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当夜。
钟文召集了众人,就连自己师傅也在其内。
“师傅,还有诸位,我准备过两日离开,前去寻找血玉子,以及火蛟。”钟文先是向着李道陵以及鬼手行了一礼后,这才开口说道。
对于这事。
钟文断然是不能不去的。
哪怕有了地炎果,钟文也不可能停下脚步。
自己女的性命才是重中之重。
即便有着地炎果可以缓几年时间。
可几年时间一过呢?到了十二岁的时候,钟文难道就这么看着九儿承受那极寒之苦吗?
身为父亲的他,断然是不可能如此的。
所以。
这才有了钟文再一次的决定之事来。
坐在一边的曼清。
知道这事还只能由着钟文去寻找。
旁人想去,也没有那个实力。
血玉子也好,火蛟也罢。
这两种东西虽说只要得其一即可让九儿性命无忧。
可这两样东西在哪,谁也不知道。
李道陵看了看曼清,随之又看向钟文,“九首,你去吧,有着鬼手前辈在,想来也没有谁敢前来闹事的。”
弟子之言,身为师傅的李道陵,是知道的。
一来。
人生如果有彩排
是担心龙泉观。
二来。
也是因为身为父亲,要为九儿寻药去。
而其他人,却是不好多说什么话,只是向着钟文说着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语。
几日后。
钟文再一次的背上包袱,拿上武器,离开了龙泉观。
可没想到。
这第二日。
禄存她们却是返回了龙泉观。
就连右弼她们,也在下一日返回了龙泉观。
“九首交待,让你们前往天地宗,而你们的宗主钟藜,身上的伤已是治好,正带着破军她们二人重建天地宗。”李道陵见这四人已是返回,向着四人交待着话来。
“李道长,敢问长老为何不再让我们再次出发寻找呢?”禄存听完李道陵的话后,心中不解。
“九首担心你们会破上一些外敌,所以建议你们即刻前往天地宗,好好修习天地宗的功法,待以后如果你们有所成了,再来帮九首吧。”李道陵又言道。
这事。
他李道陵也不好解释什么。
他人宗门的事情,他也只是复述着自己弟子的话罢了。
谁让自己弟子乃是这天地宗的长老呢。
况且。
天地宗的已经有一位新的宗主了,钟文虽说乃是长老,可依然不会过多的插手天地宗的事情。
再者。
天地宗重建,需要人手。
从宗主到下面的几个弟子的身手又不是很高强。
钟文想让她们去帮忙,还怕出问题呢。
所以。
钟文这才有了这么一个安排。
禄存她们得了话后,最终低下头来。
当天。
四人背上行囊,往着天地宗奔去。
而此时。
钟文已是抵达墨门外围。
“九首道长,墨离说不想见你,还请你回去吧,况且,我墨门已是封山,也不便再招待你了。”一位墨门弟子正向着钟文喊着话。
“还请再去通报一下,就说我九首真心有重要的事情,想请墨离帮忙,只需要墨离前来一会即可,最多半刻钟时间。”钟文不甘心的说道。
墨门封山。
这代表着不接待任何人。
钟文即便乃是所谓的无上高手,可也不好擅闯进这墨门之内。
况且。
此时的钟文,乃是有求于墨离。
那墨门弟子闻话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那行,我再去禀报一次,如果墨离不想见你,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时过两刻钟后。
那墨门弟子再一次的返回,“九首道长,真抱歉,墨离真的不想见你,还请离开吧。”
钟文闻话后,知道自己此次前来墨门所求是不得了。
最终。
钟文只得离开墨门。
一离开墨门的钟文,纵身往着东北部方向而去。
一路所遇,皆是山林。
当然。
还有一些林中人。
此时代的白山黑水间。
人员肯定是有的。
只不过这些人少有与外界联系罢了。
吃穿用度等,皆以猎人的形式存在于这世上。
而此时。
墨门内。
坐在树屋中的墨离,面无表情的看着树屋的木板。
在不久前。
她得知钟文前来寻她,可她最终也没答应见一见钟文。
而此时。
墨离却是有些后悔了。
自己曾经喜欢的人。
如果没有那几年,没有那些事。
说不定自己一直快快乐乐的,与着九首时不时的逗逗嘴,耍乐一番,甚至,那个可爱的九儿,乃是自己的女儿。
而如今。
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这种不可能。
让墨离陷入了一种悲伤的情绪当中,许久,许久。
此刻。
皇室偶像公主法則
钟文已是到了海峡边。
钟文看着大海之上的庞然大物的身影,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如此多的庞然大物,在不知道多年后,会慢慢被的捕杀。
而这其中。
以扶桑国为最。
不过。
軍王狂後之帝君有毒
钟文虽说是感慨万千。
但对于大海之中的世界,却是好奇不已。
三魂聚
有道是。
越是不知的地方,钟文越是好奇。
就好比这大海,大洋内。
前世。
钟文听闻有美人鱼。
而且,还听闻海底之下,还有着某种类似于人类一般的生物存在。
至于有没有?
