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幽萌之羽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八百八十八章 啪!你死了!熱推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皮皮鬼,抱歉——”
卢平教授略微叹了口气,拿出了他的魔杖。
自从他和小天狼星回到霍格沃茨后,绝大部分幽灵、教授、画像都对于他们两人表示了欢迎,唯独这个曾经与他们关系还不错的“小家伙”变了。
事实上,相比起兼职城堡管理员的小天狼星,这还算有礼貌的了。
至少不至于像遇到可怜的大脚板那样,刚一见面就是一堆旧椅子、水气球、黑板擦什么的杂物劈头盖脸地乱丢。
仿佛生死仇人一样,根本不会跟他多说一句话废话。
作为霍格沃茨曾经的混世四人组之一,卢平当然知道皮皮鬼转变的原因。
或许在此时皮皮鬼眼中,他和小天狼星全都成了最可耻的叛徒吧?
随着时间推移,皮皮鬼的眼神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莱姆斯·卢平很清楚,这是皮皮鬼即将调动魔力展开攻击的迹象——这可并非仅仅是单纯的恶作剧,通常都是具有一定危险的攻击行为。
“以前我没得选,但我现在是一名教授,请原谅我……”
篮球大帝
卢平再次叹了口气,回过头对全班同学说道。
“请看好了,这里有个很简单的魔咒——”
他举起魔杖,举到肩部那么高,正准备释放魔法。
就在这时,一个小小的、有着银白色长发的身影从他身后蹿了出来,挡在了卢平教授和皮皮鬼之间,中断了卢平口中的咒语。
“别这样,教授……这边交给我来处理吧……”
艾琳娜站在皮皮鬼面前,看着这只特殊的“幽灵”那紧促呼扇的鼻孔。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皮皮鬼会这样的厌恶卢平和小天狼星。
这就好比是昨天还在一起逃学的同学,忽然就成为了教导主任;又或者是曾经的女友某天突然跑路了,重新出现时浑身都变成了死对头的形状……
考虑到皮皮鬼的形成原理,这种愤怒可能还要更强烈一些。
“你现在斗不过他们的,皮皮鬼……时代变了。”
艾琳娜眯起眼睛,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
“那些你所知道的、引以为傲的恶作剧,全是他们玩剩下的东西,当勇者成为新的恶龙后,必然会比前一代更加强大——暂时臣服于我吧,我会教你如何战胜那些背叛了学生阶级的叛徒们,然后……嘿嘿嘿……”
“皮皮鬼大爷是不会——”
“但是,拜托……你现在真的很弱、很幼稚诶。”
艾琳娜真诚地看着皮皮鬼,嘴唇开合,声音宛若利刃刺入它的心中。
自从去年开始,霍格沃茨最强混世魔王的称号就易主了。
在刚开始的时候,皮皮鬼还可以找一些诸如——艾琳娜可以自由自在地进出霍格沃茨城堡,但是它不行——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
但随着这座城堡中的变化,它心中的快乐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样飞快消失。
相比起某位抵押城堡、大闹校长室、威胁分院帽、挑唆学院斗殴、炸毁教授办公室、洗劫厨房、攻占斯莱特林休息室、篡改鹰环、殴打教职工、纵犬伤人、害得宾斯教授魂淡、强掳学龄前幼女、持球伤人……的幼年期魔王。
它输了——
输得彻彻底底的那种。
最关键的是,它甚至连最后的尊严都没能剩下。
乾坤两极 凌风笑
在那场通往赫奇帕奇学院的粉笔战争中,它亲眼目睹了这名小魔王是如何面带微笑地拆毁霍格沃茨城堡,那是它曾经连想也不敢想的大胆行径。
“好好考虑吧,霍格沃茨的精灵……马上就是你的一千岁生日了,是时候迎接新的征程了——如果你想好了的话,就去厨房找我吧,我会知道的……”
“生、生日?”
