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巴赫不愛練琴

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起點-785.實力寵粉!作客東方衛視的靦腆青年相伴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丽子一瞬有一种被宠爱的错觉。
没错,或许有点恬不知耻,但她就是这么想的。
没人知道她有多么喜欢莫扎特的音乐,可能在旁人看来她只是附庸风雅。
但她毫不在意,没有人规定谁不能喜欢什么样的音乐。
而且是秦键的钢琴让她更一步的拉近了与莫扎特之间的距离。
她美滋滋的将两块蛋糕仔细的打包好,与牛奶一同推到了吧台上。
“谢谢,”秦键掏出手机,“多少钱?”
丽子鼓起勇气:“秦老师,可以让我请你吗?”
秦键知道这的东西可不便宜,“谢谢,不用了。”
丽子见秦键拒绝,便没直意表达什么,“秦老师,一共87.6元。”
秦键付了钱才想起来,“抱歉抱歉。”说着把衬衣兜里的笔放到了吧台上,“你的笔。”
丽子这才意识到刚才来借笔的人是秦键,忙急声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秦老师,我刚才有点急事不知道是您,我内个…”
“没关系。”秦键摆手,“对了,还要两根生日蜡烛,只要两根。”
丽子哦的一声忙蹲到柜台的另一测,秦键的目光随之跟去。
接着只见丽子从另一侧柜台下取出了两根包装精致的蜡烛,两个蜡烛与她去年送给秦键的那只蜡烛一摸一样。
去年她误以为‘秦键是个落魄爸爸要给孩子过一岁生日’而送了对方一根蜡烛。
秦键显然没有忘记那一幕,虽然他不知道当时丽子脑海里的想法,但是这一次他注意到了,这个蜡烛是有标价的,一根18元。
但是对方去年直接送给了他。
取出蜡烛,丽子站了起来,伸出手。
“送您。”这次她的语气很坚决,眼神中充满了一丝丝的期望。
这时吧台的音乐又切了,从k331的第二乐章切换到了k466的第三乐章。
秦键不禁觉得好笑,他接过丽子递过来的蜡烛,“你平时都是随机播放吗,不按一二三乐章来吗?”
丽子啊的一声吐了下舌头,“我从来都是把每一段当成一首单独的歌。”
秦键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心道有趣。
他本想纠正对方一首作品应该按照一二三乐章的顺序来听,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人规定必须要按照这个顺序才能听古典音乐。
“那你最喜欢哪一首歌?”秦键问。
“第二十四首协奏曲的,第三乐章?”丽子不假思索说道,并尝试着用秦键‘乐章’的说法。
“谢谢,我也最喜欢k491的第三段。”
秦键开心于丽子的回答,他看了眼时间,快三点了,自己该走了。
目光扫过手上的蜡烛,片刻,“今晚有我的音乐会。”
又是一瞬,听到偶像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丽子甚至连2888的票都敢想了。
丽子嗯嗯嗯的猛点了几下头。
“票买到了?”秦键知道海市站的票很难买。
丽子不假思索的再次猛点了几下头。
秦键也点了点头,“谢谢你,明天中午12点之前可以退票。”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写满字的精致门票。
接着他把票轻轻的推到了丽子身前,“我想这个位置更适合听现场。”
说罢拎起牛奶蛋糕,不带丽子反应,他拿着蜡烛离开了咖啡厅。
秦键离去后,咖啡厅回归了平静。
丽子回过神,面前空荡荡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
她小心翼翼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票。
烫手的金边旁大写着‘5288’。
‘7排03’
七排03下面。
‘老克,生日快乐’
‘秦键,15.12.06’
再次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这张票上的潦草字迹。
丽子不知道谁是老克,她只知道这是一张无价之宝。
他将秦键送她的票连同秦键用过的铅笔一同仔细收起,接着拿起了手机。

咖啡厅门口的十字马路旁的垃圾桶旁,秦键将两支蜡烛插到了桶盖的奶油蛋糕上。
点燃一瞬,他唱了几句生日快乐。
像是一个午夜流浪街头的醉汉。
他对着燃着的蜡烛给克里斯解释说,“票送人了,没得给你烧了,你就多吃两口蛋糕吧。”
“我觉得挺好,你应该也觉得不错。”

