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瀾俠影
小說推薦靈瀾俠影灵澜侠影
“灵儿姐姐,你这是做甚?”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萧红玉闺房内,传来萧芸月的关切声。
只见其门户大开,陆灵儿从座位上站起,正欲起身奔出门外,萧芸月紧随其后跟了出来。
“月儿妹妹,萧阁主离去已有半个多时辰,仍不见其返回,我去梨花苑外围看看,兴许能帮上什么忙,你说对不对?”
陆灵儿见状对萧芸月饶有兴致的说着,话语间挂满了微笑。
“可是,我姐姐她不让你去呀!再说了,现在已过了大半个时辰,若是有什么事,咱们也早收到消息了,不是吗?如果灵儿姐姐你执意要去,就只能从月儿的身体上踏过去。”
萧芸月见状急忙上前将陆灵儿的去路拦住,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模样,横亘在陆灵儿身前,让陆灵儿不禁失笑。
“月儿妹妹,你未免也太紧张了吧!你瞎说什么胡话呢,什么从你身上踏过去?姐姐是那种人嘛!我只不过是有些担心萧阁主只身一人,分身乏术,应付不过来罢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你休想从我眼皮底下溜出去,休想……”
萧芸月见陆灵儿发笑,便自顾自的说着。
她知道她的首要任务,就是确保陆灵儿的安全。
以前娘亲在世如此,如今姐姐掌管梨花苑亦是。
她不会放松丝毫警惕,她知道现在的梨花苑外围,对陆灵儿来说意味着什么,对梨花苑同样如是。
“好好好……月儿妹妹,你别生气,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我不去就是……”
陆灵儿见萧芸月一脸的委屈,只好应声而语,做出让步。
“嗯!这还差不多……”
萧芸月见陆灵儿转身退进屋中而去,这才放松下了,紧随进入屋中,等姐姐归来。
陆灵儿刚刚坐定,萧芸月倚靠于一旁,将其尽收眼底,便闻得一声轻快的脚步声靠近过来,萧芸月心中大喜,她知道此人定是姐姐无疑。
果然,她还未来得及开口,萧红玉已进入屋中站定,缓缓而语:
“陆姐姐,月儿没为难你吧!”
不等陆灵儿回答,萧芸月抢先道:
“当然没有!姐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弄的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萧芸月的声音轻盈低沉,让人闻之很是舒服。
特别是萧芸月突如其来的媚态,让人有些目不暇接。
陆灵儿见状亦纷纷点头,将目光紧紧投向萧红玉,似乎要从她那里得到些许答案。
“没什么!不过是一些鸡鸣狗盗之徒,我已严令张云扬等人,一定要加强防范。”
萧红玉一脸轻松的说着,似乎事情正如她所描述一般简单直接。
“萧阁主,真没事?”
陆灵儿将萧红玉的一言一行,皆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陆姐姐,你多虑了!不过为了慎重起见,咱们还是按照娘亲生前遗愿,陆姐姐,你跟着月儿一起从后山暗道出去,我想他宫若新就算反应再快,也不会想到你们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后山暗道出去了!”
萧红玉闻言连忙吩咐。
说话间又将目光收回,投向不远处的萧芸月。
“月儿,你能否承担起这份重任?”
“姐姐,你就放心吧!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保护灵儿姐姐安全抵达浮影门……”
萧芸月闻言信誓旦旦说着。
不想,她话音未落,萧红玉踏步上前,右手一把封住妹妹萧芸月的衣领,怒目圆睁的盯着萧芸月,言语而出: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言语之出,语气之强烈,让萧芸月有生以来,对姐姐的态度第一次感到害怕,只好战战兢兢,支支吾吾道:
“我说,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将灵儿姐姐安全送抵浮影门……”
“废话!你们都必须活着!必须活着,听明白了吗?”
萧红玉一字一句吐着,丝毫没给萧芸月插嘴的份。
她那份固有的执着霸气和作为姐姐的责任感,在此刻被表现的淋漓尽致,甚至一览无余。
萧红玉不知道的是,她那份固有的霸气,不由得将妹妹萧芸月封的脸红脖子粗,直到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后,这才缓缓松开手。
萧芸月先叹了口气,吐完粗气,这才缓缓而言:
“是!我们都会好好的!”
不想陆灵儿并未同意她的决定。
陆灵儿知道萧红玉此言之意,但她不能再自私了。
萧若锦前辈已为她而死,她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她的女儿处于危险之中。
“萧阁主,如果我所料不错,刚才试图闯入梨花苑之人,定是朝廷的鹰犬,浣花门的爪牙,对吗?”
