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
小說推薦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
一段暧昧过后,俩人嬉闹着回了酒店。
几十平米的房间内,灯关昏暗,俩人四目相对,呼吸都很急促。
张雪体温升高,耳根红润,双手搂着林枫肩膀眯着眼缓缓向林枫问了过去。
林枫搂住张雪的腰,俩人渐渐黏在一起缓缓往床边挪去……。
一夜激情过后,林枫感觉全身酸疼,可能是好久没运动的缘故。
侧身盯着熟睡中的张雪忍不住向她额头吻去,张雪缓缓睁开眼,林枫轻声说:“愿有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到白头。”
话音刚落,张雪一把扑到林枫怀里,呢喃细语说:“别说这些怀里古董的,我听不懂。”
微风轻轻吹动着飘窗,光絮撒向暖床,林枫轻轻将张雪推开走向窗外,窗外已是艳阳高照、车水马龙。
林枫转身洗漱了一番,随后对张雪说:“张雪,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一趟。”
张雪没有回应,显然是睡着了。
刀纵天魂
出了酒店后的林枫去了优酷找刘少云,然而刘少云并不在办公室里,林枫只有等。
此时的刘少云正在会议室内讨论着关于优酷和坚果娱乐的合作问题要怎么解决。
刘少云说:“这合同不能就这样让林枫那小子撤了,这么大块肥肉无论如何咱们都得吃下!”
“吃,怎么吃,你自己捅出的篓子我们能有什么办法?”会议室内,一肥头大耳的高管怒斥着说。
次元幻境 忘妙
大话西游之超级小白龙 侠扯蛋
刘少云表情痛苦,说实话,他想了一夜都不知道该怎么来解决这事。
办公室内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面面相觑,都在等待,等着有人站出来解决问题。
“要不这样,咱们就以已经进入了流程,无法退款为由拒绝林枫吧!”刘少云提议说。
虽然这种理由很老套,但是这是个屡试不爽的办法,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
“行,只要他林枫不取消和咱们的合作咱们可以谈!”肥头大耳的高管拍着桌子说。
刘少云并不知道林枫已经在他办公室等待,于是掏出手机给林枫打电话说让林枫过来详谈,这才知道林枫已经来到了办公室。
匆忙从会议室走回办公司,连忙微笑着上前准备和林枫握手,不过林枫拒绝了,他伸手抽了根烟出来点上,问刘少云说:“刘总,考虑的怎么样?”
刘少云尴尬地收回了早已伸出去的手,走到办公桌后的柜子里将收藏多年的冰岛拿了出来笑着说:“林总,这事咱们慢慢谈,不急,先喝杯茶润润嗓。”
林枫上下打量了一番刘少云坐回沙发前,想看看刘少云到底会唱哪一出。
刘少云边沏着茶边说:“林枫啊,我看你还是挺厉害的嘛,你那两款游戏很火啊,我看我们公司都有人在玩呢。”
帝鎖美人香
林枫知道刘少云为什么会这么说,无非就是夸夸林枫,好让林枫不好再继续断绝合作。
林枫翘起二看腿笑笑说:“让刘总见笑了,我这两个项目本来就是拿来试水的。”
刘少云一听心里真不是滋味,没想到林枫居然如此狂妄。
紧接着林枫说:“刘总,咱们什么时候退款?”
刘少云抓了抓衣角,扭扭捏捏地说:“那个,林总,流程已经进了后台,款项我们这边推不了了,还请你谅解。”
“退不了是吧,那好,按照合同约定,贵公司已经违约了,把赔偿费给我打过去吧,你们继续推广。”林枫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大意了,这赔偿都得大几十万,这会儿估计不推都不行了。
刘少云急了,起身板着脸说:“说吧,你要怎样才能不追究合同责任,怎样才能让咱们的合作继续下去!”
林枫笑了笑,“刘总,别激动,我说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和贵公司继续合作下去了,只要贵公司退款,至于合同违约问题我可以不追究,这事不为难你吧?”
“砰!”
刘少云狠狠把桌上的茶杯摔了下去,气冲冲走出办公室回到了会议室里。
肥头大耳的高管看了刘少云的表情就知道结果肯定没那么理想,于是问:“具体什么个情况?”
刘少云自暴自弃地说:“操,那小子无论如何都要退款,现在也只能退款了,否则他还要咱们赔偿违约费!”
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一个刚成立不久的破公司居然也敢和优酷谈条件,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出现过的事。
“靠,不退就不退,他一个小屁孩我就不信他还能闹翻天了!”会议室内有人愤怒地说道。
与林枫接触较多的刘少云并不那么认为,再想到如今在网上议论得热火朝天的兆小关事件,打心底里对林枫有了些忌惮。
“不,咱们还是退款吧,这单生意咱们不做也罢,咱们不缺那点钱。”刘少云提议说。
“为什么?”肥头大耳高管问道。
刘少云润了润嗓,“林枫这小子我觉得不简单,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他都敢和企鹅正面撕了起来,没两把刷子根本不敢做这事,咱们优酷就更不用多说了。”
外挂之神
最后,优酷还是决定将林枫用来推广的资金原路返回,拿林枫丝毫没有办法。
临走时,林枫提醒着刘少云说:“刘总,贵公司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被其他公司收购,我劝你做好心理准备。”
刘少云瞬间眉目横生,嘶吼着说:“你小子懂个毛线,优酷都这么成功了,还有谁有那么大能耐来收购我们!”
林枫只是笑笑,既然刘少云那么认为,那就让他继续下去吧,多年以后他绝对会想起林枫说的话。
林枫回到酒店,没想到张雪居然还没起床,难道是是昨晚劳累过度了?
林枫扑倒在张雪面前,摇了摇说:“起床啦,媳妇大人,你看我都办完事回来了。”
张雪猛地睁开眼将林枫拉到被窝里去搂住林枫,林枫也没示弱,没过多久,床单已变得皱着,至于被子,那都跑到床底下去了。
林枫喘着粗气说:“张雪,我太小看你了。”
张雪匍匐在林枫身上,没有说话,只是傻傻盯着林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