接着他转身回到了车上。
“宋姐,辛苦。”
他一上车就把另一份牛奶蛋糕递给了宋玲。
“不辛苦,”宋玲接过蛋糕,奶油的香味钻鼻,“好香,谢谢咯。”
她将蛋糕放到一旁,转头问道:“下一站?”
“酒店。”
秦键拿出手机,小胖段发了张看似可可爱爱的自拍。
看的他体内的小火苗到处乱窜。
车子再次启动。

海事站的音乐会是秦键南下9站最大的一站,这一躺海市之行他不但要完成音乐会,音乐会前还有一个东方卫视的采访节目。
这是他第一次录制国内的电视节目。
乐平的安排显然易见,继续制造秦键的上镜率。
睡醒一早,秦键和封子言赵一诺二人一起吃了顿饭,顺便把答应两人的票给了两人。
饭后他乘车赶往了东方卫视大厦。
化妆,换衣服,做造型。
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结束后,他走进访谈舞台。
舞台不大,台下围桌了些观众。
观众们鼓起掌,秦键点头微笑着迎向了起身的主持人杨兰。
“您好,杨老师。”
“秦键你好。”杨兰优雅大方的与秦键握了下手,“来先跟我们的热情观众打声招呼。”
“大家好,我是秦键。”
台下掌声和呼唤声更甚。
杨兰:“请坐。”
掌声落下,现场安静了下来。
杨兰:“刚才已经向大家介绍过你了。”
秦键笑:“我化妆的时候听有到。”
“哎,你能先给解释一个现象吗?”杨兰伸手环了一群台下,“为什么她们都是女生?”
台下笑。
秦键腼腆的咧了咧嘴:“这我也不知道啊,哈哈。”
引夫入局,国民老公婚了吧! 苏巧
台下哄笑的更厉害了。
笑声过后,杨兰接过话:“其实我想这个魅力是双重的,既有音乐的魅力,也有个人的魅力。”
说着她看向观众席,“大家是不是可以认同。”
“是!”
台下响应。
采访间的气氛就在杨兰的几句拉扯之间渐渐的热了起来。
言归正传。
杨兰:“这一次的全国巡演已经接近尾声,可以谈谈你这一段时间以来你的感受吗,我们都知道,这一次你的巡演日程安排的很紧密。”

xfmcv精品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ptt-747. 聚與離,伊多的禮物,“加油啊段冉”展示-wmwc2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18:30,两人出发去了华沙音乐厅。
如果可以秦键今晚真的不想再去音乐厅了,他想陪段冉出去走走转转顺便把上午承诺对方的好吃的兑现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可是没有办法,作为金奖得主他必须要出席全部三场音乐会。
他不仅要参加埃德蒙多的音乐会,还有明晚亚当斯的,这是大赛主办方的安排。

今晚埃德蒙多带来音乐会开的格外惊艳。
不仅秦键这么认为,包括布兰哈诺的不少评委都有如此感觉。
埃德蒙多的演奏仿佛在肖邦大赛结束之后一下成熟了起来。
上半场他演奏的曲目都是他的参赛曲目,其中也包括了波兰舞曲和练习曲还有op41一整套玛祖卡。
下半场埃德蒙多与秦键一样演奏了肖邦第二号协奏曲。
埃德蒙多的比赛舞台和音乐会现场仿佛两个世界。
他在音乐会现场的演出时,像是一边弹一边会萌生出一些想法然后即可融会到指下,给人一种无比新鲜又充满灵性的感觉。
在肖二的演奏中,埃德蒙多再次化身那个肖邦式的抒情主义者。
较之决赛赛场,他今天的表演更接近本能,抑或直观,或是无意识的倾情。
音乐会结束时,观众们为他献上了掌声。
至少在这一场音乐里,埃德蒙多向世界证明了他银奖得主的身份。
甚至有观众觉得如果埃德蒙多在前天的决赛中可以拿出今晚的发挥,那比赛的结果就不一定了。
可是没有如果。
掌声下,腼腆的波兰青年摘掉眼镜向台下鞠了一躬,然后他又向悬挂在舞台上的肖邦画像聚了一躬。
这一刻,这一幕,秦键感动。
作为一个华国人他无法感同身受埃德蒙多的内心情感,但他能理解埃德蒙多对于肖邦的情感。

