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l5n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七百二十六章 諸國使節心懼慌-l8r69

歷史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没有人敢在此时说话。
也没有人敢在此时站出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即便各国的使节们,心里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不满。
可此时的他们,哪里有这个胆子站出来。
高句丽国的使节渊盖苏文都被打成这样了,谁又敢在此时站出来呢?
他们可是知道。
渊盖苏文,乃是一名武道高手。
而且。
渊盖苏文,乃是诸国使团当中最强者。
如此一个最强者,都被打成这副模样了,谁又敢说话呢。
哪怕在诸国使节队伍当中,依然还有三五个先天之境的高手,可依然也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站出去受死吗?
他们没有那么蠢。
蠢的,也只有这个渊盖苏文罢了。
还真就如那位在咸阳城中的年轻人所言的一般。
渊盖苏文,就是一个蠢货。
嚣张不说,还如此的自大。
根本不知道唐国的强者如云。
而渊盖苏文敢在长安城嚣张,其也有嚣张的本领,而且,还一直以为唐国的高手断然是不可能帮助唐国皇家的。
更甚者。
在他来唐国之前,还特意了解了一下唐国皇室中的高手有几个。
当他得知唐国能愿意护住皇家的,也只有影子这么一个还算是高手的高手之后。
随着他一到唐国京城长安之后,就开启了嚣张之路。
同时。
他的这条嚣张之路,也成了作死之路。
此刻。
高句丽国的其他几名使节成员,见自己方的大对卢被唐国的一位年轻郡王一拳给轰趴下后,给纷奔向渊盖苏文。
眼神之中,充满着仇恨。
高句丽国人,对于唐国人也好,乃至前朝。
均是恨意满满。
这时时代的问题,也是历史的问题。
前朝对高句丽国,曾对高句丽国发动了战争。
而今。
高句丽国也休养生息过后,国力渐强。
这不。
到了渊盖苏文的手中之后,越发的对唐国的国土虎视眈眈了。
更是随着朝拜之际,在长安城横行霸道,打砸了鸿胪寺,更是把属于钟文的惠字一系酒楼也给砸了,更是伤了人。
同时。
也把利州商团所属的店铺,都给砸了。
钟文怎么可能会放过渊盖苏文。
只要参与其中的任何一人,钟文均不会放过。
钟文环视了一遍那些各国使节们,随即走向依然安坐于宝座之上的李世民,轻声道:“圣上,今日之事,臣希望通过更为强硬的手段去处理,否则,后患无穷。”
“可。”李世民一听到钟文所言,断然是明白。
得了李世民的准许后,钟文再一次的走回到中央,冷冷的看向那高句丽国的几人,冷喝道:“我看你高句丽国从我泱泱华夏学了不少东西去,却是把这横行霸道却是学得淋漓尽致,身为奴才,就该知道奴才是怎么侍奉主人的,胆敢以奴才的身份,来主人家行恶事,你就该想到,主人家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把你这奴才打回原形。”
躺坐在地上的渊盖苏文,恨恨的看着钟文。
他知道。
他此生是完了。
一直想驱逐体内的那一丝内气,到如今已是成了一股了,一直在他的体内开始大肆破坏。
如果持续下去,他都可以想到自己必然会爆体而亡。
如果眼前的这个钟文,不帮他解除这种限制,他的结局不用多想。
此时。
当钟文的话一落之后。
各国使团当中,与着唐国有着领土交界的国家使节们,心中充斥着愤怒。
这是拿高句丽国,来讽刺他们这些国家啊。
着实。
钟文能说这句话,自然是用这些话来警告其余诸国。
而钟文说完话后,又是转向诸国使节们,“扶桑国、百济国、新罗国、真腊国……”
随着钟文一一对这些国家点名之后。
所点到名的国家使节们,顿时吓得惊慌失措。
能被钟文所点名的国家。
自然是与唐国有着领土交界的国家。
而钟文所点名的这些国家,均有着使节在场。
如此多的国家前来什么朝拜,却是打着朝拜之名,却是行逼迫唐国之事。
迫使得唐国边境紧张。
“你们这些奴才,从古至今,从我泱泱华夏,学去了不知凡几的技术,也从我泱泱华夏弄去了多少的东西,你们不知道感激也就罢了,而此次却是联同如此多的国家,前来我唐国举事。真当我唐国不敢开战,还是真当我唐国人都是吃素的不成吗!!!”钟文大喝道。
当唐国官员,听到钟文说要开战之言。
顿时惊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随即。
长孙无忌赶紧站了出来劝道:“钟少保,这开战之事,断然是不可啊。”
长孙无忌不说话还好。
可这长孙无忌一开口,这就让钟文很是不爽了。
“长孙无忌,你最好闭上你的嘴。”钟文对长孙无忌很是不爽,从这话当中,就能听出钟文到底有多不爽了。
在这朝堂之上,又在这诸多使节在场之时,长孙无忌如此没有眼力的站出来劝阻。
说是好心。
可好心办坏事。
开不开战,并不是钟文说了算,乃是宝座之上的李世民说了算。
钟文从李世民那儿得了指示,这才使得钟文敢如此说话的。
要不然。
这开战之言,钟文要是没有得到李世民的指示,他也不可能说要开战的。
况且。
钟文的这开战之言,那也只是用此话来威喝住各国的使节罢了,开不开战,最终还得李世民点头。
长孙无忌瞧着此时的钟文处在一个极为暴怒的状态,赶紧闭上嘴。
就连宝座之上的李世民,都带着一副非常不喜的怒容瞧向长孙无忌。
就刚才。
各国使团们逼迫之时,也不见任何一个文官站出来说话。
到了如今,朝堂之上风向大转之后,长孙无忌却是如此没有眼力的站出来劝阻。
有道是。
内外之事不分,这样的一个国公,如放在钟文的眼中,要他有何用?