皮皮鬼狡黠滑稽的小丑脸上浮现出一抹茫然。
“霍格沃茨历、皮皮鬼历,这可是如今魔法界大家逐渐认可的历法——”
艾琳娜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它的肩膀——不同于其他没有实体的幽灵,皮皮鬼摸起来弹弹、凉凉的,就好像是冰果冻一样——轻声说道。
“总而言之,我的诚意你已经看到了,现在轮到你了……”
仿佛中了石化魔法一样,原本活泼嚣张的皮皮鬼忽然沉默了下来。
艾琳娜轻轻拨了拨,把它从走廊中间挪开,朝着另外一条岔道推了过去。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会继续挡在学生们前进的道路上了。
“真不可思议,卡斯兰娜小姐。”
卢平惊奇地说道,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艾琳娜。
“谢谢夸奖,教授。”艾琳娜害羞地笑笑,谦虚地说道,“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优点,我一直致力于和城堡里的大家友好相处,皮皮鬼也不例外。”
“噢,我已经发现了……相当的,了不起……”
莱姆斯·卢平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脑海里回想起邓布利多的请求。
他余光扫了眼那只漂亮的混血小媚娃,心中提高了警惕。
倘若说学生时期他们混世四人组可以获得皮皮鬼的友谊,可想而知,眼前这名可以获得皮皮鬼尊重、甚至于顺从的小女巫,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万幸的是,在邓布利多和斯卡曼德的建议下,他稍微做了一些准备。
卢平领着大家继续走了下去。
几分钟后,他带领着她们走进第二条走廊,停在了教职工休息室外边。
“就是这里了,请进去。”
卢平加收说,打开门,向后退了一步。
教职工休息室是一间长长的、放满了不成套的旧椅子的地方,有两名老巫师在休息室里坐着。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并排坐在一张低矮的旧沙发上,在艾琳娜她们进来时,两人不约而同停下交谈,转头看了过来。
卢平教授似乎早已知道了什么,他进来后,直接关上了身后的门。
这是一场,鸿门宴啊……
艾琳娜扬起了眉毛,打量着那两名赖在房间里当观众的老人。
作为当今魔法界最强大的两名巫师,能让这两位老人同时出现在教室,并且耐心地观摩教学的理由只有一个——关于第三代黑魔王的教育问题。
“现在,唔,这边来。”
这时,卢平教授走到了休息室尽头。
卢平朝着两名老人点头问好后,转过身招手示意学生们靠过来。
在教职工休息室的尽头是一块空地,看起来像是刚用魔法清理出来的,除了一个教员们平时存放袍子的旧衣柜外,什么东西也没有。
卢平走到这个衣柜旁边立定,衣柜突然摇晃起来,砰砰地撞着墙。
“不用担心。”
卢平教授镇静地说,因为这时有几名学生吓得停住了脚步。
“这里面是一个博格特。”
果然如此。
艾琳娜朝休息室边上的老土豆和老萝卜看了一眼,目光里满是玩味。
显而易见,这多半是特地为她准备的吧?
按照黑魔法防御术课正常的教学进度,博格特应该是霍格沃茨三年级才会接触到的内容,而她现在不过是一名可怜、弱小、又无害的二年级生。
“博格特喜欢黑暗、封闭的空间。”卢平教授说。
“衣柜、床底下的空隙、水槽下面的碗橱——有一次我还碰到一个住在老爷钟里的。这一个是昨天才从城堡外运来的,用于黑魔法防御课的实践学习。”
“现在,我们要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是博格特?”
(以下点击展开更多)
赫敏举起手来。
.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
卢平教授说,赫敏高兴得满脸放光。
.
.
.
黑魔防御术课的课前问答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对于这段充满既视感的场景还原,艾琳娜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一方面是卢平教授似乎并没有特别关注她,另一方面则是……她稍微有些……走神了。
不得不承认,博格特是一种非常神奇的魔法生物。
当它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它会变成每个人最害怕的某种形象。
望你而不得
这也就意味着,每只博格特都是天生的摄神取念大师——而且还是免疫大脑封闭术的那种,因为哪怕是邓布利多、斯内普似乎也无法骗过它。
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目的很简单,他们想知道艾琳娜到底害怕什么。
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
只不过……
“仔细想来,我好像没什么特别害怕的东西啊……”
艾琳娜微微皱起眉头,飞快地在脑海里来回捋了好几遍。
作为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妖精女皇,坐拥智慧、力量、幸运的第三代黑魔王,但凡是能被归纳进“能、好、怎”的东西,她应该都没理由害怕。
如果真有的话,也早就被她下令灭掉了吧?
