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武辰佑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起點-第1245章 逆轉時間,讓死者復生!看書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他确实有心事,只是这件事不合适说出来。
听完光佑的解释,柯南表示理解,他说:
“嗯,不用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反正你们现在还早。”
“慢慢来。”
“要是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得上的,你就尽管说。”
求婚成功,后续自然就是订婚、结婚。
圣菲罗斯 等我一夏
他没有经历过这些,但也知道需要操心的事情很多。
虽说他觉得光佑现在讨论这些还有点早,表面的年龄摆在这,就算实际年龄够数,也还是得等几年。
不过,订婚没有年龄需求。
想要提前搞个订婚典礼,那也很正常。
“你就放心吧!”光佑一扫之前心事重重的模样,笑着应下来,“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走吧,洗手吃饭去。”柯南边说,边拍了拍光佑的肩,想让他放松一些。
“嗯。”光佑应下。
他之所以不把事情说出来的原因之一确实是因为这是件私事。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件事太大。
他想像贝尔摩德说的那句话一样,他想逆转时间的洪流,让死者…
复生!
他…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柯南,光佑,赶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就在光佑心想这件事时,小兰的声音从厨房传出。
紧接着,系着围裙的小兰便端着餐盘从厨房里走出。
“好!”
暂时收起思绪,光佑应了一声,去洗手准备吃晚饭去了。

吃过晚餐,光佑回房间休息了一会儿,就拿了套衣服,准备去泡个澡。
躺在浴缸之中,光佑又开始思索他的那个想法。
逆转时间,让死者复生,这一想法听起来是不可能做到的。
以目前的科技水准,这是只能在虚拟故事当中出现的剧情。
可在光佑眼里,这并非是不可能。
因为有“诺亚方舟”。
他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泽田弘树。
早已两年前就已经身亡的泽田弘树却通过“诺亚方舟”存活下来。
若非弘树担忧“诺亚方舟”落入坏人的手中,选择清空数据,断绝自己的生命,那他还能活到现在。
理论上来说,泽田弘树的躯体已经彻底死亡,存活着的是灵魂。
只要“诺亚方舟”存在,泽田弘树就能以数据的形式,无期限的存活下去。
有泽田弘树作为先例,他才萌生出这个想法。
他想要复生的死者,毫无疑问的,当然是小哀和明美的父母,宫野厚司与宫野艾莲娜。
只要这件事能成,也算是帮小哀弥补了遗憾。
到时候,小哀就能在父母的陪伴下“成长”。
这件事对于明美也有意义。
到时候,明美以后举办婚礼的时候,她的父母也能在场,送上祝福。
这也适用于他和小哀。
未来的订婚典礼以及婚礼,要是宫野夫妇能够参加,能再次收到他们的祝福,那他也会很开心的。
可这也只是一个只存在于他脑海的想法。
到底最后是否能实现,光佑现在也无法下定论。
他在楼下慢跑时就在想这件事,他认为难度很大。
想到现在,他也没有想通泽田弘树是如何进入“诺亚方舟”的。
通过某种设备与主机连接,又用某种方法将自身的意识转化为程序当中的一段数据?
但弘树当年在完成“诺亚方舟”后,是跳楼的。
如果是他刚才想的那种方法,那根本不可能跳楼。
在将自己的意识留在“诺亚方舟”中时,弘树的躯体应该已经死亡,不存在活动的可能性。
除非弘树本就是改造人,可以通过计算机程序远程遥控。
但显而易见,这根本不可能。
抛开与主机连接的可能性,光佑也想不出原因。
玄学?
可能弘树化身“诺亚方舟”智能的方法,和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方法一样,都是玄学。
“要是弘树还活着就好了。”光佑躺在浴缸中,不由心想。
要是弘树还活着,那他就可以直接问弘树,也不用在这儿瞎猜。
他觉得这个想法没有实现的那一天了。
先不谈这个,就算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宫野夫妇的那起意外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年。
导入数据得先有数据。
没有数据,总不能虚空导入吧?