在需要他的时候不说话,不需要他的时候,却是站出来。
这哪里是一位合格的国公,又哪里是一位合格的朝中重臣。
各国使节们,瞧着这唐国朝堂之上,冒似也是如此,争端不断。
有些人的心中,也开如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来了。
而此时,钟文却是再一次的喊话道:“我知道,你们这几百人当中,还藏着几个高手,我劝你们自行出来,否则,别怪我废了你们!”
钟文的话转的快。
同时。
这也是一种严厉的警告。
身为先天之境的高手,敢隐于这使节当中。
可想而知。
这些人的用心是多么的险恶了。
如果这些人真要胆大包天到要斩杀李世民。
可想而知,唐国必乱。
不过。
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可能出现的。
为何?
因为伯溪就隐于太极殿后方。
只要有任何的动静,伯溪可以在第一时间杀将进来。
而随着钟文一到后,伯溪就自行离开了。
伯溪的离开。
钟文当然是知道的。
身为武道之境七层颠峰的钟文,眼睛与耳朵这么好使,怎么可能会听不到伯溪离开之时的突破之音呢?
随着钟文的这又一声大喝声后。
隐于使节当中的几个先天之境高手们,心中却是紧张的不行。
出去?
不出去?
那几人心中也都在衡量着得失来。
安静。
殿内安静的出奇。
可随着三十息一过之后。
钟文却是不会再等了。
直接一个闪身,直扑那几个先天之境的高手而去。
“扑扑……”
随着钟文身形一动过后。
钟文的连拍数掌,把那隐于使节当中的五个先天之境的高手,以及六名圆满境的高手,直接废了。
在钟文废掉那十一人之时。
更是把一些使节直接给撞飞了出去。
跌坐在大殿的地上。
“哼,真当我唐国的宫城,是你们这些人可以随意入内的吗?敬酒不吃吃罚酒!”钟文身形纵回,又是冷哼一声。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恶魔!”
“黄口小儿!”
“……”
被废的十一人,从来没有想到。
这个年轻的唐国人,却是如此的狠辣。
直接把他们一生的修为给废了。
而且废的很彻底,一丝能恢复的可能性都没有。
知道他们底细的那些使节们。
瞧着自己一方的人被钟文废去,眼中的恨色更深了。
心中甚至都不再害怕,开始想着赶快离开唐国,好回报消息回去,也好尽快对唐国开战。
自己一方的高手,今日来宫城的所有圆满境高手,皆被废了。
如此的损失,可真不是他们这些使节们能承受的。
估计,当他们回去后,向他们的主子回报,想来也是难逃其咎。
钟文听着这些人的叫骂,以及嚎叫声,向着殿中的那些禁卫们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
片刻之后,这些人就被拖走了。
而钟文却是又走近渊盖苏文他们道:“还有你们两个,自行废去,还是我来动手?”
渊盖苏文一系七人的使节们。
除了渊盖苏文,其中还有两个同样也是高手。
一个先天之境三层,一个圆满境。
这也算是高句丽国为数不多的高手了。
而钟文要求这两人自行废去。
这二人一听之下后,心中惧意已生,二话不说,内气一运转,就往着大殿外纵去。
可当他们二人纵身逃离不到二丈之时。
钟文却是随手一挥,内气喷涌而出,直接轰向了已是逃离至大殿门口外的二人。
“砰砰”二声过后。
二人直接掉落在地。
“杀!”钟文对于敢逃的人,绝不会给他们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刚才已是给了他们二人活命的机会了。
他们不要,那只能杀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