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小賣鋪
小說推薦異界小賣鋪
沐阳呆呆地看着萧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再尝试性地确认道:“殿下您,找我?”
萧云认真地点了点头,“对,我找你。”
众人面面相觑,沐阳也懵圈了,按照之前的套路,不应该是来找钟离策的吗?
现代武神录
这么看来,好像还真被谭星剑说中了,沐阳的表现也吸引了其他势力的注意。
只不过这个势力,有些特殊罢了。
沐阳有些惊慌失措,看向落月,不过落月只是冲他挑了挑眉,示意他自己搞定。
我靠!这区别对待啊,刚才来找钟离策的都是她亲自打发走的,换做自己家弟子了,她反而不帮忙了。
沐阳只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殿下找草民有何事?”
萧云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这不是很明显吗?我刚才看不少人过来啊,我想代我父亲招纳你入府,不知你可愿意?”
代替他的父亲?按就是三皇子的意思了?
沐阳潜意识里相当抗拒,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如果是被的势力,那还好,可这偏偏是皇族势力,而且还是皇子势力!
不用动脑子都知道,这三皇子未来肯定是要参与皇位争夺的,一旦被这种狗哥的剧情卷了进去,那日子可就不好过了,这种权势斗争的电视剧,沐阳可没少看。
而真实的皇位争夺,肯定比电视剧还要狗血,还要残酷,沐阳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卷进去的。
于是,沐阳尴尬地问道:“可是,三皇子殿下不也是皇室一族吗?我又没拿到龙印,应该没有资格进入皇族才是吧?”
萧云背负双手,哈哈笑了两声,“你可能对我们皇族不了解,除了太子之外,其他皇子都会被分封在皇宫之外的王府之中,严格来说,与皇族有一定就别,你加入我府,也并非是加入皇族,和其他势力其实没什么区别。”
木兰无长兄 绞刑架下的祈祷
到底算不算,沐阳根本就不在意,他就是单纯地不想和皇族牵扯上关系而已。
藍固軍穿越東漢末年 藍固軍
思来想去,沐阳还是说道:“殿下,请给我些时间考虑考虑,我这刚比完赛,还有些疲劳,得好好思量一下才行。”
“那是自然,今日我来只是让你明日多一份选择而已,明日具体如何抉择,全看你自己,我还有别的事情,别告辞了。”
众人连忙行礼,“恭送殿下。”
和其他人到处游说不一样,萧云直接就离开了祭祀广场,没有再找其他人,好像他就是专门为了沐阳而来的一样。
待萧云离开后,傅洛尘一把把沐阳勾了过来,调侃道:“小阳子可以啊!居然被皇孙看上了,这以后岂不是飞黄腾达了?”
然而沐阳却耸了耸肩,道:“是吗?我倒是觉得没那么简单,皇族的势力,说实话我不敢加,屁事太多,约束太多,我受不了。”
沐阳又瞥向落月,低声问道:“阿月,你觉得呢?”
落月正在看着萧云离开的方向,轻声说道:“可以肯定的是,若是加入,未来必定会卷入皇权争斗之中,资源与危险并存,看你自己如何抉择。”
沐阳抬起右手,义正言辞地说道:“吾辈修道本就逆天而行,若是有困难就退缩,那如何强大?所以,我选择拒绝。”
修真很轻松 小猪会上天
時空駭客 言羽
“……”
沐阳的这个决定,对落月谷的众人来说,早就在意料之中了。明知有这种潜在的危险,要是他还选择加入三皇子势力的话,那他就不是沐阳了。
然而无限宗和玉鼎宗的人纷纷半耷拉着眼皮,稍微有些鄙视地看着沐阳。
龚叶甚至直接出言问道:“你是,既然你拒绝,前面还说那么多大道理干什么?”
沐阳抓着后脑勺笑嘻嘻地回应道:“哈哈,我才不要逆天而行,能苟则苟就行,一腔热血搞不好是要丢命的,我才没那么头铁。”
众人无语,沐阳的胆小还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在接下的一段时间里,又有好几拨人前来,他们的目标基本都是钟离策、龚叶和沐阳三人。
虽然看着有些羡慕,但是其他几位弟子都知道,这是他们应得的荣耀,是他们用命换来的尊重。
而且,这次尊界盛会本就是来长见识的,他们也不指望能够留在北冥帝都,按照他们的资质来说,到这里发展,还不如留在东凰界呢。
约莫到了中午的时候,人们才开始陆陆续续散场,落月也跟带着众人登上马车,回到了驿馆。
宴会晚上才开始,暂时他们要在驿馆歇息。
在车上,玉尊好奇地问道:“咱们晚上是不是可以不去啊?神兵元帅不是说宴会是自愿的吗?”
沐阳斜睨着玉尊,一副看傻子的模样:“你是不是修炼地一点儿都不懂人情世故?他说自愿那就是自愿?你还真敢不去?你头这么铁的吗?”
玉尊挠着头皮,显然还是不懂这其中的文章,迷茫地问道:“我没记错啊,他特别强调了自愿的,那可不就是自愿吗?不想去可以不去啊。”
沐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唉,你啊,还真是傻,这要是把你留在帝都,怕是都活不过一天。”
“嗯?怎么说?”
“这宴会的目的是什么?是犒劳所有参加盛会的界域,意思就是所有人都得去,你要是敢借着自愿的名义不去,那就是在摆明了说你不给皇族面子,是要造反!明白吗!”
玉尊吓得浑身一抖,虚汗都冒出来了,“你别吓我!一个宴会而已,哪有这么多道道啊!官场上的话这么可怕的吗?”
然而当他看到长辈们的脸色的时候,差不多知道沐阳说的是真的了,并没有夸大,仔细想想,好像还真还有几分道理。
乱世清欢 七月紫
他拍着胸脯,呼了几口气,道:“城市套路太多了,我要会农村。”
谈话间,驿馆已经到了,沐阳赶紧从车上蹦下来,然后回头搭着落月的手,将她也扶了下来。
破天錄
鳳霸天下神醫狂妃。
就在这时,沐阳一瞥眼,看到了后面一辆马车上也下来了一批人,正是早上跟他们对骂的白阳界的人,只不过他们再看到落月和沐阳的时候,眼神躲闪,根本就不敢再多说一句话,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