与此同时,卢平教授的教学介绍也进行到了尾声。
“……击退博格特的咒语很简单,但需要一定的意志力。你们知道,真正吓退博格特的是大笑,你们所需要做的只是强迫它变成可笑的形象。”
“我们先不用魔杖来练习一次这个咒语。请跟我说……滑稽滑稽!”
張君寶
“滑稽滑稽!”全班齐声回答着。
“好,”卢平满意地点着头,“很好,但这只是最容易的部分。显而易见,单说这句咒语是不够的。现在让我们来直接试一试。”
紧接着,卢平教授开始最后的讲解说明。
与原著中一样,这一次他还是挑选到了纳威作为第一阶段的助手。
唯一有些不同的地方,在如今的霍格沃茨中,斯内普教授虽然严苛,但还算不上纳威最害怕的人——穿上女装的人,最终变成了纳威的伯父阿尔吉。
事实上,艾琳娜对于这一变化并没有多少惊讶的。
按照纳威的说法,在他表现出魔法天赋之前,他的那位阿尔吉伯父总是在趁人不备的,想方设法地逼纳威露一手法术——譬如说把他从黑湖码头上推下去、倒吊在窗口丢下去……艾琳娜一直觉得那位巫师脑子不大正常。
“滑—滑稽滑稽!”纳威尖声叫道。
一阵噪音,像是鞭子挥动的声音。
那名看起来有些危险的中年男巫绊了一下,换上了一身与纳威奶奶同款的花边女装,伴随着全班的轰然大笑,原本凝滞紧张的气氛瞬间轻松下来。
……
霍格沃茨,教职工休息室。
卢平教授指导着学生们依次上前,进行尝试。
“滑稽滑稽——”
“滑稽滑稽——”
女鬼变成了原地打转的耗子,鲨鱼变成了卡通浮标,僵尸脑袋变成了一个南瓜脸,吸血鬼变成了一只长着小龅牙的兔子……
欢笑声一阵接一阵。
很快,艾琳娜出现在了队列前边。
终于要开始了么?
不远处,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人不约而同的抽出了魔杖,全神贯注地看向还在变形的博格特。
不同的巫师会映射出不同的恐惧,有些会比较普通,但有些却会格外恐怖……尤其是实力强大、充满想象力的巫师,他们的博格特很可能会失控。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今天会出现在这间“临时教室”之中。
当然,在艾琳娜之前,还有一个小巫师。
“好了,哈利。勇敢点儿,上前!”
卢平教授大声喊道。
轮到哈利了,但他没有动弹,他看起来很害怕。
伴随着哈利的迟疑,休息室里逐渐响起一阵低低的议论、哄笑声。
“哈利,这只是个博格特,它伤不着你的。”
卢平微微皱了皱眉,亲切地温声鼓励道。
“每个人都有怕的东西,但是在这个课堂上,它们全都是不存在的……这没有什么丢脸和不好意思的,记住咒语,让它变得可笑就好了——来,勇敢一点。”
“去吧,哈利!有我在,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艾琳娜拍了拍身前那名小男生的肩膀,微笑着轻声鼓励道。
哈利浑身颤抖了一下,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哈利向前走去,紧紧地抓住魔杖。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是……”
他含糊不清地小声念叨着,紧张地看向前方那个滑稽的“香蕉断手”。
啪。
原本还在蹦跳的“香蕉断手”消失了。
下一刻,教室里所有的议论、哄笑声都消失了。
银色齐腰长发,一脸愉悦病娇神态的“艾琳娜”出现在了原地,在她的右手中上下抛接着一枚红色的皮球,一枚……正在滴血的鬼飞球!
