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呼……呼……”
阵阵寒风呼啸着穿过街道,渐暗下来的夜幕下,街道旁的路灯还亮着,路灯下走过的行人已经开始渐少,步伐匆匆。
小吃摊位后的摊主朝着街上望了望,也已经坐在摊位后,端起了冷了些的饭,吃了起来。
再夹了筷子回锅肉,随意递给了眼馋着的小白鼠,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那街边摊位前的年轻女人,
年轻女人眼底还带着些泪水,恐惧着,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天眼之下,年轻女人周身缠着些阴气,鬼气,的确有同鬼怪有过接触。
“……一路跑,我总感觉他一直都在跟着我……我在同事家里待了一晚上,一晚上我和她都坐在客厅里,开着灯,熬到了第二天白天……”
年轻女人再深吸了口气,眼底还恐惧着,声音止不住着颤抖着,接着说了下去。
“……第二天白天,我没去公司,我想趁着白天再回去我住得地方一趟,我想让我同事她陪着我一起去,但是她实在是害怕的厉害,我只能一个人再回去……我想把我的东西拿出来,我想搬走……”
情患
说着话,年轻女人眼底多了些泪水,恐惧着,浑身颤抖着,说走着,
“……白天的时候,住得那地方的人都出去上班了,整栋楼里都听不到什么动静,楼道里比晚上好些,但还是昏黑一片,我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其他人上楼,只能一个人走了上去……
……我把门打开,就看到客厅里的灯还开着,客厅旁边的卫生间门也敞开着,牙刷就掉在地上,我的拖鞋就在卫生间门边,好像所有东西都和前一天一样……然后,我就一点点,走去了卧室……就看到我的卧室门敞开着……走到卧室门边,我就觉得有股刺骨的凉,就像是风不停的往身上吹……然后我就看到,我的被子被掀开,就像是被睡过……但是昨天晚上,我们跑出去之前,根本就没有往床上躺……”
声音颤抖着,年轻女人眼底恐惧着,浑身也颤抖着,说着,
枕邊屍香
“……我止不住的,就想跑,然后这时候,我身后突然就像是被人搂住了,就像是之前一样,身后根本就没人,但我还是能感觉到我被搂住了……我浑身一下就僵住了,然后被一点点拉着,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我感觉好像是坐在了一个人的身上……然后他的手在摸我……”
恐惧着,眼底带着些泪水,年轻女人颤抖着,
“……然后我开始挣扎,好像挣脱开了,然后我就赶紧跑了出去……”
眼底带着恐惧,望着身前,年轻女人似乎再看到了那一幕,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那姑娘,你现在是从那儿搬出来了?”
阵阵寒风拂过,摊位后的算命老头也似乎有些发毛,望着这年轻女人脸上恐惧的模样,止不住问了句,
“……没有。我害怕他缠上我……之前的室友,是在我搬进来过后,才搬出去的……而且,那鬼……现在只是会有时候摸我……”
蟲群法則
年轻女人摇了摇头,眼底带着些泪水,无助着,有些绝望着,声音颤抖着说道,
“……只是,我害怕,我害怕……”
“……那姑娘,你有找个室友吗?”
旁边,另一个老头忍不住问了句。
女人与狗
“……没有。”
蛇娘诱君
年轻女人浑身还止不住颤抖着,有些泛红的眼底,恐惧还没褪去,摇了摇头,
“我不想害别人。”
“……师傅,您有办法吗,能抓鬼吗,师傅……求求你,师傅,能不能想想办法。”
慌张着,恐惧着,哀求着,年轻女人眼底还带着些泪水,对着摊位后两人一遍遍说着。
……
“……小伙子,还要不要再盛碗饭。”
“不用了。一共多少钱。”
摊位后坐着的摊主抬起头朝着街上望了望,再起身笑呵呵着朝着廉歌招呼了声。
微微摇了摇头,廉歌应了声,摸出张钞票,递给了摊主。
冷血總裁的逃妻 淩雪雪
“……一共是三十六,这是找您的零。”
摊主接过钱,找了零钱,递给了廉歌,再站了站脚,顺着街道上望了望再走回了摊位后坐了下来。
转过视线,再看了眼那摊位前的年轻女人,廉歌收回了目光。
“还是个稀有品种,色鬼。”
微微笑了笑,廉歌再拿起筷子,夹了筷子回锅肉递给了肩上刚吃完块回锅肉,又眼馋着的小白鼠,
小白鼠再捧着回锅肉,接着战斗起来。
……
“……师傅,您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这……”
末世造物主 李雪夜
摊位后的算命老头抬起头,再打量打量了下年轻女人,似乎脸上有些犹豫,
“……姑娘,你先前有找师傅看过吗?”
“……找过。先前的师傅给了我一张符……可是没用……我头天把符求回去,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看到符泡在水里……”
女人眼底恐惧着,浑身颤抖着,有些绝望着说着,又再朝着摊位后的算命老头哀求道,
“……师傅,师傅,您能不能想想办法……”
“……这个……贫道道行粗浅……”
算命老头手放在兜里,似乎想摸出什么,听着女人的话,又顿住了手,再望了望年轻女人,说道。
“……师傅,你想想办法,想想办法吧……您跟我过去看一眼,看一眼吧,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求求你……求求你……”
“……师傅,我能给你钱,能给你钱……求求你想想办法,跟我过去看看……想想办法吧……”
“……你能给多少?”
那算命老头听着这话,再看着年轻女人出声问道,
“……我这有……我卡里还有几千,都给你,师傅,你想想办法吧,师傅,你就跟着我过去看一眼吧……”
女人摸索着,从裹着厚实的衣裳兜里摸出些零钱,手机,银行卡,再哀求着,慌忙着冲着算命老头说着,
“……那鬼怪真只曾摸了摸你的话……贫道虽然道行粗浅,不过镇邪驱鬼的法事还是懂些的……”
“……谢谢师傅,谢谢师傅,我住得地方就在那边……”
算命老头再笑呵呵着说着。旁边另一个老头给他使了个眼色,见他没反应,还伸手拽了拽他。
女人见算命老头应了下来,赶紧说着,领着路,往前走去。
那算命老头跟着站起了身,将摊子前的布收了下,扔到了旁边老头摊位上,
“……他娘的,终于开张了今天……老徐,把这东西给我带回去……”
“……这事儿听着就他娘邪门……我他娘都发毛……”
旁边那老头压低着声音说着,再打量打量了下那年轻女人,
万界最牛群主 梦回夕照
網遊之天妒鬼才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指不定就是些小事呢,说不定就是她自个吓自个……哪来那么多鬼……我去看看,做个法事我就走……”
算命老头说着,跟着那年轻女人走去。
一阵寒风吹过,顺着衣领往衣服里钻着,算命老头止不住打了个哆嗦,脚步缓了缓,紧接着,还是跟着年轻女人往前走去。
混在漫威世界的疾风亚索
“……两个人一块……那鬼应该不会就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