反正,这只是一个非常不成熟的想法。
而且这可能只能是个想法,在解决这几个问题之前,光佑看不到将其实现的那一天。
但,说实话,他真的希望有这一天。
他想弥补小哀的遗憾;
想让那对在他眼中很和善,人很好的夫妇和女儿重聚;
想在那种场合中,得到她父母的祝福;
可惜…
问题摆在面前,他却无力解决。
“唉…”
毫无思绪的光佑长叹口气,叹息声在浴室中回荡。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
这件事本就带着一种科幻小说的味道。
能实现最好,不能实现,也不必为此而叹息。
就像同样存在于科幻小说中的“穿越时空”,哪儿有正常人因为不能“穿越时空”而失落的。
泡完澡,光佑换上睡衣,回到自己房间。
无事可做的他,拿起他放在枕头下的那本黑色笔记本,继续完善那张“全家福”。
他不能让宫野夫妇复活,但他能用他自己的方式,让小哀、明美和她们的父母同一次框。
虽然同框是假的,是他画的…
但,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那家公司说是一周内送到,但实际上速度还挺快。
安排好的第三天就给光佑打电话,说服务器已经装配完成,第二天就能安排送货。
在这家服务器厂商给他电话的时候,光佑就把服务器到了的这件事,告诉给柯南。
于是,两人提前和小兰打了声招呼。
说他们在外面吃,阿笠博士说要请客,让她不用做他们两人的那份饭。
翌日一放学,光佑几人没在路上多逗留,和步美几人说了声“有事,不能一起回家”后,就直奔目的地。
刚一开门,光佑就看见阿笠博士坐在沙发上,手里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
见到光佑几人回来,阿笠博士便放把茶放在桌上,从沙发上站起来,对光佑说:
“光佑,服务器已经送到了,防火墙我也已经安装好了。”
“那我现在去看看光盘里的内容。”光佑和几人往研究室走去,有些期待的说道。
这一天他已经期待很久了。
光盘他收到有段时间了,但因为那会儿没好的处理方法,所以他一直把光盘放盒子里吃灰。
之后防火墙的完成日期又延后许久。
服务器的事情倒是很顺利,打个电话的事情。
需要提前做好的准备终于已经完成。
以前只能在科幻小说,影视剧当中看到的人工智能,或许将在今天,展现在他的眼前!

gchy1人氣都市小说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武辰佑-第1231章 各位白天看(四千字修改中…)分享-hllsz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上一章在一点之前能搞定,这一章的四千字还在修改中….好困,各位白天看,先养着!真是非常抱歉了!能在这一段里留一条评论就好了….)
(先去趟厕所…)
过了会儿,光佑听见了小哀发出的声音。
“嗯…”
又过了几秒,小哀睫毛微微颤抖,接着才缓缓睁开双眼。
醒来之后,小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低头看着她的光佑。
以前她会因为这种事情感到害羞脸红,还会因为害羞,继续装睡。
现在她虽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她现在已经可以淡然面对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语气轻柔,带着一丝未睡醒的慵懒,和光佑打了声招呼。
“光佑,早上好。”
“我怕的大小姐也早上好啊!”光佑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
感觉到两人手还握着,小哀感觉心情还不错。
她调侃道:
“大小姐?”
“这就是你照顾大小姐的方式?”
说着,她就抬起两人握着的手,在光佑面前晃了晃。
“是啊,贴身照顾嘛!”光佑说完,就稍微用了些力道,抱紧小哀。
“你这家伙也真是的。”小哀朝光佑丢了个好看的白眼。
“嘿嘿嘿…”光佑用笑声糊弄过去。
而小哀也没有在意这件事,她问光佑:
“现在几点了?”
