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十萬大山的悠閒生活
小說推薦直播十萬大山的悠閒生活
赵语和林书湘的表情都微微有些僵硬,因为身为女人,她们听得懂秦诗话外之音。
只不过,杜风完全没有听出来秦诗说这话的意思。
他以为秦诗是真的想喝绿茶呢!
做好了饭,四个人围坐在一侧,吃了起来。
这副场景,看着还是挺和谐的啊!
三女一男!
“没想到,你这蔬菜这么快都成熟了…….而且吃着还不错呢。”
林书湘一边吃,一边夸赞杜风。
看她这个样子,是真的挺喜欢杜风做的这个菜的。
杜风这才想起来,林书湘离开这边其实也没有多久。那时候杜风还没有决定在断崖这边落脚,这些蔬菜瓜果也还并没有长成熟,所以她根本没有吃到。
“你有没有去菜园那边看过?之前我种的那些都长的非常的茂盛了!”
杜风一直觉得自己在这边生活了好久呢……
“是吗?你之前种的那些全部都冒出来了?而且长成了吗?看不出来你种菜还是挺厉害的。”
两个人这样聊着,赵语在一旁时不时的插嘴,只有秦诗的脸色有些冷。
而且,她貌似并不行喜欢吃这里的饭菜,因为杜风见她挑了半天,就吃了几粒米……不过菜倒是吃了不少。
秦诗见杜风看她,解释道。“上次在你这边连吃了几天,回去我都胖了三斤了。”
所以,她不是不喜欢吃,而是在减肥!
可是减肥,还吃这么多菜干什么?
菜难道不胖吗?
不过,杜风可不敢这样说…….秦诗这种性格的女人,还是不要招惹她了!
“我在直播间里面看见过,你在后山圈养了还有家禽什么的?”
“你怎么一下子养这么多呀!平时能照顾的过来吗?”
“我看你这,比自己上班还要忙呢。”
杜风看了一眼林书湘,笑着摇摇头。 “当时没有想清楚,一时脑热就买了好多。”
“忙是忙了一些。不过这个可不比上班,上班那个是心里累,但这个虽然身体上忙一点,但是身心上还是挺惬意的。”
“你说的有道理。”
“不过,我感觉你这边不管是养的家禽,还是那些蔬菜瓜果,好像都长的都非常的快呀!你瞧,你后山的那个蔷薇花都打了好多花骨朵呢。”
林书湘眼中带着探究的目光。
“是吧,林姐姐!我也感觉杜爷这边种什么好像都挺容易的,是不是因为这边土质的问题啊?”
对于他们两个人的猜测,杜风早就想好了借口。
“可能是林中的气候比较好吧!而且非常的肥沃。”
“再加上我技术也好呀。”
杜风半开玩笑的自夸自擂。
“你还真是一点也不知道谦虚。”
秦诗也忍不住白了一眼杜风,赵语和林书湘抿着嘴笑了起来。
四个人吃好饭,留下杜风独自收拾着碗筷,而林书湘搬了凳子在院子里面整理资料,赵语就是画画。
只有秦诗,霸占了杜风的躺椅,坐在院中一边摇着,一边刮着自己的指甲。
好不惬意!
秦诗果然是最享受的!
杜风见这三个女人各自忙活着,一想到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都是如此,他实在是有些脑壳疼。
这和他自己之前想象的十万大山的生活,可是一点也不一样啊!
他可没有想到,他这里居然这么的招风引蝶,一下人来了这么多美女。
如果是换作之前的他,可能会乐坏了。可是现在他居然半点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他觉得,有人打扰到了他。
唉……他也不由得感叹,难道说自己在十万大山里面,现在居然真的如同了出家的和尚,可以清心寡欲了吗?
他的目光在三个各有不同的美人身上,细细的打量了一圈,最后只能无奈的摇头。
他是不是以后就失去了做男人的乐趣了?
这不行!
秦诗早就注意到了杜风打量着的目光,她心里也在想一个问题,面对着这两个这么强劲的对手,而且此时杜风的心意不明…….她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耗着!
她也没有发现,杜风有刻意偏袒她们中的几人的中的谁?杜风的态度越是不明显,她就越是有些焦急。
她好不容易看中一个男人,绝不想就这么的放弃。
所以她觉得自己还得加把劲比较好。
入夜。
因为山中没啥其他的娱乐方式,所以到了天黑,就各回自己的房间里面忙活了。
而这几天因为山中的人比较多,杜风也没看见杜太郎回来。
烈焰邪神 月宫神主
可能是去山中藏起来了,所以杜风得多操点心了。
既然不能睡这么早,杜风就坐在床上练习铜皮铁骨吐息功法。
“咚咚。”
有人敲杜风得门。
杜风打开门,就见秦诗穿着睡衣站在门外。
杜风堵在门口不让她进,秦诗瞥了他一眼,伸手将他推开,直接进去了屋内。
态度非常得强势……..
哎,杜风无奈得叹口气,看了一眼外面院子,还有赵语喝林书湘那紧闭得房门,将自己的门关了起来。
这要是被别人看见秦诗半夜进了他的房间,指不定怎么误会呢!
寵妻自成——婚天愛地
“你大晚上的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哦,就是想要问问你会不会缝扣子呀?我这个睡衣上面的扣子掉了一颗。”
秦诗说着,掀开自己的睡衣衣角,她红色的睡衣,果然掉了一颗扣子。
所以,就穿着这么…..的睡衣就来敲他的门?
杜风虽然会缝扣子,但是她现在将睡衣穿在身上,自己怎么缝?
秦诗见杜风挑眉,继续又说道。
“哦,我只带了这么一件睡衣。”
“不然的话,你有没有多余的衣服,先借我穿一件?”
