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uk1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人魔之路笔趣-第940章 母體讀書-ftzhz

仙俠小說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在踏入伽陀魔蝗群中的刹那,一只只模样狰狞的伽陀魔蝗就向着北河冲击了过来。
北河对此早有准备,只见他身躯猛然一震。
“嗡!”
一圈强悍的劲风,以他为中心荡开,冲击在了涌来的大群虫潮身上。
霎时,只见以他为中心,涌来的虫潮宛如海浪一般荡开,一时间在北河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空当。
趁此机会,他紧握禁念盘的手掌,猛然向前一拍。
“呼啦!”
强悍的肉身之力,形成了一股惊人的劲风,撞击在了前方的一片伽陀魔蝗身上。
“砰砰砰……”
霎时,只见诸多的伽陀魔蝗身躯爆开,变成了一股股暗红的汁液。
不过更多只是被拳风扫中的伽陀魔蝗,身躯在闷响声中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后,双翅一振之下,就继续向着北河扑了过来。而且还能看到它们的眼中,有着冰冷的红芒浮现。
北河缓缓收回了拳头,刚才一击他只斩杀了数十只伽陀魔蝗。看来跟他所想的一样,寻常手段可无法对着些灵虫产生太大的杀伤力。
于是他将右手抬起,手持三尺金色长棍,猛然一个搅动。
“哗啦啦……”
一道道金色棍芒从长棍上迸发,随着北河的搅动,形成了一朵绽放的金莲。
“砰砰砰……”
这一次,凡是被金莲触及,一只只伽陀魔蝗的便纷纷爆开,无一能够阻挡金莲的锋芒。
一击之下,就斩杀了数百上千只此虫。
漫天淡红色的汁液飞溅,形成了一股血雾,同时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宛如硫磺的味道。
北河终于知道,这地方的硫磺味是如何出现的了,原来是从这些伽陀魔蝗身上散发。
而且这种淡淡的硫磺味,对于魔修而言,有着一种麻痹的作用,长时间的吸食会让体内的魔元出现涣散。这也是伽陀魔蝗克制魔修的地方之一。
但北河体内的魔元,被排得干干净净,不剩一丝一毫,所以这些伽陀魔蝗散发出来的气味,也就无法对他产生影响了。
北河一路势如破竹,这些单体有着结丹期修为的伽陀魔蝗,在他手中金色长棍之下,宛如纸糊一般不堪一击。
可以说他斩杀这些灵虫,根本就没有费什么力气。
如果换做一个其他人,即便是修为比北河更高,但也绝对不可能像他这么轻松。
让北河心惊的是,此地的伽陀魔蝗,似乎比起当初他在沙蝎族领地碰到的蝎潮,数量还要恐怖。
不止如此,这些伽陀魔蝗还有着越败越勇之势,不但数量越来越多,气息也越来越狂暴。
到了最后,虫潮将他围绕得水泄不通,若是没有手中的金色长棍开路,恐怕他早就被淹没并被吞噬一空了。
好在这些灵虫的修为以及气息强弱并没有变化,所以即便是再多,他都能斩杀。
而北河不知道的是,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肉体上散发出来魔修的气息,对这些伽陀魔蝗产生了深深的吸引。
跟寻常的法修比起来,北河这位魔修,对这些灵虫的吸引力,大了可不止一星半点。
就这样,北河一路向前疾驰了十余日,这时的他终于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
于是他身形一顿,停了下来。
北河右手挥舞金色长棍,形成一道道棍芒将他罩住的同时,左手拿出了那只禁念盘。
这东西是专门用来操控灵虫的,而且此物早就被他给魔化并炼化,可以直接激发。
激发这件法器的方式,并不需要魔元或者法力,而是以神识之力。
这对北河眼下的处境来说,可谓极为方便。不然若是需要魔元来催发,即便是他体内魔元充沛,也会被这地方的无形禁制,压制得无法调动丝毫。
将禁念盘给取出来,北河神识从眉心探开,滚滚注入了手中的此宝中。
霎时,只见禁念盘镜面上灵光大涨,而后嗡的一声轻颤了起来。
接着北河的神识,通过这件法器分成了千丝万缕,向着四周呈现放射状散发了出去,将一只只伽陀魔蝗给笼罩,并没入它们的识海。
这时奇异的一幕就出现了,北河能够通过禁念盘,清晰的感受到跟周围诸多灵虫的心神联系。
清楚的程度,甚至能精确到具体的数量。
眼下足有三万七千九百五十一只伽陀魔蝗,心神都跟从禁念盘上散发出去的一丝丝神识连接着。
“嘿嘿嘿……”
北河舔了舔嘴唇,他心神一动,禁念盘上灵光再次大涨,从其上激发的千丝万缕的神识,当即跟数万只伽陀魔蝗的心神相互融合。
“唔!”