由于被光佑抱着,要看时间就只能侧过身,去看对面墙壁上的挂钟。
再加上个人因素,她就让光佑帮他看一下时间。
“还早。”光佑看了下时间,然后说道,“再躺一会儿。”
“是想再抱一会儿吧?”小哀再次戳穿光佑。
而光佑也厚着脸皮,应了下来。
他点点头,承认了:
“是啊。”
“啧。”小哀撇撇嘴,好像很是不屑。
“那什么…”光佑想起昨晚,突然出声明示小哀,“小哀,你有没有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什么?”小哀刚问出口,就意识到光佑说的是什么。
“你怎么整天就在想这些事情?”小哀用嫌弃的目光看了光佑一眼。
“我对我女朋友有这种想法不是很正常的嘛。”光佑理直气壮的回答。
他还说:
“毕竟我女朋友不仅可爱、还善解人意、知书达理、学识渊博、厨艺又好、还会研发药物…”
“我怕不是上辈子拯救过银河系,才能在这辈子遇见我女朋友。”
雄风凛 梦岁叁
“…”
夸奖话人人都爱听。
不爱听的只是因为有些事情不能因为别人夸奖而妥协;
或者是没夸到点,没夸到位;
又或者根本是因为人不对。
是谁夸的很重要。
就像是小哀,别人这么说她就没什么感觉,甚至觉着虚伪,但光佑这么夸她,她内心就止不住的感到开心。
表面上好像没什么,很平静。
可心里早就充满了甜蜜的滋味。
她眼中对光佑的无奈,唇角带着微笑。

这时光佑还在说小哀的好话:
“这么好的女朋友,有这种想法不是很正常,很合理的嘛…唔…”
下一秒,他就看见小哀凑近,紧接着他的嘴唇被一团温软所覆盖。
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能闻到来自小哀身上的香味。
不同于昨晚光佑蜻蜓点水般的“晚安吻”,今天早晨这个“早安吻”持续的时间有些长。
持续了几秒钟,两人还在继续。
可突然间,小哀就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动物,猛的往后退了点。
“看来还是任重而道远啊!”光佑有些可惜的说道。
刚才,他又“试探”了一下小哀。
可刚一触碰到,更直接的感受了下那团温软带来的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光佑,你刚才…”小哀压下内心的不好意思,说话时故意冷着脸。
这不是光佑第一次“试探”。
他忘了上次他是怎么说的,
反正这次他很实诚的解释了一下:
“刚才是想看看能不能和你再进一步。”
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小哀理解,所以也没追究光佑“试探”的这件事。
“我还没做好准备。”小哀抿了抿唇,她说,“再给我一点时间。”
闻言,光佑就是一愣。
他随即满怀歉意的对小哀说道:
“这次是我的问题,你别放在心上。”
“不能接受就不接受,我也不是因为这些事情才喜欢你的。”
对自己女朋友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但也是基于对方自愿的前提下,他并不会去硬要对方接受。
他喜欢小哀这个人。
无论是一眼就能看见的外表,还是得去仔细了解的内心,他都很喜欢。
而例如拥抱、接吻…
用料理来形容的话,这些都只是制作“情侣生活”这一道需要长久时间的料理时的调味品。
就算没有这些调味品,光佑仍然会觉得和小哀在一起时很开心。
本来说这些话,光佑想着让小哀不要太在意这些事。
没有这些事情并不会影响到他对她的感情。
但光佑没想到的是,他刚说完,小哀就来了句: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
这是光佑没想到的。
“好好好,我说的。”
见小哀没有把这件事放心上,光佑就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就放心吧。”
“我…我只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已。”
小声的说完这两句话,小哀稍微低了低头,茶色的头发垂落,给她红润的脸颊打了掩护。
代表的意思,光佑自然能听得出。
他不在意没有调味品,但有调味品当然更好。
听到这两句话,光佑笑了一声,说道:
“慢慢准备,有的是时间。”
“嗯。”小哀用鼻音应了一声。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惹上恶少:蛮妻欠收拾 桃猫妖娆
花了几十秒平复内心,小哀抬起头用嫌弃的目光看了光佑一眼,说道:
“当初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面呢?”
可从她说这话时,是抱着光佑的情况来看,怎么看都像是情侣间的日常调侃。
“相处时间久了,就暴露本性了啊。”小哀调侃道。
“咳咳,主要因为对象是你嘛!”光佑否认了这一说法。
“那还是我的错?”小哀听出了光佑话外的意思:
“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
“谁让你那么可爱的。”光佑嘿嘿笑着,承认了这一说法。
“呵~”小哀唇角上扬,却仿佛不吃这一套的冷笑一声。
她傲娇的性格,光佑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
他低头看着就像是小猫一般,躺在他怀里的小哀,笑着伸出手,帮垂到小哀面前的头发撩到而后。
之后,他又把脸凑过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两人在被窝里又温存了一会儿,就都起床,准备洗漱完之后,去给众人准备早餐。
换好衣服的光佑被小哀赶出房间。
他回头看了眼禁闭的房门,轻笑一声。
上楼时,光佑给应该还在隔壁的柯南打了个电话,喊他起床的同时,顺带问问他早上想吃什么。
不过,电话没人接。
洗漱完,光佑见其余几人还没睡醒,决定包一些馄饨,减少做早餐时的噪音,免得影响几人睡觉。
正好冰箱里还有昨晚没做完,剩下来的肉。
和好面,调好馅,和小哀一起包好馄饨,等热水烧开后就直接下锅。
等馄饨出锅的这段时间里,小哀在观察光佑。
她并没有忘记昨晚光佑特意出去打电话的事情。
昨天晚上到现在,她在猜测是什么事情。
但她想到的就只有关于以后如何行动,摧毁组织。
既然光佑瞒着她,那一定是不想让她知道。
她猜测归猜测,一直都没有问光佑。
观察到现在,她并未观察出什么,光佑就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区别。
哼着无名的调子,光佑用勺子看了下锅里的馄饨。
见还没熟透,他就又把勺子里的馄饨倒回锅里。
这时,他注意到小哀一直盯着他看。
还不知道自己被怀疑的光佑,就很自恋的问小哀:
“今天的我是不是特别帅?”