哈利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的魔杖举了起来,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完了、完了……
这下子,肯定死定了……
哈利·波特心脏猛地一紧,呼吸仿佛都停滞了。
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卢平教授就是一个骗子!谁说的那些最害怕的东西不会出现在课堂上!
哈利甚至不敢用余光看向身后,相比起面前的博格特,后面那名忽然陷入沉默的“本尊”更加让人害怕——而且……现在念咒的话,肯定、肯定会死的吧?!
————
————
好耶!

都市异能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八百八十六章 愛是不會消失的,對嗎?分享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与此同时,另一边。
“好啦,好啦,别伤心了,赫敏。”
艾琳娜拿着一根烤肠在小海狸面前比划着,努力吸引她的注意力。
“那大蝙蝠就是胡说八道,他挑拨不了我们之间的友谊的,清者自清,我们才没有他说的那么龌龊呢——你看哈利也没有听信挑拨,别在意了……”
自从她们从斯内普办公室出来后,赫敏在下午魔咒课上一下子沉默了不少。
显然,赫敏·格兰杰对于斯内普最后那番话,还是相当的在意。
“可是,我确实有一丝那种心思……”
赫敏眼睛周围还有些发红,茫然若失地拨弄着餐盘中的牛肉,小声说道。
“前几次看到哈利和德拉科他们在魔药课上胜过我们,我确实……确实有些嫉妒了,所以才会……”
“没关系,下次赢过他们就好了!”
艾琳娜自信地拍了拍胸口。
“时代在进步,单凭过去的知识,怎么也不可能超过前沿魔药发展——这周末你跟我去学校外边进修下,回来后我们绝对可以重回第一名!”
至于“混血王子”,唔……“女士”?
好不容易哄好了赫敏之后,艾琳娜意味深长地扫了眼教职工席位。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斯内普教授此前的计划。
既然同龄人没有可以胜过她的小巫师,那就索性披上马甲,伪装成过去的天才,通过挫折教育,来告诉她们“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这算是……隔空交手么,有点意思。”
艾琳娜眉毛挑动了一下,眼底闪过兴奋的神色,轻哼着歌。
“这虚荣的骄傲,这目的很好笑,我其实都知道,你只是想炫耀……这第一名到底要多强,不用问,一定有人向你挑战……”
由于时间有限,她还没能把那本《魔法药剂和药水》仔细研读一遍,但她已经从头到尾大致翻了翻,发现“混血王子”几乎在每一页上都添加了笔记。
那些笔记全都与魔药制作、魔药处理有关,没有任何多余的咒语或者文字。
毋庸置疑,这是一本精心编纂过的教辅资料。
而从斯内普透露出来的信息看,他显然是索性打算让“混血王子”这个笔名嫁接在莉莉·波特的身上,并且还刻意引导着她们去这样猜测。
不过,这个计划暂时还有几个小小的漏洞。
“喜欢演戏是吧,我帮你完善下……”
艾琳娜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教职工席位,极为罕见的,斯内普正在与斯拉格霍恩小声交流着什么,不出意外应该是想解决笔迹鉴定的隐患。
“卢平教授、布莱克教授……唔,斯拉格霍恩那边看来不用担心了。”
事实上,她在办公室说的那个方式,不过是为了诈一诈斯内普。
且不说家庭作业和课堂笔记之间本来就有许多差别,倘若不是专业的笔迹鉴定专家,很难在数千份文稿中准确锁定怀疑对象——更关键的是,斯内普在伪造字迹时使用了魔法书写,而且必然会有意避开自己上课时的板书字迹。
这并不奇怪,否则但凡哈利在魔药课上看一眼黑板,一切就全穿帮了。
另一方面,以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的性格,也不大可能会大方地把珍藏的学生作业拿出来帮忙鉴定——除非对方能给出无法拒绝的理由或代价。
在社会性死亡的威胁面前,斯内普肯定会想出办法的。
“对了,赫敏,我们下一节黑魔防是什么时候?”