多余的衣服……杜风倒是有。
但是都是自己穿过的,这不太好吧?
像是秦诗这种名媛富婆,应该会嫌弃的吧?
杜风下意识的就想拒绝。
“唉,我这个扣子掉了,穿着老是松松垮垮的。你瞧我这衣服……”
都能看见她藏在衣服下细嫩的皮肤了…….
“你就把你的衣服借我穿一次呗!明天我就给你了。我都不嫌弃你你还舍不得?”
唐朝好医生
秦诗斜着眼睛看着杜风,那意思好像在说杜风是多么小气的男人一样。
杜风只好给她找了一件t恤衫,秦诗拿着杜风的t恤衫就回去了。
“等着哈!我换完了就给你。”
秦诗不一会儿就穿着杜风的t恤衫又来到了他房间。
杜风只好拿着秦诗的睡衣,开始给她缝的扣子。
而秦诗并没有打算走,她坐在杜风的旁边,托着下巴认真的看着杜风。
“你说,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这话可有不少人这样说过,可是从秦诗的嘴巴里面说出来,就有点怪怪的味道。
杜风没搭理她,继续缝着手中的扣子。
“这件睡衣,我可是穿了好久的时间,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件。”
所以,跟我说这啥意思呢?
杜风摸着是睡衣的手,突然觉得有些扎手!
这可是睡衣…….一直穿着的…..
不过他镇定下来,又继续缝着扣子。小小的扣子不过就是几根线的问题,他加快速度……
他总感觉自己慢了一步,就真的被秦诗给勾–引了。
“你别乱缝啊!给我缝的好看一点,我这件睡衣可是很贵呢。”
秦诗见杜风速度加快,担心的说道。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粗鲁的人,要不行你自己缝吧。”
杜风脸上严肃。秦诗见杜风这样,又抿嘴笑了起来。
“杜风,你是不是不行啊?”
“你说什么?”
这是在质疑我身为男人的本能!
“那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动心呢?你可知道那件睡衣我每天晚上都穿在身上,可是此时摸在你手中,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过是一件睡衣,我能有什么反应?”
老子又不是变态!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
这秦诗也太小看他了吧?
“那不如,你摸摸我看看有没有啥反应?”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无理的要求!!
咕噜……杜风咽了咽口水,目光在秦诗妖–娆的身段上面看了一圈。
差点一口气没绷住。
杜风一直都知道秦诗是非常大胆的,虽然心中有所防备,当时也挡不住秦诗自己面不红心不跳的提出这样的要求。
身材前凸后翘,大长腿,肤白貌美……..而且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在杜风面前,确实是挺吸引人的!
可是杜风还是有原则在身的,秦诗也是有非常明确的目的的!
在最开始的时候,秦诗就说过,她是希望杜风来当她家上门女婿的!
他可不想当上门女婿!杜风想到这,心头的火气消了不少。
“你要没啥事,你就回你自己房间休息。不要再给我来这一套了。”
杜风板着脸说道。
“我有事呀,你以为我大晚上的不睡美容觉,跑过来是干什么来的?”
“杜风,你松个口!!你跟着我,不会吃亏的。”
“这是吃亏不吃亏的问题吗?你找别人去吧!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小心等会我对你不客气!”
而且还是打死不负责的那种!
“你能对我不客气什么?”
秦诗倒是想知道,把杜风逼急了,他会怎么个不客气法?
她可是等了好久了……
突然……“咚咚”
“杜风,你睡了吗?我找你有点事情。”
是林书湘的声音。
从海贼开始收儿子 猪头少年狼
林书湘打断了杜风的话,也打断了两个人之前的气氛。
来的正是时候,来的恰到好处。
杜风清醒了不少,警告的看了一眼秦诗,走过去给林书湘开门去了。
秦诗知道她和杜风的对话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呆着,平白掉了自己的价!
她扭着腰出去的时候,刚好和外面的林书湘打了个照面。
林书湘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秦诗身上穿着的,属于杜风的衣服…….而杜风的手中,拿着的是秦诗的红色性–感睡衣…….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在房间里面做了什么?
一男一女的……还能做什么事情?
林书湘温柔的脸色,黑了下去,直勾勾的看着杜风,希望能得到他的一个解释。
“杜风,你好好想一想,我随时恭候!”
秦诗像是知道杜风要说什么,头也不回的警告了他一句,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杜风不想搭理秦诗,看向林书湘。“她的衣服扣子掉了,让我给她缝一下。”
戰術天
“你怎么还没休息啊?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杜风侧开身子,让林书湘进来。
你林书湘站在门外看了一眼杜风,最后还是走了进去。
杜风看见林书湘的手中,拿着有许多的相片。
看来林书湘是真的有事情啊。
杜风给林书湘倒了一杯蜂蜜水。
兽血沸腾
“那个,我刚才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林书湘意有所指。缝个扣子,也不用把门关这么紧吧?
“没有啊,刚好就缝好了,她也刚好打算回去的。”
杜风目光坦然的看着林书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你手里面拿的是什么?”
“这是今天出土的一些文物,我拍了一些照片,想拿过来给你看一下。”
“因为孙教授说,是你最先发现的这个古墓的,所以我想顺便问问,你当时是怎么发现的?”
杜风正打算开口,就听见林书湘继续说道。“别拿你和孙教授说那一套说辞,我可是不相信。”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如果你要不方便说的话,我也不会再问了。”
其实从刚开始林书湘到这十万大山的时候,她就有些怀疑杜风。再加上后来回去工作的时候,她越想在十万大山的日子越觉得奇怪。
首先就是自己骨折的腿,后来她也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她不可能再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到这么好!
人的骨头受过伤,多少能够看见一些痕迹,她的骨头上面居然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她晚上也去看杜风养的那些家禽,还有菜地里面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