“也就那样。”小哀怎么可能惯着光佑。
她心里虽然有这种想法,但她不会说出来。
为了掩饰过去,她就伸手指着唇角,对光佑说:
“你这里沾了些面粉。”
身旁没镜子,光佑就用手在嘴角抹了一把,然后问小哀:
“现在还有么?”
“没了。”小哀示意了下锅里的馄饨,“应该已经好了吧?”
用勺子再次查看了下馄饨,光佑便点点头,把手一伸:
“已经差不多了。”
“小哀,你递一下那边的碗。”
“嗯。”小哀把装着底料的碗递给光佑。
把盛好的馄饨端上桌,光佑就去叫阿笠博士他们几个起床。
把几个游戏迷和一个见到初恋情人,失眠了半宿的叫起来后,光佑又拎着打包好的馄饨,去隔壁喊柯南。
来来回回的,活像个老妈子。
看着光佑来回忙碌的身影,小哀微微蹙眉:
“他瞒着我的是什么事?”
在现在这种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小哀能猜中答案就有鬼了。

拎着便当来到隔壁的工藤宅,光佑没去卧室,轻车熟路的来到书房。
果然见到柯南趴在书桌前睡觉。
书桌上还有一本打开的书。
扫了一眼,不出他所料的是一本推理小说。
“果然在这儿。”
把便当放到桌上,光佑拿出手机,找了首开头就很燃(大声)的音乐,放在柯南耳朵旁,按下了播放键。
十分带劲的音乐从手机里传出。
熟睡中的柯南啪的一下就醒过来了,非常快。
他的身体虽然做出了反应,但神志还有些迷糊。
虽然光佑不会读心术,但大概能猜到柯南此时的想法。
八成就是三大难题:
“我是谁?”
“我在哪儿?”
“发生了什么事?”
缓了几秒后,柯南才意识到自己醒过来了。
他看着站在一旁坏笑的光佑,很是不满的说道:
“喂,光佑,大早上的你搞什么啊?”
“我刚才睡的正香呢。”
昨晚他看小说看到凌晨三四点,实在顶不住,自己睡过去了。
梦见一件很棘手的案件。
他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以及敏锐的观察力,成功的找到了凶手,知道了案件真相。
正在推理呢,就突然听见周围响起一阵音乐,然后他就醒了。
推理推到一半就被强迫中断,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都几点了?”光佑拿起手机,在柯南眼前晃了一下后就收了起来。
他指着桌上的便当盒,对柯南说道:
“我想着你不会做早餐,你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吃,这附近一块也没有地方买吃的。”
“一大早起来好心帮你做早餐,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该起床了!”
一通话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柯南的气势越来越弱。
此时,光佑就像是个被渣男PUA过,然后被抛弃的妹子,很是痛心的说道:
“气抖冷,我什么时候能站起来!”
“我的错我的错,跟你道歉。”柯南连忙道歉。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了。”光佑摆了摆手,一副“我已经原谅你”的样子。
他随后又说道:
顾盼生姿
“下次注意点就行。”
“我会的。”柯南点头应下,仿佛他真做错了什么一般。
“行了,洗漱完吃早餐。”光佑没在这个话题上和柯南多聊,催着他快点去洗漱。
怎么样能从迫害者洗白,转变成受害者?
那当然是表现的比受害者还像受害者。
不在当前问题上多聊,迅速转移话题,以免对方反应过来。
教科书级别的迫害者自我洗白流程。
“好。”
随口应了一声,柯南就起身走向浴室。
刚走出书房,他就感觉有些不对。
虽然光佑说的确实有道理,也的确是好心帮他准备早餐,可这和恶作剧把他吵醒有半日元关系?