音乐会结束后,秦键的饭局继续。
今晚是老酒保摆的贺喜宴,老家伙后天就要回卑尔根了。
今晚的主角依然是秦键段冉二人。
皇后殇 红叶沾襟
作陪还是沈清辞廖林君。
遗憾的是老阿瑟德和伊多没有来,不过对此老酒保在饭桌上没有多说什么。
一顿饭吃的有滋有味,众人吃吃喝喝聊了很多。
秦键就合约一事又请教了几人,他本就打算等段冉明天走了专门找沈清辞廖林君再好好问问。
几人给出的说法和建议和段宏差不多。
老酒保问秦键打算什么时候去维也纳,这个问题在坐的人都知道,只是具体时间中众人还不清楚。
小胖段更是扎起了耳朵。
“最晚明年4月吧?”秦键不确定的看向沈清辞,“我打算这趟回去就向维也纳音乐学院提交申请,您看?”
“看什么看,”沈清辞笑骂道,“你小子想什么时候走我说了哪算。”
众人笑。
不过笑归笑,“你要是打算早点过去还真得提前准备,申请书无所谓,主要是办留学签证的事情不能耽误。”廖林君插话道,“入学推荐信等回国我就帮你写。”
我的二次元女友
“谢沈哥,谢林君姐。秦键举杯敬酒。
一仰而尽,放下酒杯他话题一转,一本正经道“你们什么时候回国准备大事啊?”
大事自然是大喜事。
“后天就回去了,你呢?“廖林君问。
“11月2号,”秦键回答道,“26号要去克拉科夫,29号要去格但斯克,两场音乐会开完31号还有一个华沙的电视台节目要录。”
廖林君打趣道:“日程挺紧。”
秦键无奈:“这都是大赛协议书里的事项。”
“挺好,总之不管到哪注意安全就好。”廖林君忽然想到什么,“巡演计划呢?也定在明年了吗?”
秦键道:“主办方还没有正式找我谈这事,不过昨天下午彩排的时候马瑞克指挥倒是问我了,我暂时还没有这个计划,年底先把唱片录了吧。”
沈清辞:“巡演不用着急,等你到维也纳稳定下来再说,金奖协议书里的巡演协议是在获奖十四个自然月之内完成就可以。”
秦键还没见到金奖协议书,不过有沈清辞这个话他就放心了。
“那就好。”秦键叹了叹,如果短期内就要开启巡演他真是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不过回国之后你也闲不了,”沈清辞接着说道,“不论怎么样,今年国内的几场音乐会你还是必须得去的。”
“是政治任务吗?”段冉疑声道,她舍不得秦键那么忙碌。
沈清辞看向段冉叹道:“这是好事,借着夺冠的热度,秦键应该开这几场音乐会,这对他未来在国内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段冉唔了一声,桌子下,秦键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腿。
话题说到最后又聊到了沈廖二人的婚礼上。
散场前秦键为二人承诺了一个惊喜。
小胖段好奇,秦键在酒桌上选择了保密。

散场后,大家各回酒店。
临上车前,老酒保将一个粗糙的小礼盒交给了秦键。
“这是?”秦键好奇道。
老酒保难得的没有开玩笑:“这是伊多送你的冠军礼物。”
秦键诧异,他没想到,“那他今晚?”
老酒保:“昨晚你的音乐会结束之后阿萨德就带着伊多离开了华沙。”
秦键心中一紧,“他们去哪了?”
“卑尔根。”老酒保说着和段冉挥了挥手,“下次见,亲爱的。”
“再见波特叔叔。”
车子驶出。
几人在华沙的街头告别,下次的五人再相聚又不知是何时何地。

回到酒店秦键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伊多的礼物,
一个小布偶。
是他为伊多在卫生间里捡回来的那个小布偶。
一时百感交集。
秦键遗憾没有最后见上伊多一面。
还好他们只是去了卑尔根。
心里想着,他将布偶小心的装回礼盒,装到了行李箱里。
这个礼物对他来说格外珍贵。
秦键坐在床边沉思着。
段冉没有打搅他一个人偷偷去洗澡了。

这一夜。
注定是那样的一夜。
离别前的交缠。
只有不舍与不知疲倦。

次日一早,秦键表示自己已经不行了。
但这一次是小胖段没有放过他。
“全是我的。”

机场吻别,段冉飞向了巴黎。
带着满满的爱和一枚水晶奖章上路,她觉得自己才是这一趟的最大赢家。
只是接下来的一段,她又得一个人上路了。
不过~
“加油啊,段冉!”

回到酒店,秦键再次补觉。
中午,一封邀请函送到了他的酒店房间。
‘施坦威艺术家的请柬——波德莱尔’

© 2021 依娟閲讀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