陆灵儿已从座位上站起,缓缓而言。
其音袅袅,由不得萧红玉姐妹俩拒绝。
“哦?姐姐此话怎讲?”
萧红玉一脸狐疑的望着陆灵儿,试图从她的话语中获得一丝答案。
她早就想到陆灵儿不会按照娘亲的遗愿行事,她更不会私自逃跑,这一点在陆灵儿离开梨花苑后,再次返回上已经毋庸置疑了。
她现在好奇的是,陆灵儿怎会口口声声说,来人定是浣花门之人,莫非她有什么把握不成。再说浣花门门人的装扮她之前见过,且宫若新不在其中,这一点她是可以肯定的,不是吗?
“萧阁主,请问来人可是一男一女?”
陆灵儿看得出萧红玉眼中的期待,故而问道。
“正是!”
萧红玉闻言虽有一丝惊讶,但还是如实点头应允了。
“这就对了!萧阁主,刚才与你遭遇之人正是宫若新的两大徒弟,男的叫方仲,女孩自称骆小蝶,他们既然已再次到了梨花苑外围,想来他们已经受到宫若新严令,只要咱们一出梨花苑外围,定会遭遇包围圈,届时被前后夹击,后果不堪设想。”
陆灵儿见状将心中疑虑合盘托出,试图通过这真挚的情感,让萧红玉能够率麾下众卫士同自己一起离开。
可她没想到的是,萧红玉心意已决,似乎早早同已故的萧若锦一样,抱了必死之心。
她的这些言语,又怎会让萧红玉动容呢?
“如此说来,他宫若新还真和我梨花苑杠上了!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藏着掖着了。今日傍晚,我会在梨花苑外围与方仲和骆小蝶等人周旋,你们趁机从后山暗道出去,你们只要出了暗道,就会有人接应你们……”
萧红玉缓缓而言,做了吩咐。
“姐姐,你就不能带着麾下众卫士与我们一同离去吗?”
萧芸月总算听明白了!
白小飞的燃烧人生 昨日先生
姐姐这是要去拼命,她又怎会舍得让姐姐孤身一人涉险。
她已暗自下定决心,只要将灵儿姐姐送给接应之人,自己定会杀回,与姐姐等人同生共死。
“月儿,姐姐有任务在身,不能离开,况且没有我的掩护,你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生天,机会十分渺茫。这样,月儿,从现在起,你们就守在此地,只待外面战事一起,你即刻带着陆姐姐从暗道离开!”
萧红玉做了吩咐。
“萧阁主,趁方仲等人还未对梨花苑形成有效的包围圈,咱们何必要与他们交战呢!听我一言,你们也随我们一同前往暗道,只要离开了梨花苑,咱们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再次卷土重来,不是吗?”
陆灵儿言辞凿凿,她希望通过这样的劝说方式,让萧红玉再做衡量。
但萧红玉的决心已定,她岂会轻易更改,如此言语,不过更增加了萧红玉誓死保卫梨花苑不受侵犯的决心。
“陆姐姐,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心意已决,你们就留在此处,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能前往梨花苑外围,否则,休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萧红玉先声夺人,发出最炙热的恐吓之言。
不等陆灵儿两人辩解,萧红玉已然运气而起,出了房间,将房门合上了!
闻得萧红玉一声令下:
“来人!”
只见数十名卫士奔上前来,作揖以礼:
“阁主!”
“你们给我好好看守此屋,却不可让她们二人出得房屋半步。届时一旦外围攻杀声起,你方可打开房门,带她们从后山暗道出去。若有半点差池,本阁主拿你是问。”
“是!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为首之人徐章信誓旦旦说着。
说话间,只见萧红玉往梨花苑大殿而去。
徐章吩咐:
“弟兄们,阁主的话,想必大家也听清楚了!我们要誓死护卫二小姐安全!”
遇到反派的三十六种姿势
强势缠绵:总裁的心尖前妻
只闻手下人马纷纷附和:
“是!”
萧芸月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她已经快忙的焦头烂额了,但见陆灵儿端坐在座位上,徐徐闭上双眼,似乎在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故而埋怨道:
“灵儿姐姐,徐章向来忠勇,且从不会违背我姐姐的意愿,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月儿,还请稍安勿躁!我想会有办法的。”
陆灵儿之言传来,却未曾睁眼。
惹得萧芸月又急又气,只好随意坐在一旁,叹了叹气,渐渐陷入沉思之中。