“这家伙不去做演员简直是浪费了他的天分。”柯南忍不住吐槽。
刚才光佑脸上的表情,以及说出来的那几句饱含感情的话语,他真觉得是他的错误。
也有还没完全睡醒的原因。
现在缓了会儿,就意识到不对了。
他倒是没有多生气,也没想着和光佑算账,他自语道:
“看在早餐的份上就原谅他了。”

洗漱完,柯南回到书房,就看见光佑正站在书架翻看着一本书。
凑上前看了眼,发现是一本有关设计类的书。
“你对设计感兴趣?”柯南好奇的问道。
往后翻了一页后,光佑头也不抬的对柯南说道:
“还好,只是觉得说不准以后能用到,所以就看看,反正也无聊。”
“你赶快去吃早餐,吃完我还得把吃完的空便当盒拿回去洗。”

5wspg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起點-第1225章 日本是個村(四千字修改中…)-mvmnt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明儿再看,前一章大致修改完了。)
(各位冬至安康,祝各位在年末一切顺利,身体健康。)
喊出那句话后,阿笠博士就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
就像是解开了束缚他的枷锁。
他正朝芙莎绘挥手告别呢,突然看见车停了下来。
车一停,阿笠博士就又紧张起来。
简单来说就是表白之后,不好意思面对女方。
就在这时,众人身旁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们回过头,循声看去。
就看见光佑一只手拿着瓶果汁,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往车的方向走去。
“光佑?”
“下午好。”光佑跟众人打了声招呼。
他没有停下脚步,收起遥控器,径直走到车旁,透过窗看着芙莎绘。
透視牛醫
见芙莎绘抬头看向他,光佑就露出一个笑容,用指节敲了敲车窗。
看见光佑,芙莎绘连忙侧过头,拭去眼角的晶莹。
接着,她才按下按钮,打开车窗,随后问光佑:
“光佑,有什么事情么?”
没有多说废话,光佑收起笑容,认真的问道:
“芙莎绘阿姨,何必要等到以后呢?”
“现在不行么?”
“可是…”芙莎绘欲言又止。
“可是他好像结婚了?”光佑猜测了下芙莎绘没说出口的后半句。
他没有等芙莎绘回应,直接道出真相:
“那几个孩子并不是博士的孩子。”
“只是和博士关系好一些而已。”
萌猫也逆袭 碗里的碗
“那个胖胖的姓小岛,满脸雀斑的那个姓圆谷。”
“至于那个戴着眼镜的,姓江户川。”
“那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分别姓吉田和灰原。”
“我呢,就叫光佑,没有姓。”
“他这么多年都没结婚么?”芙莎绘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她现在并不在意光佑是如何知道她的想法,也不在意光佑只是个“孩子”,她更在意阿笠博士现在还是不是单身未婚。
“没有。”光佑摇摇头,说,“不仅没有结婚,在我的记忆里,博士甚至都没谈过恋爱。”
他并不知道阿笠博士是不是因为芙莎绘单身到现在,所以没有说,但他也没有否认。
剩下的都交给芙莎绘自己去想象。
“他没有谈过恋爱?”芙莎绘有些惊讶。
“在我的记忆里,他还真没谈过。”光佑如实回答。
他确实没听见阿笠博士说过他以前的感情生活。
到底有没有谈过,他也不知道。
他是这个意思,但没有解释,芙莎绘怎么想是她自己的事情。
很显然,芙莎绘想到的是另一种意思。
她很感动,同时也很过意不去。
四十年很长,让人从少年步入中年。
而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只为了等一个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的人。
这种行为可以用“傻”来形容。
她就是这样一个“傻女人”。
没想到…
他也这么“傻”。
“所以,芙莎绘阿姨你在等什么呢?”
转头往阿笠博士的方向看了一眼,光佑凑近一些,对芙莎绘说道:
“之前你问我关于博士的近况,明显是关心博士的。”
“你特意避开博士是否已经组成家庭的问题,不就是因为不想从我这里听到什么坏消息么?”
“既然如此,现在他未娶,你未嫁,你们两个都…”
他没有把话说全,但芙莎绘明白光佑的意思,光佑继续说:
“还等什么呢?”
“难道芙莎绘阿姨你想成为现实的‘织女’么?”
