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混账!”
古长老咆哮一声,扬拳一击。
那从天而降的那一道拳劲,如山岳一般,沉重而霸道,轰在秋莹扬起的黑剑之上,发出一声轰然撞击声。
如果黑剑不是吞噬了大量从时光之河中拣来的魔器残片,剑胚承受这样强大的压力,都不可能这么轻松。
但,就算黑剑能承受,秋莹也难以承受。
秋莹用力咬着嘴唇,拼命强撑,用疼痛来刺激自己保持清醒。
她的脑门上冒出一层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而一双杏眸也因为压力而发红。
此时,她不敢昏厥,也不想昏厥,哪怕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要被压得爆开,嘴唇上全是忍耐时用力咬过后留下的血迹。
“开炮!”
黄团长在阵法防御罩内,红着眼大吼一声,带着留守的战士们,把阵地炮对准上空的青铜战船,炮轰青铜战船。
古长老带给秋莹的压力骤消,手忙脚乱的拦截轰向青铜战船的炮弹,须发飞扬,暴吼连连:“混账……”
轰隆隆!
炮火轰击下,围攻青铜战船的飞行魔兽们都惊惶逃窜,但也是逃而不散,远远的围着,不甘心让猎物逃掉。
同时,飞行魔兽们也在观察深渊基地,眼中都透着惊恐之色,对深渊基地射出来的炮弹本能的恐惧。
深渊世界纷乱不止,战争不断,但是从没有过能源武器。很多时候,恐惧来源于未知,而能源武器的威力之大,又加深了这种恐惧。
此时,飞行魔兽们不舍得青铜战船这个猎物,却也没有跟深渊基地抢食的打算。
青铜战船上的人,还不知道飞行魔兽们把他们当食物,只是畏惧深渊基地,才暂时退开,只在远处盯着,一旦青铜战船远离深渊基地,它们就会一拥而上。
但,古长老跟华堂主看到飞行魔兽们不肯散去,而青铜战船上的阵法防御罩被打破,也不敢说,凭着没有防御罩的青铜战船,能飞回七棠关。
从此地到七棠关,就是一段死亡之路,真要是强行冲回去,活着的恐怕除了他们两个,其他弟子会全灭。
这一趟龙境任务失败,再让弟子全灭,他们俩的责任就大了。
那可不仅仅是丢脸而已,有些人肯定会趁机泼污水,污蔑他们把弟子灭口,掩饰他们在龙境任务中的失职。
“下面的人听好了,打开大阵,让我们进去,否则,我就用战船撞毁大阵!”
古长老大声威胁。
眼下这种情况,确实是带人进入下面大阵中,才能保住船上所有的弟子,华堂主也跟着喊话。
“华国军方是圣门盟友,我们不是敌人,打开大阵,让圣门弟子进去,我跟古长老可以不进阵!”
要说,华堂主的话还是较有诚意的,而且特意点明只让弟子们进去,他跟古长老两个强者不进,华国军方的人就不用担心他们鸩占鹊巢。
然而,在他们祸水东引,有意把飞行魔兽引向深渊基地,且古长老还朝秋莹轰了一拳之后,华堂主话里的诚意就显得轻飘飘的。
别说秋莹懒得答理,就是黄团长他们也都气乐了,回应华堂主的,是更加猛烈的炮火,轰在青铜战船的船体之上。
华堂主惊怒吼道:“你们不打算再回蓝星吗?”
秋莹闻言,缓缓站了起来,在深渊世界令人心悸的那一种幽暗之中,猩红的杏眸显得格外妖异。
“你们,想让蓝幻界毁灭吗?”
说话的同时,她缓缓举剑,一道惊世剑威爆发。
远观的飞行魔兽们,感应到一股煌煌魔威,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透着一种令万魔臣服的霸道与狂暴。
剑威所过,不臣服,死!
球场魔法师
秋莹不需要一个字,所有天上飞的,地下跑的魔兽,全都懂了,都没有抗拒之心,一只接一只朝着剑威来处,匍匐在地。
她,竟然可以号令万魔?
“黑剑,你是小宝妈?”
极度的震骇之后,华堂主忽然惊呼失声。
皇上你又不认帐 米小钱
他对殷东父子一直都很关注,对秋莹的情况也相当了解,此时认出了黑剑的来历,不难猜出秋莹的身份。
这一刻,他的心情无比复杂。
殷东随着龙境消失了,就算没死,也回不来了,这个消息要是让秋莹知道,她会不会恨圣门派他进龙境?
大概率会的!
要是她实力弱小,恨就恨了,也没关系,但,她有黑剑在手,这可是魔神之剑,能号令万魔,就很可怕了!
秋莹完全可以凭黑剑,在深渊世界迅速组建一支魔兽大军,对于深渊战场的恶劣局势,就将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蓝幻界的全面溃败。
眼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宝在圣门!
“秋莹,我是圣门的华师祖叔,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船上阵法防御罩破了,小辈们实力太弱,想让他们到你们这里避一避。”
至于船上阵法防御罩是被秋莹一剑斩破的,就不用提了。
华堂主的语气十分温和,像对自家嫡亲的小辈。
事实上,有小宝那样一个天生道体的儿子,秋莹就值得让人高看一眼,更别说现在她又展露出可以号令万魔的能力,要让华堂主把她当亲闺女宠,他也乐意。
只是秋莹不乐意。
秋莹冷冷的说:“没有恶意,你们祸水东引,把魔兽群引来我们基地?没有恶意,那个糟老头子刚才攻击我,现在他还拿眼刀扎我,你没看到?”
华堂主苦笑。
刚才在飞行魔兽群追击之下,古长老先发现了深渊基地,就不肯直接回七棠关,坚持让战船掉头,引诱追击的魔兽群过来,打的就是祸水东引的主意,他根本无法否认。
古长老攻击秋莹,虽然是她攻击在先,但,现在也不是讲道理的时候。
最好的办法,是古长老向秋莹认个错,他再借着殷东父子的关系,化解跟秋莹的这一段过节,皆大欢喜。
但,古长老为人霸道,也不可能向一个小辈认错。
华堂主不提古长老这一茬,放低了姿态,语气诚恳的问:“秋莹,刚才的事,我向你道歉。我们这边几个小辈,借你的地盘暂时收容,圣门也会支付报酬,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