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说完,曾萱就直接离开了。
她再也不想跟梁家的人,牵扯上任何的瓜葛。
看见曾萱离开,梁宇也急忙追了上去,却被狠狠的甩开了。
“你还是自己回去跟妈解释吧。”
火 藍 刀鋒
就在刚才,梁宇已经添油加醋的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梁母了。
于是,梁母立马就下达了命令,让梁宇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一定要把陈长寿给弄回去。
“我告诉你,你这次跟我姐可算是彻底的完了。”
回去的路上,梁宇一脸挤眉弄眼的对着陈长寿说到。
他原本就看不起陈长寿这个穷酸样,一直想着怎么才能打破这场婚事,可没想到陈长寿直接拿出了八十万,订了亲。
让他把到手的十万块也弄丢了,简直就是害他破产的罪魁祸首。
“无所谓。”
如果说陈长寿是骆驼的话,那么今天的事情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自己都不知道,一直想娶梁小玉的这个想法,到底是心有不甘,还是真的因为爱情。
现在听到解除婚约,他的内心已经没有任何的波澜。
就像是听到一个不相识的人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
“你不会是打算欲擒故纵吧?”
梁宇有些狐疑的看了陈长寿一眼,这话根本就不像是他会说出来的。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现在就是无所谓了。”
陈长寿一脸淡然,根本没把他们的话放在眼里。
果不其然,回到家梁母已经怒气冲冲的在客厅里等着他了。
“你还知道回来?曾萱是什么人你不知道?”
不等陈长寿辩解,梁母的质问三连就已经来到了。
“我只是配合她演戏而已,你儿子是什么人你不知道?”
这句话说出来,陈长寿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痛快。
一直以来,为了梁小玉,他对梁母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可今天的事情他突然就不太想继续下去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儿子可是有体面工作的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这一直都是梁母的骄傲,更是打击陈长寿的有利工具。
一旁的梁小玉跟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动作,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至尊狂帝系统
“你儿子外面吃喝嫖赌,什么没干过?那次债主找上门来,不是我替他还钱的?”
“这都是你自愿的,我可没有逼你。”
梁母听到这里,不仅没有觉得羞愧,反而引以为荣。
她都没答应嫁自己的女儿,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陈长寿自己愿意的。
“那我们的婚约就作废,还希望梁阿姨把彩礼还给我。”
“什么?”
梁母乍一听到这里,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陈长寿居然主动提出要解除婚约?
这怎么可能是陈长寿说出来的话。
想当初,自己那么羞辱他,陈长寿都一声不吭,这次怎么如此果断了?
但是,陈长寿给的彩礼他已经拿去替梁宇还了债,怎么可能拿得出三十万还给他?
“我说解除婚约,反正你们一直都看不起我,那就放手吧,这样对双方都好。”
“你……是不是已经跟曾萱好了,所以才……”
话说到一半,梁小玉就说不下去了。
以她的性子,能说出这样的话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管你怎么想,这是我的卡号,尽快给我吧。”
“你休想,这钱进了我梁家,你觉得我有可能还给你吗?”
此时的梁母,就跟街上的泼妇,一点区别都没有。
陈长寿早就想到了这里,默默的把之前转账的汇款凭证拿了出来。
好在他当初都想到,万一这个婚结不成的话,这钱也不能白白给梁母,所以他才把这个东西给留下了。
“这是什么东西?”
本能的,梁母就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个是转账凭证,如果不还钱的话,就等着法院里见吧。”
“你居然算计我!”
梁母一脸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任他们欺负的陈长寿吗?他怎么会突然多了这么多心眼?
对于这样的指控,陈长寿二话不说,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毕竟,跟不讲理的人讲理,这本就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更用不着跟梁家人浪费口舌。
一出门,陈长寿就给曾萱打了一通电话。
“你现在有空吗?陪我出去喝酒,你放心,我跟梁小玉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听到这里,曾萱莫名的有些开心,这种时候陈长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这是不是代表她在陈长寿心里也是很重要的。
“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
海贼之忍者号
挂断电话后,曾萱仔细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完全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
两人一起去了上次的酒吧,坐下后陈长寿二话不说就开始灌自己酒。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如果是因为我的关系,我可以替你去解释的。”
曾萱一脸着急,陈长寿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完全没有了以往的活力。
“放心吧,我没事儿。就是认清了一个人的面目而已。”
推开了曾萱的手,一杯接一杯的下肚,很快陈长寿就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就连眼前的人影,都已经变成了两个影子,真真切切有些看不清楚了。
“那你也不用这么作践自己,这身体可是自己的。”
看着陈长寿一杯接一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感觉简直就是糟糕透了。
最后曾萱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从陈长寿的手中抢过了酒杯,一口灌了下去。
既然劝不了,那就陪着他一起喝算了。
没过多久,两人就都开始迷糊起来,在旁人诧异的眼神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就做白日梦 阿毛归来
等陈长寿再次清醒过来时,不出意外的是见到了熟悉的白色墙壁。
“滴滴”
不一样的是,刚醒就收到了曾萱发来的短信。
“醒了没?房钱我已经付过了,头疼不疼?难受不难受?”
一连串关心的话语,让陈长寿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没事儿,昨天晚上是我失态了,下次有机会一定好好的补偿补偿你。”
提示短信发送成功后,陈长寿突然就有了一种恋爱的感觉。
可还没等他沉浸在这氛围里多久,就接到了李牧的电话。
“我们的施工图被换了。”
短短的一句话,却暴露出极大的信息。
这施工图一直都在他的保险柜里,别人连密码都不知道,这图怎么会被换了?
“我马上过来。”
婚情告急:休掉国民老公 乐小小
赶到现场后,陈长寿才发现几乎所有的工人全部停工了,要是再这么拖下去,等林氏来检查的话,他们肯定完不成指标。
开心宝贝之战神归来
这也就等同于是他们违约,几个亿的违约金,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