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周珊的确是个有趣的年轻人。我之所以那么信任她,是因为她其实和我是同一类人。她很能守得住话,没人问起的,她从不主动说。她每次都会带给大家好消息。与她聊天,丝毫不用带着戒备心理,很轻松。
昏嫁誤娶
“你婆婆就这么回老家了,以后真的不来了?”
“嗯,大概率是这样吧,”我望着小宝和悠悠。“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我可想当个被人永远呵护的小女人了。”
农女攻略:将军请小心
“你老公对你不是挺好的嘛?你看他,长得又高又帅,听说还多金,你已经很幸福了。”
“多金?这从何说起?”我疑惑的看着悠悠的妈妈。
“你婆婆之前跟谁聊天说的,她说她儿子开公司的,后来大家一传十,十传百的,很多人都知道的。你看,咱们这群人里,也就你们家住的是自己买的房子呢!”
我笑笑,并不做任何解释。这套房子,想必也被婆婆说成了是她儿子挣来的吧!她一定是将所有好的一面都安在她儿子头上,所有不好的都套在我身上。“你知道我为什么结婚十年了,孩子才那么点儿大妈?”
“身体有病?”
“不是啊,是刚结婚的时候,一无所有。那时候,我和我老公一边工作,一边还都兼职,买房子时,手抚凑不够,还向一个朋友借了十来万。那几年,我们过的可凄惨了。那时候我工资也没这么高的。”
“啊?你家房子不是你婆家出钱买的吗?我明明听到你婆婆之前亲口告诉我们的,她还说你家可抠了,结婚什么都没陪嫁之类的。”
“呵呵,我婆婆就是那样的人。她一向将自己描绘的很伟大,别人都不好,也都不如她。”
“你之前有没有跟你婆婆吵过架?”
吃心壹片
“你问的好直接啊,我得好好想该怎么回答你。”
“哎呀呀,咱们都这么熟了,你就实话实说呗。”
墓之魂
“那不行啊,我得把我描绘得好一些呀。你说我今天私下给你说我婆婆不好的话,算不算背地说人坏话,会不会被老天爷惩罚?”
“不会的,我保证!”
“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与任何人相处,只要处不好,一定是双方都有问题。我家的婆媳矛盾在于,我承认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可是我婆婆从不承认她有问题。她总是让我顺着她,一切都听她的。你觉得这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了。你们因为什么事吵架?”
“可多了呢!”我回忆着,“不过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有时候因为生活习惯和饮食,有时候会因为照顾孩子方面。你没经常接触过她,她很清高,又强势。她在家里经常不给我们好脸色。哎,不说了吧,总之一言难尽,说出来都是泪。我之前跟她大吵过好几次,我辞职就是想让她走,我不想跟她一起住。憋屈得慌!”
婆媳,是我掩藏于心底的最不愿与人说的话题。如果非让我说,我能说上几天几夜。我不知别人家婆媳都是怎么处的。反正我家婆媳只要在一起,就冰与火,永远是对立的。某种意义上讲,我与她都是外姓人,她也只不过是早几十年先于我嫁入这个家庭。我们两个外姓人难道不应该好好团结起来,把这个家过好吗?
可是,她偏不啊!我总觉得她处处与我作对,她也总觉得我时时刻刻再找她的茬儿,挑她的不是。时间久了,谁都不服气谁,谁都不想包容谁。毕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干嘛要忍着对方呢?于是我们经常横眉竖眼、我们经常大吵大闹,我们甚至大打出手。每次战争,皆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起。
任何人与人之间的相处,都需要一个磨合期。这个磨合期可长可短,全看自己与双方是否在同一个磁场。我死在与婆婆的磨合期上。我不知道是她先放弃了我,还是我先放弃了她。总之,我们双方谁都不愿意多一点包容,大家都是自私的,谁都不愿意为了所谓的这个家而再去无私的付出。如果非要将我们两人硬生生的捆绑在一起,那我们也不一定会天天吵,有可能时间久了还能成为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可是,究竟要多长时间呢?我们都不愿为此冒险。因为,时间实在是太珍贵了,一不小心,就耗尽了一生。
尘离
没有谁的人生是愿意白白浪费掉的。人人都想活得精彩,活出自我,活得更有价值。就像我,我直到现在也还不能完完全全的接受我已经是个全职妈妈的事实,我还总想着有一天我一定得回归职场,我得挣钱,靠自己挣的钱花着才踏实。可是,我每天都活在自责和愧疚当中,我总觉得我每天只负责照顾小宝是在浪费青春、浪费生命。至少现在,我还不觉得当全职妈妈有多么的光荣和伟大。
常常有人说,我在家照顾孩子啊,那我要是出去工作过了,孩子谁带啊。我带孩子也是有功劳和苦劳的好吗?找保姆不得花钱哪?….可是,女人们啊,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要为了家庭和孩子而放弃自我和职场。女人的一生,不应该只有老公、孩子、家长里短。眼界,你要有眼界。
你要将自己的眼光放得长远些,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你可以为这个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重生之归零
“你婆婆对我们都还算客气,她平时出来吧,除了不正眼看人外,她一直都对我们笑呵呵的。我其实也不怎恶魔喜欢你婆婆,可能是我觉得她老了吧。不过我最讨厌她之前的一个行为,”悠悠妈顿了顿,“反正她以后也不会来了,我就告诉你吧。你儿子之前在小推车摔下来好几次呢!每次都是掉下来,她才看到。”
“真的啊?”
“昂,她可喜欢跟那些老人聊天了。她们当婆婆的在一起,每次说的都是各自家媳妇儿多不好,自己的儿子多有本事之类的话。哎,我都不听的,我听着都上火呢!”悠悠妈喝了口水,“有一次,你儿子在小推车里站起来了,一下子头着地,栽到了就这样的水泥地上。哎呦,当时他哭得撕心裂肺的,把我们几个吓得啊,你婆婆哄了好久,他才不哭。”
我听了悠悠妈的描述,脑子里想象着那个画面,心里慌得不行,一手心的汗。“她之前在的时候从未说过这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