由少了一丝。
狭路相逢勇者胜!
同江小蝉相比,熊俊在武道境界上确实不如,道意层面更是没法比,但是他有一腔热血,一颗虎胆,再加上他早已证明过自己的战力,可正面硬撼宗师,所以,即便这场切磋熊俊输了,也绝对不会输得太难看!
是的。
不会输得太难看。
在丁喻等人看来,这已经是对熊俊极大的夸赞了,毕竟后者不是出身宗门,只是贫民之身,修武天赋更是普通,如果不是遇到了李云逸,他恐怕穷其一生也就是个七品牙将,可挡宗师已是极大的福缘了,如今和他对擂的更是东神州千年难出一个的江小蝉,遇到妖孽,熊俊能安然身退已经不错了。可是,就在熊俊一步跨出,大夏龙雀刀挥落的一瞬间,没人看到,他圆睁的虎目深处骤然闪过一抹惊骇,就连蒸腾暴起的战威都是一滞!
“我的身体……”
强者争锋,就是一瞬!
电石火光间,丁喻等人完全没有感应到熊俊气机的突然变化,只有福公公突然眉头一颤,可并未等他做出任何反应。
砰!
刀剑交织,金石爆鸣,众目睽睽之下,这方营地的中央,一团烟尘冲天而起,朦胧如潮,遮人耳目。
狂暴!
凶悍!
这就是宗师级别的较量,令一旁的林睚牙酸目眩,难以站稳,丁喻等人虽然都已有了九品上的力量,望见这一幕也忍不住咋舌震撼,头皮发麻,听着烟尘里不断传出的爆裂声眼瞳乱颤。他们不由代入了自己。
“如果其中一方是我,别说连续交锋了,能挡住江小蝉一剑么?”
天才就是天才!
江小蝉剑锋一出,丁喻龙陨等人顿时无法淡定了,可是就在他们心头震荡的同时,突然,一个惊人的发现灌入心底,让他们纷纷瞪大了眼睛,望着被刀剑搅动正在狂暴四散的烟尘,傻眼了。
不对!
熊俊没有被击飞?!
他不仅扛住了江小蝉的一剑,甚至……两个人还打起来了?!
“这怎么可能!”
丁喻等人心头狂震时,中央空地上的烟尘已经被狂暴的气势彻底轰飞,当其中两道交织一团的身影映入眼帘,又让他们眼瞳猛地一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真的!
熊俊挡住了!
虽然现在的他很狼狈,在江小蝉一剑快过一剑的剑锋下,只有架起大夏龙雀刀格挡的份,一剑挥落,他庞大的身躯必会震荡一下,气势大减,但他的确还没输,一手大夏龙雀刀劈风斩浪,坚挺无比!
怎么回事?
熊俊说他最近力量暴涨,也不可能涨这么多吧?
早知道,作为一尊宗师的象征,更是最核心的力量,罡气之强令人发指,是一场夺天地造化的蜕变,这也是九品上武者在宗师面前完全不是一合之敌的最重要的原因。但是现在……
熊俊挡住了!
江小蝉剑锋表面银光暴起,如同敛彩,不仅是罡气的具现,更充斥了冰霜道意,任何一丝雾气的蒸腾,就让丁喻等人忍不住发抖,可是熊俊……只见他庞大的身躯在江小蝉挥剑编织的雪白雾气中横冲直撞,当蕴藏冰霜道意的雾气落在他的身上。
咔嚓!
冰霜凝聚,熊俊的动作必会一顿。但,也只是这样了,只见他腰身一扭,身体猛地一震,附身的冰霜纷纷褪离,雪霜炸裂间,尽显力量狂暴!
力量!
熊俊竟然单凭肉身的力量扛住了江小蝉冰霜道意的桎梏和困锁?
一旁,丁喻龙陨等人看得那叫一个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直到。
砰!
江小蝉神剑临身,熊俊架刀格挡,刀剑齐鸣的一瞬间,众人看到冰霜雾气再次缠绕,熊俊再次踏步挣扎,突然身体一滞,一步之间竟没能踏出去!
冰封!
这场切磋,江小蝉并没有用尽全力,但显然现在,她被激怒了!当然,即便被激怒,她也不会剑劈熊俊,只是用更强的冰霜道意将其镇压。
结束了?
人人目瞪口呆望着这一幕,以为这场惊天动地的切磋终于要以熊俊败北而告终了,只是其中的过程和熊俊完全不合理的爆发让他们完全看不懂。可就在这时,突然,被寒霜彻底压制的熊俊眼瞳蓦地睁大,如深夜寒星,爆出前所未有的精芒,凶煞尽出。
“这就想困住我?”
“没那么简单!”
轰!
伴随一声怒吼,只见熊俊猛地踏地,众人只感觉身下大地猛地一颤,心惊肉跳间,讶然望见,在熊俊身上那件他们本以为只是绣花枕头的血红铁甲上,日光洒落,异彩纹痕蓦地闪过。
咔嚓!
寒霜,再碎!
在连同江小蝉在内所有人惊骇的注视下,熊俊就像一头真正的荒古蛮兽,庞大魁梧的身躯于满天冰霜中毅然挺起!
他,还没输!
但是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认定熊俊这是单凭自己的力量做到这一切的了,血色铁甲上那一抹绚丽的光华就像一道烙印,深深印入他们心底,再难忘却!
不!
这不是熊俊自己的力量!
是他身上的那尊血色战甲!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