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陈东青在村中快步离开,村民们继续指指点点,好似陈东青犯下什么大错一样。
因为是跑步过来,再加上刚刚急火攻心,陈东青整个人都晕乎乎地。
走着走着,一抬头,发现一个人正挡在身前。
“晓君?”
来人正是苏晓君,她满目心疼地看着陈东青。
“东青……你是不是遇到困难了?”
也没等陈东青回答,苏晓君掏出一个带着淡淡花草香味的荷包来。
总裁的限制级宠妻 荼蘼青
“我这里……有些存着的一点零钱,你……你都拿去吧,能帮你多少就是多少。”
看着鼓鼓囊囊的荷包,陈东青心下一酸。
他还想着怎么迎娶苏晓君,结果现在却是需要苏晓君帮忙……
苏晓君家是什么背景,他也是蛮清楚的,就算苏晓君平时再怎么省吃俭用,也省不下多少。
荷包鼓鼓囊囊,大概是塞满了几分几毛……
农门娇
这样的钱,对自己也帮不上什么,更不好意思接过!
“我没事,晓君。”
陈东青强憋出了一个笑容,轻轻摸了摸苏晓君的头,温柔地说道。
“等我回来,我会向你们家提亲,咱们都搬去市区,每天好吃好玩,你就负责在家貌美如花,我在外头赚钱养家。”
这句温柔的话语,没有让苏晓君露出笑容,而是让她眼眶奔涌出泪水。
“我……”
“我……”
苏晓君一手擦着眼泪,一边止不住地啜泣着。
脸蛋都急红了,看着让人颇为心疼。
“我该走了,市区还需要我统筹,这一次的事情,我一定搞得好,你放心吧!不用为我担心。”
陈东青轻轻抚着苏晓君的脸颊,将划过脸庞的泪水擦拭干净。
他虽然看见了流泪,却看不见,苏晓君深处的悲伤。
“好了,我该走了。”
淡淡一笑,转身离去,忍着心中的伤痛,继续前行!
他现在算是赌上了自己的家、赌上自己的将来,只要在这两个星期,三十万再博出另外十万,就可以打出翻身的仗!
不难!这一点都不难!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我暗示催眠,陈东青在心底反反复复地念叨着,好似可以从中获得信心。
村口一伙年轻人,看着失魂落魄的陈东青,玩味地一笑。
然后那几人又围成一团,在村里小卖部,站成了一排,一人拿着一瓶玻璃瓶装的可乐,嘴里都衔着一根吸管,嘟嘟囔囔地聊着天。
“广爷,就是这家伙,坏了你的好事?”
“看那小子的模样,跟广爷真是差得远了!”
原来,这又是附近村子里的人,还有些是市区下来的小二世祖。
而这帮人,领头为首的那人,就是前些日子,抬不起头的赵广!
但现在的赵广,带着一伙年轻小鬼,在村里的小卖部门口,一边喝着汽水,一边在闲聊。
“对!就是这小子,你们都给我记着,以后上了市区,见着他,就给老子整他。”
赵广攥紧了手中的玻璃瓶,好像要将手里的瓶子抓爆一样。
他的满眼都是火光,陈东青带着村民抓奸的那个晚上,就好像在昨天一样。
恼怒!耻辱!
这两个词,再次充斥着他的脑袋,自从那晚之后,他就不好意思在村里抬头走路。
待在家里,也给自己的老爹老娘痛骂,在哪里都不得劲。
好像全天下都带着把刀子对着自己似的,每行一步,每行一事,就是一把刀子在心口上划口。
烦闷的他,拿着家里的钱,跑到市区找乐子,正巧碰到了市区的一个混混头子。
那个混混头子,在和赵广酒肉一轮之后,说要和他认作兄弟。
这不,身边围着的这帮人,就是他从外头带来的兄弟!
自从有了这帮兄弟,村里的人,再也不敢用那种嘲笑的眼神来看自己了!
就算是自己的老爹,也不敢对自己说什么!
因为老爹第一眼看到这些兄弟,就多嘴说了些不讨喜的话,当时就被自己领头教训了一顿!
现在,窝在家里,不敢见人的就是自己的老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可真够可笑的!
又没有什么本事,前几天找陈东青家人的霉气,居然自己被揍得一鼻子灰!
呵呵!
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窝囊的爹!
“广哥,你老婆在那头跟人哭哭啼啼,你就不心疼?啊哈哈哈!”
身边一小跟班,指着擦干眼泪准备回家的苏晓君,干笑了两声。
结果,下一秒就被赵广甩了一巴掌。
“那个臭B子,你好意思说她是我老婆?你什么意思啊?!”
赵广刚才明明还在跟他们讲着荤段子,谁知一听这话,就发起火来。
那跟班捂着脸,不知道为什么触了赵广的霉头。
“那条婆,还不配老子给她享受!”
一品贱妃:奴家要逆天 凌七七
赵广是气啊!
气这苏晓君,气这苏红卫!
竟然还真把婚事给取消了!
到嘴的妹子,竟然就这么跑了!
周围的小弟,见赵广正在气头,也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若无其事地喝着可乐。
赵广看了看苏晓君离去的背影,在脑子里,幻想着自己和苏晓君的洞房花烛夜……
想着想着,真是一股子火。
既有怒火,又有妒火,还有一股Y火。
“妈的,得想个办法干了这家伙。”
梦幻救赎 风过花落如垂泪
赵广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他看了看周围的小弟们,自打出生开始,他都没有此刻这么膨胀。
“陈东青马上就要完蛋了,小娘皮还是跟着本大爷吧!”
赵广突然大喊起来,把路过的村民都吓了一跳。
要是放在之前,他指定会感觉到万分尴尬,但是现在的他,如同天性解放了一样。
身穿一件衬衣,就只系着下半部的扣子,上半部就空出来,露出健硕的胸肌。
一改原来的书生气,显得狂野许多!完全就是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
这也全赖陈东青!
把村民眼中,他的良好形象都给推翻了!
衣冠禽兽既然也装不住了!那干脆就不装了!老子就是禽兽!看看谁敢惹老子!
苏晓君啊!苏晓君!
想跑出我的五指山?呵呵呵呵……
想都不要想!
赵广继而发出狂笑,周围的人,都用看很疯子的眼神,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