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神裝在都市
小說推薦無限神裝在都市
远方夺命而逃的人群看到这幅残暴场景,眼珠子都瞪直了,略微降低的速度再次暴涨!
那可是被秘法狂化的秘钻,在不计后果的燃烧下,短时间内几乎能与原石匹敌!
但就是这样恐怖的玩意,居然被一斧头削断了手?
不!
削断还能接受一点,至少是沿着横切面削的。
那个恐怖的男人是沿着纵截面,把二十几米长的手臂硬生生劈开,这攻击力简直强到看不懂了!
神器!
他手里的斧头绝对是一柄神器!
心中有了明悟,这些人脚下的速度更快了,恨不得爹妈没多给自己生两条腿。
攻击性神器并不是没见过,然而更恐怖的是敌人的防御力!
没有丝毫花巧的碰撞下,同样的力道互相作用,但那个渺小的身影居然一步都没有退!
一步都没有退!!!!
这种扭曲物理法则的魔幻场景太过刺激,让这群人都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
黄金阶执掌神器,黄金阶打爆发狂的秘钻,攻击力强到离谱,防御力更是深不可测……
地球的超凡者为什么跟其他地方的都不一样?
如果能活着回去,我一定要告诫后辈,永远都不要来这个危险的位面!!
吼!
嫁入高門的男人
砰~
吼!
盛世暖婚 夏汤圆
嗙~
夏至卿绾
嗷!
全能推銷員 寒冬十三月
嗙~
嗷!
嗙~
身后的咆哮还在持续,沉闷劈砍声像是屠夫在一下一下剁骨头,肢解尸体。
刚开始还中气十足的怒吼逐渐变成了惨叫,最后就只剩下绝望哀嚎了。
嗷嗷嗷~~~
渗人的嚎叫像是催命符,根本不用任何人提醒,人群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只想尽快逃离那个恐怖的怪物!
吧唧~
随着一声骨肉分离的闷响,身后的惨叫声戛然而止,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逃命的人群浑身寒毛根根倒立,心灵力量突破肉体的限制,原本已经达到极限的速度再次飙升!
妈耶,快跑啊!!!
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也能快得像一道闪电,但还没等这些人欣喜,身后就传来了呼啸破空声。
绝望人群回头望去,一束璀璨金光快速迫近,目力好的甚至能看清王磊脸上的残暴微笑。
下身一阵阵发紧,难以抑制的尖叫声从胸腔中蔓延之上,冲出咽喉,释放出发自灵魂的悲鸣。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
与此同时,王磊脑海里也响起了李瑞的声音。
“磊哥,别玩了,你快脱离我们的观测范围了,还有,前面的空间法术马上就要成型,再拖下去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
盛宠小千金 蜀锦女
正在体味血脉中汹涌膨胀的陌生力量,王磊遗憾的瘪瘪嘴,缓缓将刑天斧抡到身后。
看他像是要蓄力远程劈一斧头的架势,前方的人群立刻做出了反应。
但还没等他们有效应对,远方的人影骤然塌陷,坍缩成一团光粒,消失在原地。
他来了,请闭眼 丁墨
【闪现】!
几乎在同一时间,人群中央一粒灵光刺穿虚空,瞬间膨胀为人形轮廓。
(以下为防盗内容,十分钟后刷新。)
(正版读者请静等十分钟后替换,自动刷新,不需要手动刷新。)
(极小概率未自动刷新的书友,请手动清理缓存。)
“如果说,完全体的【永恒不灭无量劫】是直通神座,没有缺陷的【道】,那为什么王磊会被卡在黄金阶不得寸进?”
“理论上的完美不代表实际操作中也能顺风顺水,以人类的精神体魄模仿神明蜕变,能得到一份真髓就已经是难上加难,更不要说这两种功法越到高阶,其存在状态越是需要靠拢神明,也就是说,王磊从觉醒修炼【永恒不灭无量劫】的那一刻起,他就必须将自己的成长曲线拉到和转世神明一样的高度!”
謀殺官員1·邏輯王子的演繹
“气血、真元、体魄这些外部条件就足以压垮凡人,更何况灵性向神性蜕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于是王磊就相当于在和自己的功法赛跑,一旦他的成长曲线被【永恒不灭无量劫】的需求所超越,他的修炼速度就只会越来越慢,到最后接近停滞!”
听着秦浩的诉说,凤瀚然逐渐眯起眼睛,瞳孔深处浮现出一丝疑惑。
“等等,同为【不灭真龙】,为什么李瑞能进阶秘钻?”
秦浩气息一滞,沉默许久,最后才苦笑摇摇头。
“我不知道,但硬要解释的话,那就是他的成长性超越了神明。”
“这不可能!”
凤瀚然下意识的惊呼一声,但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李瑞这些年来的战绩,迟疑的蹙起眉头。
腹黑极品妻 小雏菊
杀戮录 卖女孩的火柴
如果从觉醒阶算起,李瑞几乎稳定的一年提升一个能级,原本以为是灵气复苏导致的超凡力量提升难度降低,但现在看来,即便没有灵气复苏,李瑞也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才会诞生一个的超级天才。
以凡人之躯超越神明,历史上这种人一般都有个共同的名字——圣人!
心境一片激荡,凤瀚然脑中不禁闪烁一个大胆的想法。
李瑞的名字会不会和李聃一样,永远印刻在【中华】的基因中,甚至成为某些神明都顶礼膜拜的对象?
“不管结论多么不可思议,但现实就摆在我们面前,李瑞作为第一名专修【永恒不灭无量劫】进阶秘钻的【不灭真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比我们更接近真神。”
“而王磊……虽然他天资过人,心智坚毅,但长久的停滞也许让他产生了自我怀疑。”
“可能就是这一丝自我怀疑,让他无瑕不动的心境裂开一丝缝隙,给了来自宇宙暗面的力量以可乘之机……”
秦浩幽幽叹息一声,满脸苦涩。
“但看起来,你似乎一点也不感觉意外?”
凤瀚然紧盯着他的双眼,清澈眼眸中酝酿着淡淡神光。
“他是我们不灭一系挑选出来的麒麟儿,也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期望,几十个秘境的资源倾泻在他一个人身上,我们甚至为他去猎杀神话种……”
“但最终,我们依旧没能帮他补上“人”的短板,海量的资源沉淀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