钟文不知道。
在没有把整个大海大洋弄干之前,一切的猜想,猜测,都是枉然。
如果依着达尔文的进化论来说。
人类是从细胞等东西演变过来的。
那这大海之下,有其他类似于人类一般的生物,也不可厚非不是?
“唉!!!我这想的什么东西,还是赶紧渡过海峡,去寻找贪狼她们才是紧要之事。”钟文摇了摇头,自叹了一声。
随即。
钟文纵身而起,踏雪无痕施展,往着海峡的对岸奔袭而去。
依着钟文的实力,如全力奔袭的话。
两百里的距离。
也就两三刻钟的时间就能抵达对岸了。
不过。
钟文也没有全力,到是依如往常一般,催动着内气,往着对岸而去。
半个多时辰后。
钟文抵达了对岸。
一抵达对岸之后,钟文只是静静的回看了一眼自己来所来的方向。
随即。
腾身而起,往着远处奔去。
到处都是积雪。
可谓是荒无人烟,连鸟都少有。
随着钟文一入这大陆不久后,就遇上了一批人。
而这一批人,钟文一看之下,还以为是汉人。
当钟文细看之下,这才想起。
这群人乃是当地人,并非汉人,只不过与汉人长得太过相像罢了。
爱斯基摩人。
也就是后来被改称的因纽特人。
对于因纽特人,钟文前世只是听闻过,但却是从未真实见过。
而这一次却是见到了因纽特人。
天梦宝贝
这让钟文还特意看了看这些人的长相,以及生活方式。
好半天下来。
钟文也就失去了兴趣。
对于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为何还生存着这样一群人,钟文无力去深究。
蓋世強者
或许。
这些因纽特人,还真有可能是来自于华夏。
毕竟。
因纽特人,乃是纯正的黄种人。
没了什么兴趣的钟文。
继续追踪着贪狼她们留下来的痕迹,往着北部而去。
几天里。
钟文在这大陆北部,见到过好一些的因纽特人,以及一些土著。
虽不多,但也有一些。
可是。
几天下来,钟文除了追查到了贪狼她们的痕迹之外,却是连人影都未见着,这不得不让钟文心中生起了一丝的担忧来。
随后。
钟文又是追踪着痕迹,往着南部方向奔袭而去。
又是连过了好些天。
随着钟文抵达到了一处戈壁之时,这才瞧见了远处正在卖力挖着什么东西的文曲。
“文曲。”钟文见到那身影之后,心中异常的高兴,随即大声的向着那挖着东西的文曲大喊了一声。
文曲此时却是在挖着什么,听到突如其来的呼喊声后,随即站起身来。
当文曲见到远处奔来的钟文后,心中也是兴奋不已,“长老。”
几个月下来。
一人孤独的奔走在这片陌生之地。
难免生出一些思念家乡的情愫来。
虽说见识到了这片大陆上的生活,地域,以及人类。
可文曲依然想念家乡的熟悉。
当钟文纵身而至后,瞧着文曲,身上无伤,一切完好,心中甚喜,“我这几日寻着你留下来的踪迹,终于是在这里寻到了你,真好。”
是的。
是真好。
在异乡大陆,又能寻到文曲,哪里会不好。
老夫的少女心 落日之淚
“长老,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要晚些时间来吗?难道你寻到别的奇药了?”文曲高兴过后,这才向着钟文打探了起来。
“天冰子和地炎果已是寻到,现在唯剩下另外两种了,对了,你在挖什么?”钟文随口回应了一声后,看向地上。
地面之上,看着并没有什么,这让钟文有些不解。
文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长老,你不是说要在这里挖一种叫什么花生的嘛,我看着这株植物有点像,所以挖挖看看。”
“哈哈,这可不是花生,这应该是某种野草,好了,别挖了,我们走吧,一路往南去寻找贪狼和左辅去。”钟文细细看了看地面,哪里有花生的踪迹,就连叶子都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文曲尴尬的笑了笑后点头,“好的,长老。”
随即。
二人纵身而上,往着南部方向奔去。
不过。
二人的速度,却是慢的有些不像话了。
毕竟。
难得来这片大陆。
钟文除了要寻找奇药之外,还要寻找各种种子。
其中。
以花生,瓜子,南瓜,玉米,红薯这些为最。
(各物种的原产地,是华夏还是南美洲,或者其他地方,此事不议论,毕竟,这事乃是一件无法论得下去的事情。)
当然。
在这些种子之上,还有一道让钟文魂牵梦绕之物,辣椒。
钟文不知道这些物种生长在这片大陆的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是南还是北。
所以只能慢慢的行进,一边寻找,一边查探贪狼她们二人所留下来的痕迹。
这不。
此刻二人正在一片戈壁上游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