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小說推薦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凉风几人的议论,兔郎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却没有慌乱。
“这次来的人竟然有人看出了我的布置,不过……你们真的能找到东西吗?”
那些东西事关兔郎的隐秘,然而兔郎却没有阻止凉风他们的心思,想要要被人看到自己的隐秘,让兔郎产生了一种奇异的爽感,他忍不住加紧了双腿。
而且,兔郎也不打算就这么放任凉风他们随意翻弄东西。
这个别墅中,可不仅只有凉风他们五人。
……
在凉风眼中,他们的不远处就有一个物品亮着特殊的光芒。
不是可回收的那种光芒,而是代表那是一件特殊的东西。
在凉风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物品之前,凉风低头一看。
御妖尊 青青
嗯?
其他人同样低头一看。
嗯??
然后他们看向了凉风。
你不对劲!
地上的东西赫然是一条女士的紫色蕾丝内内。
虽然落了灰,看起来有些破旧,但却还是能感受到这间物品的“特殊”。
凉风面无表情,只要这个时候他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了。
“这件物品有问题。”说着,凉风伸手抓向了内内。
让老夫品鉴一番。
然而凉风却抓了个空。
紫色的内内竟然自己飘向了一边。
其他人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这个紫色的内内好像真有问题。
玩轉穿越,妳Hold住嗎
凉风追上去想要抓住内内,然而内内却继续飘向了另一边,飘到了桌子下面。
凉风钻到了桌底,一把抓住了内内。
这次内内没有跑掉。
“呵,调皮。”
美食攻略
只是这个时候宁白和柳茜的呼吸却一顿。
凉风转身想要出去,接着就看到了一张腐烂的脸,几乎要贴到他脸上了。
WDNMD!
凉风挥起一拳就将对方的脑袋打飞了出去,然后快速滑出桌底,然后他这才仔细看去。
一具无头尸体正趴在桌子下面。
凉风倒不是害怕,主要是被熏到了。
“那不是鬼,只是一具尸体。”柳茜一边说着,一边搂着被吓晕过去的佳佳。
“那具尸体是突然出现的!”赵亚楠接着说道。
宁白已经走向了尸体,从兜里掏出皮手套,戴在手上,然后他将尸体从桌子下面拉了出来,然后简单的搜查了一下,一点也没有嫌弃的样子。
不,应该说为什么宁白会随身带着皮手套?
“嗯,这是一具新鲜的尸体,死了有几天了,不是假的。”宁白说道。
柳茜将要滑落的佳佳提了提,然后笑着说道:“应该是之前来到这里的人被害的尸体,看来这算是一个下马威了,警告我们,这里不安全,不,应该说是恐吓我们。”
他们已经可以确定确实有人在背后算计着他们。
而且对方确实成功了,佳佳已经被吓晕过去了。
然后柳茜看向了凉风,“你手中的……那个东西,有什么用?”
凉风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东西,赵亚楠看了一眼凉风,然后下意识地和凉风拉开了距离。
不是害羞,只是不打算做个变态。
“这个东西不简单,我觉得应该就是我们接下来要找的东西之一。”凉风淡定地说道,“不过怎么处理这种东西,不应该问我。”
说着,凉风看向了赵亚楠。
赵亚楠急忙摆手,“我是不会穿的。”
凉风:?
柳茜:?
宁白:?
北宋最强大少爷 灰头小宝2
好在宁白没有被赵亚楠带歪。
“处理这种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烧掉或是用其他方式毁掉。”
“我没有火。”凉风说道。
一笑倾城黑岩 小焕熊
“我也一样。”柳茜也说道。
宁白再次从兜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是一张画着特殊符号的符咒。
“这是一张爆破符咒,如果遇到一些特殊物品的话,会破坏物品中的力量,如果那个东西真的有问题,应该能毁掉那个东西。”
凉风明白了,然后他将东西递给了宁白。
宁白看着凉风手中的东西。
逆天桃花运
两人陷入了沉默。
“你放在地上就好。”最终,凉风说道。
凉风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
“我是不是被霸凌了?”
“不,是你的粗略。”柳茜说道。
全世界找你
不过凉风还是将东西扔到了地上。
然后宁白将手中的符咒也扔在了东西上。
接着就是一声爆响,符咒化作火光,笼罩了内内,在一道惨叫声中,内内化作了灰烬。
“看来找对了。”宁白说道。
柳茜拍了拍凉风的肩膀,“真有你的,再接再厉!”
而凉风却看向了宁白,“下一件物品你去拿,不然我就不找了。”
必须要拉一个下水!
宁白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被其他人注视着,最终宁白还是答应了下来。
柳茜有些无语地看着有些幼稚的凉风和宁白,她提醒道:“接下来我们要小心一些,看来这里也没这么简单,既然这里有尸体,就代表这里很危险,况且,如果这里有尸体的话,未尝不会有鬼物存在。”
柳茜之所以体型凉风和宁白,是因为此时凉风和宁白的实力受到了压制,遇到鬼物,会有些麻烦。
宁白还好说,他是修行者,只要装备带够,就算没有善灵的辅助,他和赵亚楠联手,也能发挥出不少实力。
而凉风就不同了,凉风是“遗具使”,他现在无法使用遗具,也就算是一个比较强壮的人类,强壮的人类可对付不了鬼,除非找到了针对鬼物的特殊方法。
直到如今,凉风还是以遗具使的身份混迹在圈子中。
其实柳茜也在考虑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如果这次凉风遇到了危险,她救下了凉风,凉风会不会直接投诚?
但柳茜觉得以凉风的性格,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会太高。
凉风也打算继续和其他人一起去搜寻物品了。
只是,当凉风看向木马的方向的时候,只看到了翻到的木马,却没有看到【颠倒人影】的踪迹。
“奇怪,它去哪了呢?”
鬼雨
但凉风也没太担心。
……
监控室中。
兔郎不再坐在椅子上了,此时兔郎跪在地上,双手捂着下身,不住地呻吟着,好似受到了一些伤害。
一花琉璃 妃舞倾城
黑水之婴在兔郎的身边急的不断乱转。
但兔郎却没有露出太多痛苦的表情,反而表情有些舒爽。
“嘶哈,嘶哈,嘿嘿,太有趣了,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