艾琳娜从教职工席位收回目光,忽然好奇地轻声问道。
自从这学期和“计算姬”小姐绑定之后,她早就没有了携带课表的习惯,反正她也找不到路,可爱的赫敏·格兰杰会帮她把一切安排妥当的。
“下节黑魔防?明天下午的头两节课就是。”
赫敏一边专心致志地切着她的牛排,一边随口回答道。
“先说好,我最近可没时间陪你下棋……卢娜、秋她们的课程太杂了,我得想办法先在课上把自己的作业做完,之后才有时间帮她们辅导作业。”
“辅导作业?你明天那堂课多半没有机会了……”
艾琳娜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远处面色铁青的粉色癞蛤蟆。
盛宠世子
作为霍格沃茨新课程标准的制定者之一,她自然一早就知道了黑魔法防御术课程接下来的教学变动,她们每周后两节课将由卢平教授来接手。
而根据卢平教授递送的采购申请来看,接下来的课程相当有意思。
…………
与此同时,霍格沃茨教职工餐桌。
“斯内普教授,您这个要求……”
斯拉格霍恩捏着高脚杯,看着身边的黑发男巫,有些为难地斟酌着语句。
“确实,我是保留着一些你们学生时期的家庭作业,但那大多是我自己用来回忆霍格沃茨往事的,如果说您只要自己的还好,但是……”
“我的私人储藏柜,三样材料,你可以自由选择。”
斯内普轻声说道,面无表情地看着老海象。
“噢,这不是材料的问题,西弗勒斯。”
斯拉格霍恩摇晃着手指,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正如同我在一开始时回答的那样,如果你只是想要自己的那些,我自然可以全部给你保管……但如果是莉莉·伊万斯,唔,你知道……那可是我这些年来最喜欢的学生,她曾经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魔药助手之一。”
“噢?我还以为你只欣赏那些名人——”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需要一名魔药助手,斯内普教授。”
斯拉格霍恩沉吟了片刻,微笑着轻声说道。
“作为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家伙,我并不欠缺材料、财富、人脉,我现在更希望能回归到魔药领域,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些属于我的痕迹——譬如说,类似于狼毒药剂那样可以在课本上流传下去的东西。”
这位胖乎乎的魔药大师意味深长地打量着斯内普。
“你很年轻,西弗勒斯,你觉得如果有你全心‘帮助’的话,我有没有机会在今年内研制出惊艳的、未发表过的新魔药呢?”
“……未发表过的新魔药。”
斯内普轻声重复了一句,目光在老人脸上的皱纹停留了片刻。
在魔药研究界,关于斯拉格霍恩的小道消息并不少。
作为霍格沃茨任职时间最长的魔药教授,这位老人最尴尬的事情,可能就是除了教学能力之外,他从来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魔药研究成果。
关于其中的原因有许多猜测,最靠谱的则是“福灵剂”后遗症的故事。
“我明白了,我会帮您完成您的研究成果的。”
斯内普平静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但是在此之前,我想要先看到那些作业,这是合作的基础——”
“没问题,合作愉快!”
斯拉格霍恩胖乎乎的脸庞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仅仅是付出一些除了收藏价值外,没有任何实质作用的老旧作业,就可以换取到新魔药的冠名权,这可以说是他这辈子最划算的交换了。
…………
伴随着甜布丁的碎屑消失在餐盘中,晚餐结束了。
高年级的学生暂时还不能回到宿舍休息,他们的课表上还有一节大课,随着霍格沃茨新课标开始执行,每个学生的课表都被排得满满当当。
鬼丈夫 琼瑶
学生们和教授站起身,开始朝着礼堂外涌去。
格兰芬多长桌边,一众吃瓜小狮子兴奋地看着哈利。
“快去吧,哈利,教授快走了。”罗恩小声说道。
“等斯内普教授走了再说,”哈利说,“行了……”
哈利快步走上前,在小天狼星和卢平消失在门廊之前拦住了他们。
“怎么了,哈利?唔……斯内普在魔药课上刁难你了吗?”