日本也过七夕,知道牛郎织女的故事。
这句话所代表的意思,芙莎绘也很清楚。
说到底,芙莎绘也只是个未曾谈过恋爱的女性。
即便她实际年龄将近五十,在感情这方面,她仍然是十八九岁的少女。
之前他不戳穿芙莎绘是想让她们两人自己搞定。
但现在阿笠博士已经主动A了上去,芙莎绘却因为不好意思,想改天再见,甚至说下一个十年。
这就现实版的牛郎织女呗?
没必要,真没必要。
惊讶光佑能说出这番话之余,芙莎绘难免有些羞涩。
脸颊上的红润就是她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没有第一时间得到回应,光佑也不催。
他继续蛊惑…劝说芙莎绘:
“芙莎绘阿姨,看看周围,多漂亮。”
天公作美,夕阳毫无保留的挥洒今日最后的一抹阳光。
金色的银杏叶从树上飘落,在空中如蝴蝶般飞舞。
景色很美。
“今天天气也不错,你真的选择改天再说么?”
铺垫完,光佑就直接进入重头戏。
他描述了各种场景,男女主自然就是阿笠博士和她。
携手漫步在由银杏叶铺成的道路上;
生活气息十足的用餐时刻;
跟阿笠博士和步美那群孩子们一起出去野餐、野营时的温馨场景;

他并没有去描述很浪漫的场景。
就比如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时亲吻,或是别的什么。
因为光佑觉得,这种话对小年轻说说就好。
对于芙莎绘这种有一定年纪的,说的富有生活气息效果会更好。
说的浪漫点诱惑力当然有,可最大的可能是会让芙莎绘更加的害羞。
如果芙莎绘是园子的那种性格,那用浪漫的事情距离,效果应该会很不错,但她并不是。
绝品帝女 水晶鱼儿
而且平淡的生活小事中也有着独特的浪漫和温馨。
他的策略很成功。
明显能看出芙莎绘在听完他描述的场景后很心动。
看出她内心已经偏向于留下来,光佑就趁热打铁,说道:
“你已经等了四十年。”
“四十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每过十年,你就来到这里,期待和博士重逢。”
“前三次都没有等到。”
“现在第四次,第四十年,终于等到了,可芙莎绘阿姨你却想着改天再见。”
“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如果真的离开,你会不会诞生‘早知道我就不走了’的想法?”
“你现在应该下车,去表达自己的心意,让他主动向你提出约会。”
“而不是明明内心有这个想法,却因为不好意思而放弃。”
“这长达四十年的等待,也是时候给它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
“…”
能创立“芙纱绘”这个大品牌的人自然不会缺少决断的能力。
刚才光佑说的这些事情,她自然都清楚。
再加上光佑之前描述的各种场景,她终于改了注意。
她轻笑一声,有些自嘲的说道:
“没想到光佑你一个小孩子都比我看得透。”
“谢谢你。”
对此,光佑没有收下这句夸奖,而是说:
“不用谢我。”
“你是当事人,被情绪影响很正常。”
“我只是一个听博士说了你们两个的故事后,希望你们两个能携手走向未来的一个旁观者。”
召喚美女惡魔軍團
“我只能提供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结果如何,还得看你们两个自己。”
“红线是系在你们两个小指头上的,别人没有办法替你做出选择。”
“现在你只是遵从了你自己的内心,我只是帮你认清而已。”
随后,光佑就后退几步。
他看着芙莎绘,神情认真的说道:
“去吧,跟随自己心中的想法,顺着那根看不见的红线走到他身旁。”
“无论是直接说也好,还是含蓄的提示也好,表达自己的心意。”
“‘芙纱绘’的商标代表着什么意思,我相信没有人能比你这个创立者,选定这个商标的人更懂。”
“光佑。”
推开车门,下了车,芙莎绘喊了声光佑的名字,随后她说:
“你和你的外表真是一点都不匹配。”
说完这句话,芙莎绘吸了口气,以此平复有些激动的内心
接着,她迈着不失优雅的步子,往阿笠博士走去。
等她往阿笠博士那边走,光佑顺着脸颊的轮廓抚摸了下。
他轻声自语:
“我觉得挺匹配的,都是一样的帅。”

“那个…”
刚才还感觉一身轻的阿笠博士看着走近的芙莎绘,又紧张起来。
“你孩子缘很不错啊,这么多可爱的孩子和你的关系那么好。”
相比于紧张到想不到话题的阿笠博士,芙莎绘就显得好的多。
她虽然也有些紧张,但还是主动挑起话题,避免双方都说不出话的尴尬局面出现。
“还好吧。”阿笠博士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几声。
他没恋爱经验,平时又是和各种仪器在一起,根本不知道怎么和心仪的女性聊天。
“光佑那孩子挺不像个小孩的。”芙莎绘抬眸往光佑的方向看了眼。
正巧和光佑的视线对上。
就看见光佑朝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她就又把目光放回阿笠博士身上。
“光佑啊?”