而不等这些伽陀魔蝗有所反应,北河率先脸色一白。
因为这一刻他感受到他的神识,在被疯狂的消耗,感觉就像是被禁念盘这件法器以一种暴戾的方式,直接从脑海中抽出去一样,让他甚至生出了一种眩晕的感觉。
与此同时,只见被他神识融入心神的数万只伽陀魔蝗,身躯在半空一顿,停止了对他的冲击,口中也不再嘶鸣。
而后这些伽陀魔蝗的双目当中,就开始浮现了一抹挣扎,它们在试图挣脱北河神识的融入。
这就使得北河的神识之力,消耗得更加惊人了。
他的身躯在轻颤着,脸色越发苍白。
北河心中暗骂一声有些托大了,于是心神一动,千丝万缕的神识当即有一小半收缩而回,从一万多只伽陀魔蝗身上抽了出来,最终他只控制了两万只。
虽然这使得他的压力减少了一半,不过神识之力依然在疯狂消耗。
这一次,北河牙关紧咬,死死支撑。只要能够将神识彻底融入这些灵虫的识海,他就能够将这些灵虫操控了。
此刻以他为中心,两万只伽陀魔蝗一动不动后,后方更多的虫潮继续向前冲击,将这些即将被他操控的伽陀魔蝗,给挤压的溃不成军。
北河加快了速度,他要在后方虫潮涌来前,将这两万只灵虫给操控,到时候他应该就能够以这些灵虫开路,在禁魔阵第三层轻松行走了。
……
就在北河以禁念盘,试图操控两万只伽陀魔蝗时,此刻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被银光笼罩的倩影,正激发手中一只人头大小的法印,抵挡着诸多伽陀魔蝗的冲击。
她手中的法印极为奇特,其上不时就会涌出一片微光。也不知道这些微光是什么,当照耀在诸多的伽陀魔蝗身上后,这些灵虫就会有一种眩晕之感,而后向着下方坠落而去。
只是四面八方的伽陀魔蝗无穷无尽,而且她要激发手中的法印,极为耗费法力,所以一路走到现在,她已经极为吃力了。而此女明白,现在她连路程的一半都没有走到,照此下去她很难冲出这群虫潮,达到第四层的入口。
……
除了笼罩在银光中的这位外,在她前方更远的地方,还有另外四道人影,同样正顶着巨大的压力前行。
而这四人两男两女,正是之前那四个出示了身份令牌后,成功踏入此地的万古门修士。
眼下的四人中,那中年男子手持一柄造型奇异的长剑,横劈竖斩之下,激发的淡金色剑芒,每一道都能够将数十上百只伽陀魔蝗给斩杀。
仔细一看,从他手中长剑上激发的剑芒,跟北河手中金色长棍激发的棍芒,气息颇为相似。这其实是因为,他手中的奇异长剑,融入了幻灵冥钢这种材料。
只是这件法器在斩杀伽陀魔蝗这种灵虫的威力上,跟北河的金色长棍比起来,就有着天壤之别了。
除了中年男子之外,另外一个老者,激发了一件大钟形状的法器悬浮在面前。随着大钟法器的钟鸣之声响起,一圈圈黄色音波从钟口激发而出。在音波笼罩中的伽陀魔蝗,身躯无不摇摇晃晃的倒飞出去,老者便能以此物开路。
至于最后那个身着盔甲,还有来自九蛇族的女子,二女共同激发了一颗巴掌大小的珠子。
此珠形成了一层白色的朦胧结界,每当有伽陀魔蝗冲击而来撞在结界上,都会被弹开。
不过这东西似乎也极为耗费法力,二女即便是轮换着激发,也吃力不小的样子。
眼下的四人脸色全都神色紧绷,专心的向前赶路。
虽然压力不小,但照此下去,他们还是能够成功走过第三层的,只希望半路不要出现什么岔子就行了。
“嗡嗡嗡……”
就在他们心中如此想到之际,突然间周围无穷无尽的伽陀魔蝗口中,传来了一阵暴躁无比的嗡鸣。
不等四人有所反应,虫潮惊慌之下,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毫无规律的冲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中年男子四人却微微一喜,因为此刻他们承受的力压,为之大减。
可好景不长,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周围乱转的伽陀魔蝗就一顿,而后尽数向着某个位置掠去,在四人的注视下,这些灵虫凝聚成了一个球形。
随着球形的翻滚蠕动,最终化作了一只十余丈之巨的巨型“伽陀魔蝗”。
此虫悬浮在半空后,外突的一双眼珠,冰冷无比的注视这他们。
与此同时,从这只巨型伽陀魔蝗的体内,还传来了一股让人心悸的莫名波动,将四人给全部笼罩。在被这股波动笼罩后,四人浑身汗毛都没由来的竖起。
“该死!是母体!”
只是短暂的迟疑,手持长剑的中年男子就一声惊呼,此人语气中还满是难掩的惊恐。
“诸位,各自保命吧!”紧接着,又听他道。
话音落下的刹那,嗖的一声,他便向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不敢停留半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