还没等他开口,小天狼星停下脚步,目光落到哈利手中的旧课本时,忍不住皱起眉头,“我不是给你买了一整套全新的教材么,怎么成这样了……”
“呃——小天狼星,我是说,唔,布莱克教授……”
哈利看了眼站在小天狼星身边的卢平教授,有些拘谨地说道。
“没关系,莱姆斯不是外人,如果不是因为……唔,我更帅一点,可能他现在就是你的教父了,除了莉莉之外,当初唯一能管得住詹姆的也就他了。”
小天狼星布莱克挽住卢平的肩膀,笑着说道。
卢平无奈地白了眼小天狼星,转过头,温和地说道。
“有什么问题吗?哈利。”
“前段时间,我在斯内普教授那里补课的时候,不小心把课本弄坏了,所以斯内普教授就让我从柜子里随便拿了本旧书——不是不是,我没有被斯内普教授欺负,教授平时虽然看起来冷冰冰,但我们都知道他是个好人。”
好人?
斯内普身上居然还能有这样的形容词?
小天狼星和卢平两人神色古怪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邓布利多那么信任斯内普,但是他们可不会相信那个孤僻的家伙会真的变好,食死徒就是食死徒,最多不过是暂时装样子罢了。
“事实上,这本书上面记载着很多有用的魔药知识。在它的帮助下,我这学期的魔药成绩提升了很多。问题是,这本书的作者……”
哈利举起那本《魔法药剂和药水》,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我怀疑,这就是我妈妈之前的课本——珀西说,如果是小天狼星你的话,说不定能帮助我们分辨出来,这到底是不是我妈妈的旧课本……”
“嗯,莉莉的旧课本?”
卢平把课本从哈利手里接了过去,一边朝他露出亲切的笑容。
“这确实是我们疏忽了,我之后想办法帮你去找一些詹姆和莉莉的照片,如果可以的话,我帮你问问还有信件、笔记、同学录什么的不……”
“啊,真的吗!”哈利惊喜地说道,“我还以为所有东西都被伏地魔——”
“呵——伏地魔可没精力去摧毁詹姆和莉莉的房子,他那时候连逃命都还来不及,说起来,你倒是提醒我了。我之后问问邓布利多教授,如果可以的话,看能不能请一天假,带你回那个地方看看詹姆和莉莉……”
小天狼星不屑地冷哼一声,歪着头看向卢平手中的那本旧课本。
“怎么样,是莉莉的笔迹吗,莱姆斯?”
他看了眼课本空白处那些密密麻麻、端端正正的字迹,晃眼一看这确实有点像是莉莉的笔迹——小天狼星对于莉莉笔迹的印象仅仅停留在抄作业时。
“只能说很像……”
卢平眉头微微皱着,他翻到封面看了一眼。
“这是霍格沃茨二年级的魔药学课本,小天狼星。你别忘了,那个时候莉莉对于你们几个可没什么好脸色——不过里面有些操作我倒是有点印象。”
他合上那本旧旧的《魔法药剂和药水》,重新把它还给了哈利。
“这么说,哈利……”
看着一脸期待的哈利,卢平思索了几秒,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关于“混血王子”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莉莉提过,但书里面提到的一些魔药处理方式,倒是有不少是只有莉莉才知道的。我不是很擅长魔药,尤其是那些没有记载在课本上的技巧,我也没办法给你太多的建议……”
哈利激动地点着头,小心翼翼地把“妈妈的旧课本”放入书包中。
至于卢平后面说了什么,哈利完全听不进去了。
他此刻只想着快点回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从头到尾地,好好把这本旧旧的《魔法药剂与药水》研读一遍,不漏过任何一处笔记。
对了,最好还要采购一些保养、装订书页的魔法!
这么多年过去了,书脊连接处已经有些松动了,而且书页也有不少裂痕、发卷的地方,如果不好好修补下,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坏掉了。
“妈妈……”
哈利看着封底的那行【本书属于混血王子】的小字,喃喃着。
这或许就是艾琳娜大姐头曾经说过的,尽管那些深爱着他们的人有一天可能死去,但爱是不会消失的,它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陪伴在他们的身边。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而这本旧课本,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
————
好耶!

© 2021 依娟閲讀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