紧张时的大脑分析能力下降,阿笠博士还以为芙莎绘知道了什么,就连忙说:
妖孽武神
“他就是个孩子,只不过因为以往的经历,所以和其余的孩子相比会更成熟一点而已。”
“…”
围绕着光佑和其余几个孩子聊了几句。
仿佛做下了莫大的决定,芙莎绘主动邀约:
“一起走走么?”
“答应她,答应她!”
众人在一旁小声的起哄。
虽然很小声,可芙莎绘也听见了。
她内心虽然很不好意思,但现在已经跨出了最为艰难的第一步,当然不会就此退缩。
仿佛没听见一般,芙莎绘看着阿笠博士,问道:
“去么?”
都那么主动了,即便再怎么不好意思,再怎么紧张,阿笠博士也没脸说出“下次一定”这种话。
不过他也没说太多,就有些呆呆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两人就沿着这条铺满银杏叶的路,慢慢的往前走。
他们二人之间隔着一段不远,也不近的距离。
正好可以给他们一段缓冲的时间。
看着两人的背影,光佑拧开瓶盖,喝了口果汁,露出满意的笑容。
之前他那些话没有说错。
在这件事上,他没有提供很多的帮助。
没有直接告诉阿笠博士约定的地点,也没告诉芙莎绘,阿笠博士没有结婚,更没孩子。
两人发生误会时,他也没有出来解释。
直到芙莎绘要离开,阿笠博士大胆的喊出那句话后,他才出现。
正如他所说的,红线是系在他们两人手指头上的。
别人给不了什么太大的帮助。
最后的结果如何还是得看两人自己的想法。
“你刚才去哪了?”小哀走到光佑身旁,问道。
“就去便利店吃了个便当,买了瓶果汁,”光佑拧上瓶盖,说道,“一回来就看见你们了。”
这次还真是这样。
他觉得有点饿,就和比利到附近便利店去买东西。
买好东西,他就待在便利店里吃便当。
而比利则拎着买好的东西,和他给的那张纸条回去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刚吃完便当,准备过来和芙莎绘一起等阿笠博士。
没想到,他回来是两人已经结束交谈,芙莎绘都坐上车准备离开了。
皇家兔子
幸好他之前特意在那辆车上安装了远程遥控的刹车装置。
要不然还真有可能错过。
甜妻不乖 卜鱼沫
“光佑,你怎么在这里啊?”步美几人也凑上来,她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也破解了那个暗号么?”光彦也有些好奇。
“没有啊。”光佑自然没说出实情。
他随便找了个理由:
“我只是到学校里看看兔子,不是说兔子不舒服么?”
“所以我就找人到学校里来看了下兔子,说是没什么大问题。”
“原来是这样啊。”步美三人没有怀疑。
“还真好骗啊。”柯南心想。
他凑近光佑,小声的问道:
东方不败在清
“说真话,你是不是破解了那个暗号?”
“我真没有破解。”光佑如实回答。
他之前是真的不知道暗号怎么解,就知道约定的地址是在帝丹小学旁的银杏树下。
暗号的解法还有意思还是芙莎绘亲口告诉他的。
“真的?”柯南有些怀疑。
重生之曖昧高手
他可不相信光佑过来看兔子的理由,绝对早就在这儿等着了。
“真的。”
见他不相信,光佑就说:
“我发誓,我在要过到这里来的时候是真不知道暗号怎么解,也不知道意思。”
“如果我撒谎,你就掉一千日元。”
“…”柯南顿时无语,“为什么你发誓,要让我掉钱?”
“我不舍得啊。”光佑理直气壮的回答。
“….”柯南再次无语。
过了几秒,他才重新开口:
“好吧,信你了。”
他其实还是有些怀疑的,但光佑语气那么坚定的说不知道,他也不好继续怀疑光佑。
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就当光佑真的不知道好了。

© 2021 依娟閲讀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